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翌日,并没有设宴庆功。

    天公不作美,大雨滂沱,实在不是庆贺的好日子。

    边关干燥了许久,这场雨就是最好的庆祝。

    待在营帐里,听着外面的雨声,风吹来,烦躁的心情都平静了。

    然而——

    一阵急促的号角打破了宁静。

    南梁冒雨攻城了,势要将丢失的城池夺回去。

    南梁朝廷局势,军营里的明争暗斗,大齐不说知道的一清二楚,却也了解七八分。

    尤其是护国公和施大将军的争斗。

    施大将军因为丢失城池,触怒南梁皇帝,护国公才来的边关。

    如今他来边关没多久,没能把从施大将军手中夺走的城池夺回来,还防守不利,又被大齐攻下了一座城池。

    护国公脸上无光,他不可能咽下这口气,为了自己在军中的威望,他也要把城池夺回去。

    下雨天,不便攻城,也不便守城。

    再加上大齐刚打了胜仗,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得意容易忘形,才接手南梁城池,防守也没有那么稳固,夺回城池的可能性很大。

    南梁绝不会错失良机。

    站在城墙上,看着那些冒雨攻城的南梁将士,东乡侯脸阴沉沉的,比头顶上的天空还要压抑几分。

    一将功成万骨枯。

    南梁护国公为了自己的颜面,不顾将士们的死活贸然攻城。

    他自认为大齐防备疏忽,却没想过南梁将士才打了败仗,也正需要休息调整。

    这样的攻城,就是枉送将士们的性命。

    和这样的人做对手,东乡侯觉得耻辱。

    不止东乡侯觉得耻辱,施大将军也一样。

    他不赞同攻城,可护国公固执己见,根本不听劝,再加上不少将士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他一个人也拧不过那么多人,尤其他也是东乡侯的手下败将。

    这回城池虽然被攻破,是因大齐用了连弩车,他们疏于防备,才让大齐得了手。

    若是小心防范,大齐未必能把城池攻下。

    这一仗,从大雨滂沱打到雨停。

    城外血流成河,触目惊心。

    虽然南梁败退了,但大齐将士们站在城墙上看着那些南梁将士的尸体,内心没有丝毫的喜悦。

    战争本就残酷,可碰到南梁护国公这般急功近利,只顾自己的将领,会让战场更残酷十倍、百倍。

    他祸害的不止是南梁将士,还有不得不应战的大齐将士。

    一南梁将士从地上爬起来,他腿上中了一箭,但没有伤及要害。

    大齐将士举起弓箭,东乡侯抬手将弓箭压下,转身走了。

    南梁将士就那么看着,眸光湿润的他——

    转身。

    步履蹒跚。

    一步步往回走。

    从城门上下来,那些之前属于南梁,现在是大齐的百姓看到东乡侯和王爷他们都在瑟瑟发抖。

    一个小孩东西滚到了路上,跑过来捡,刚要捡起来就被人给抱走了,唯恐挡了路,惹东乡侯他们不快。

    东乡侯看了那些人一眼,骑马走了。

    城门上的糟糕心情进了军营就消的七七八八了。

    大部分将士还为打了胜仗高兴。

    之前说要办庆功宴,因为下雨耽搁了,火头营已经把菜都买回来了,等南梁撤兵的消息一传回来,就赶紧烧菜。

    虽然之前攻下城池要庆功,可城池若是被南梁夺了回去,这庆功宴肯定是没了。

    现在是两次庆功一次办了。

    红烧肉的香味从火头营飘到了苏锦的营帐。

    杏儿站在营帐外,嗅着鼻子道,“好香啊。”

    守营官兵看着她,“杏儿姑娘的家书写好了?”

    杏儿小脸一跨。

    这人会不会说话。

    哪壶不开提哪壶!

    瞪了守营官兵一眼,杏儿转身回营帐了。

    苏锦要出去,杏儿拦着不让。

    才下过雨,地还没干,昨儿雪兰急的走,脚下一滑,摔的可惨了。

    她们这些丫鬟摔了就算了,她家姑娘和靖国侯世子夫人可怀着身孕呢,摔不得。

    苏锦心累。

    这不是因噎废食吗?

    这营帐就这么点大,待两天就能把人憋个半死了。

    杏儿给她倒茶道,“半天时间就能干差不多了,等地上干了咱们再出去。”

    苏锦捧着茶盏看着她,“待会儿庆功宴,也不打算让我去参加了?”

    杏儿,“……。”

    杏儿犯难了。

    这好像还真是个问题。

    这一场庆功宴,苏锦必须要参加啊。

    她虽然没上战场,但功劳可不小。

    苏锦就那么望着杏儿,杏儿默默改口了,“我扶姑娘出去走一圈。”

    苏锦忍俊不禁。

    南梁,军营。

    护国公带兵攻城惨败而回,脸上怒气大的十丈之外就感受到了。

    谢景宸和董承琅他们回军营后就回营帐准备歇息了。

    战后总结这样的事,没有他们的份。

    谢景宸和董承琅往前走,他突然道,“若是董兄,这丢失的城池打算怎么夺回来?”

    董承琅被问懵了。

    他要知道怎么夺回来就好了。

    “难,”董承琅道。

    “莫非李兄有什么妙计?”

    谢景宸道,“我倒是对大齐连弩车感兴趣,若是我们南梁也有这样的连弩车,至少能添三分胜算。”

    董承琅望着谢景宸道,“李兄的意思是想去大齐偷连弩车?”

    谢景宸,“……。”

    他抬手扶额。

    董承琅脸一红,“我的意思是偷图纸。”

    偷车那肯定不行啊。

    除非大齐将士眼睛都是瞎的,不然他们扛着连弩车能逃的了才怪了。

    谢景宸点头道,“我确实有这想法,但机会只有一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去大齐偷图纸,这事一定要好好筹划下,”董承琅赞同道。

    “要真能拿到图纸,夺回城池,我爹也能重振威望,”施大少爷道。

    三人一边聊一边往前。

    身后一将军朝这边看了一眼,飞快的去了军中大帐。

    凑到护国公身边低语了几句,护国公眉头微松,“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不过施大将军想借此重振威望,那是不可能的。

    为了以防谢景宸和董承琅他们擅自去大齐军营偷图纸,护国公给他们找了个活干——

    盯着将士们修筑防御墙。

    站在那里看着将士们忙活,董承琅眉头打结。

    这么点小事,用得着他们三个人在这里盯着吗?

    谢景宸嘴角勾了勾,没有说话。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