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日,天空蔚蓝,一碧如洗。

    营帐内,苏锦在写家书,只是写了几个字后,又揉成一团扔在了地上。

    之前写家书,写给了王妃和唐氏,把皇上落了,福公公特意差人给苏锦送了信,皇上没收到她的家书,心情很不好,让苏锦以后写家书千万千万别把皇上给漏了。

    旁人漏了,不过是心里不大痛快,把皇上漏了,后果就没法预料了啊。

    虽然皇上不至于不高兴就杀人,但谁要在皇上不高兴的时候惹到皇上,那就是十倍百倍的倒霉了。

    本来一点小错,罚个禁足就行了,这时候可能就被打入冷宫了。

    福公公让苏锦没事就给皇上写家书,一天一封不嫌多,十天一封嫌少……

    苏锦就按最低标准写家书了。

    每十天写一拨家书,一式三份,写完了,有军情送进京的时候捎带上。

    而且为了以防把皇上漏了,所以每次写家书,皇上都是最先写的。

    对着纸,苏锦脑壳涨疼啊,她真的没有那么多话要和她亲爹说的啊。

    她是多么多么的希望能写“安好,勿念”。

    可要真这么敷衍,估计福公公又得给她送信求她多写几个字了。

    苏锦脑壳疼,对着信纸发呆。

    和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杏儿,杏儿坐在梳妆台前,奋笔疾书。

    嗯。

    杏儿也在写家书。

    而且是帮苏锦写的。

    杏儿看自家姑娘坐在那里一刻钟也没写两行字,主动帮苏锦分担写家书的活。

    苏锦虽然觉得家书让杏儿代写不好,但杏儿可以给唐氏写封家书一并带回去。

    杏儿给自己研墨,提笔刷刷刷的写起来。

    苏锦扔了五六张纸,杏儿已经写满五六张了。

    把笔放下,杏儿吹干墨迹,道,“姑娘,我写完了。”

    苏锦扭头,就看到杏儿拿着一沓家书过来。

    苏锦,“……。”

    居然写了这么多?

    “都写了些什么?”苏锦问道。

    杏儿把家书递给苏锦看。

    苏锦看了几眼,嘴角就狂抽不止了。

    这哪是家书啊?

    哪有家书写完将士们是怎么夸东乡侯的,接着写怎么夸苏崇,再写怎么夸她的?

    尤其是她,那是浓墨重彩,洋洋洒洒不带重复的夸了整整两张纸。

    若说杏儿夸的夸张吧,偏偏写的又很朴实,连将士们盛传她唯一的缺点是字写的有点丑都写上了……

    苏锦看完,脑门上黑线一摞摞的往下掉,杏儿邀功似的看着她,“姑娘,我写的怎么样?”

    “写的很好,我已经跃然纸上了,”苏锦嘴角抽搐道。

    还好只给了她六张纸,这丫鬟就把六张纸写满了。

    要给她一摞,估计连她吃喝拉撒睡都要报备给她娘。

    杏儿喜滋滋的接过信,小心叠好装在信封里。

    刚装好呢,外面一官兵禀告道,“世子妃,将作坊的东西做好了。”

    苏锦心上一喜。

    忙了这么多天,东西总算是做好了。

    苏锦起身就往外走。

    杏儿把信就放在桌子上,迈步跟出去。

    只是她们走没多会儿,王爷就要往京都送东西,知道苏锦今儿会写家书给皇上,便差人来取。

    时间赶的急,官兵便没禀告苏锦,直接进了营帐,看到书桌上有封信,没署名是给谁的,就当是给皇上的拿走了。

    将作坊。

    围了一堆将士,远远的只看得到人,看不见苏锦要的东西。

    “世子妃来了,”有人喊了一声。

    那些围观的将士纷纷让开一条路。

    苏锦就看到她要的弓弩车了。

    和她画的图纸一般无二,但具体能射多远,没人知道。

    管着将作坊的赵将军望着苏锦道,“世子妃,您看这可是您要的连弩车。”

    其实军营里就有弓弩车,只是射程不够远,而且笨重,用起来不是很方便。

    苏锦也是无意发现将作坊摆了好几台弓弩车,才多问了一句。

    东乡侯手里有一支神弓卫,不论是准头还是射程都远超常人。

    弓弩车一次发射不了多少箭,占地方不说,还成了城墙上最薄弱的一点。

    几次险些被南梁攻破后,东乡侯就让人把弓弩车从城墙上撤了下来,换神弓卫顶上。

    苏锦对兵器了解不多,却是听过诸葛连弩大名的,一次发射多支箭,而且射程远,杀伤力极强。

    她和将作坊将军聊了下诸葛连弩,把将作坊将军给惊呆了。

    将作坊将军问苏锦是怎么实现一次射那么多支箭的,苏锦哪里知道啊。

    她只见过诸葛连弩的样子,还是在博物馆里。

    话已经放出去了,苏锦不好打自己的脸,回了营帐后,就画了个图纸给将作坊将军。

    图纸仅有外貌,但凭着外貌能推测出是如何使用的,剩下的……就全靠自己琢磨了。

    将作坊将军拿到图纸,琢磨了一个多月,总算把东西做出来了。

    至于威力如何,得试过才知道。

    不过看将作坊将军脸上溢出来的喜悦,苏锦心里就有底了。

    都是好面子的人,不成功,绝对不会把她找来。

    苏锦看连弩车,和她想的差不多,“先找个地方试试效果。”

    将作坊将军就等苏锦发话呢,他道,“快去看着点,别让人到处跑,伤着自己人就不好了。”

    几个官兵赶紧去清场地。

    将作坊很大,但将作坊将军总觉得地方不够用,之前试过,没敢把弓拉到最大,都快射出将作坊了。

    真拉满弓,不知道威力如何。

    弓弩车,一个将士是没法操作的,四五个将士一起,把弓拉开,把箭放上去。

    箭也是特制的,很大。

    不过好在把箭放上,不用立即就射出去,可以瞄准东西在发射。

    等官兵回来,将作坊将军望着苏锦,苏锦轻点了下头。

    将作坊将军手一动,八支箭齐发。

    速度之快,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

    官兵追着后面跑。

    两条腿肯定是跑不过射出去的箭的,可要命的是跑到将作坊边缘处,也没看到箭落地……

    几个官兵懵了。

    当然,更懵的还不是他们,是火头营。

    正烧火做饭呢,突然几支箭射过来,直接射在了灶台上,熬粥的锅都给射穿了。

    火头营顿时乱作一团。

    火头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差人去禀告东乡侯。

    他们以为是敌军攻来了。

    东乡侯眉头拧成麻花,火头营在军营里,不可能敌人打进来了,先攻打火头营吧?

    这不是战术惊人那就是脑子有病啊。

    但火头营出事了,不能不当回事,东乡侯和王爷他们从军中大帐出来,去火头营一看究竟。

    远远的就看到火头营在冒烟。

    刚才那一乱,火头营冒火了,好在灭火的及时,没有出大乱子。

    东乡侯用湿布捂嘴进去,就看到射在灶台上的箭。

    他用力拔出来,结果没拔动。

    他把捂嘴用的湿布搭在肩膀上,两只手用力,额头青筋暴起了下,才把箭给拔出来。

    这么粗的箭,扎的这么深,着实把东乡侯和王爷惊着了。

    杏儿扶着苏锦走过来,苏锦小心翼翼的问,“没伤着谁吧?”

    “世子妃,这里不安全,您还是快回去吧,”官兵道。

    “我家姑娘问有没有人受伤,”杏儿问道。

    “人没事,就是锅和灶台坏了。”

    “……。”

    还好没事。

    不然这连弩车没伤着敌人,反倒先伤自己人了。

    苏锦也没想到连弓弩的射程有这么远。

    到这时候,大家才知道这箭是从将作坊射来的。

    东乡侯和王爷都吃惊这弓箭的射程和力度,但试验新的武器,怎么能这么随意?

    这次万幸没伤到人,但这么疏忽,即便制造新武器有功,也不能不罚。

    将作坊将军和众人,包括苏锦在内都受罚了。

    东乡侯罚苏锦给将士们写七天家书。

    将作坊将军则罚二十军棍,其他人去训练场跑十圈。

    将作坊将军不敢叫委屈,他明明都料到有问题,却没有及时防备,险些误伤人命,受罚是应该的。

    他往地上一趟,要领板子。

    东乡侯一脸黑线道,“先去训练场试试连弓弩,回来再罚。”

    这是对将作坊的肯定。

    训练场宽敞,用来试验连弓弩正合适。

    连弓弩横跨了大半个训练场,射进地里,三个普通将士合力都拔不起来。

    先前在火头营里,东乡侯已经拔过一次了,这次王爷拔的。

    额头青筋暴起才把箭靶出来,箭头还落在了地里。

    将作坊将军虚了。

    箭质量不行啊。

    王爷看着手里的箭身,看着东乡侯道,“这连弓弩威力惊人,不但能用来守城,还能用来攻城。”

    这样的弓箭射在城墙上,将士们就能当作梯子用来往上爬了。

    东乡侯问将作坊,“这样的弓弩车有多少架?”

    “就……就只做了这么一架。”

    东乡侯都高兴糊涂了。

    还在试验阶段,怎么可能一口气做那么多架?

    “先做三十架,”东乡侯道。

    “箭质量做好一点。”

    “……。”

    认可了连弓弩,也罚了将作坊将军,接下来就是论功行赏了。

    朝廷是鼓励将作坊改造兵器,扩大兵器杀伤力的。

    将作坊将军认为功劳是苏锦的。

    苏锦觉得这功劳不能算她的,将作坊功不可没。

    将作坊将军觉得没有苏锦那张图纸,就是他长几颗脑袋也想不出来。

    东乡侯听了道,“都别推诿了,功劳一人一半。”

    将作坊将军官升一级,其他人也都记了功。

    至于苏锦……

    她的功劳,东乡侯一向都是上报皇上的。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