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笑完了,暗卫差不多把药材买回来了。

    苏锦揉了揉腮帮子便开始捣药。

    等忙完了,就带着杏儿去了将作坊。

    自打连弩车做出来,苏锦就没再去过将作坊,她突然来,将作坊都以为苏锦又要做什么新奇玩意。

    以前将作坊将军中规中矩,自打苏锦给他提供了图纸把连弩车做出来后,将作坊将军就对研究感兴趣了。

    他在军营混了这么多年,官升的艰难,把连弩车做出来就官升了一级啊。

    而且苏锦随口说的话让他获益匪浅,什么诸葛连弩啊,做出单手就能拿的弓弩,一次能射十支箭,甚至更多,杀伤力更强。

    见苏锦来,将作坊将军赶紧迎上来,走快一点,屁股挨的板子还有点疼,还没有好利索。

    他给苏锦请安道,“世子妃怎么来了,可是有什么吩咐?”

    苏锦道,“我来看看连弩车的图纸。”

    这么点事,都不算事了。

    这图纸是机密,将作坊将军藏的严实,苏锦看过图纸后,对将作坊将军低语了几句。

    将作坊将军愣住,脸上抑制不住的流泻出一抹怒气。

    他拼命把怒气压下。

    苏锦道,“我把图纸带回去看看能不能进一步改进。”

    将作坊将军笑道,“世子妃说能肯定能,我和将作坊的兄弟都拭目以待。”

    苏锦又在将作坊转了一圈,就带着图纸回营帐了。

    第二天中午,杏儿把图纸送回将作坊。

    第三天夜里,连弩车的图纸就被人给偷走了。

    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是第五天了。

    将作坊将军把图纸拿出来看才发现图纸被人给偷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连弩车威力那么大,图纸被人给偷走,对朝廷来说,损失惨重。

    东乡侯怒气冲天。

    将作坊将军为看护图纸不利向东乡侯请罪。

    东乡侯要严惩将作坊将军,苏锦帮着求情道,“能悄无声息的偷走连弩车的设计图,不是奸细就是内贼所为,连弩车是李将军的心血,我相信他比谁都更想抓出那贼来。”

    “图纸才丢失,可能还没有出军营,父亲给他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吧。”

    东乡侯是出了名的宠女儿,苏锦帮着求情,东乡侯肯定会网开一面。

    将作坊李将军赶紧带人去查连弩车的设计图是怎么丢的。

    只是连确切丢失时间都不能确定,查起来谈何容易?

    查了两天,一无所获。

    营帐内。

    苏锦在喝茶。

    杏儿坐在那里看信。

    不是谁写给她的信,是她写给皇上的。

    写信给夫人,她一口气写了七张,字写的小,写的满满的。

    写给皇上的字往大了写,也只写了三张,还有四张信纸是白的,不知道写什么好了。

    她望着苏锦,“姑娘,有没有话和皇上说的?”

    “没有,”苏锦道。

    “……。”

    杏儿好想把这话写在信里。

    她怕福公公派人来骂她。

    皇上是姑娘的亲爹,姑娘都没话和皇上说,她一个丫鬟就更没有了啊。

    她拍皇上的马屁都拍了整整一张纸了。

    杏儿咬着笔头惆怅。

    杏儿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写什么好,她总不能把姑娘调制金疮药的药方写给皇上吧。

    她连南安郡王去鄞州被南阳侯府拦在门外要请帖才给进笑的姑娘肚子疼的事都写了。

    杏儿绞尽脑汁,才勉强又凑齐了一张纸。

    就这样,还剩三张呢。

    她都不记得骂过多少遍把信送给皇上的信差了。

    乱送信给她添麻烦。

    杏儿想不出来,就去找雪兰帮忙,雪兰肯定是帮不了她的。

    杏儿又找其他人,不管认识不认识,直接就问,“有没有什么话和皇上说的?”

    渐渐的,杏儿身边围了一堆人。

    大家一言我一语,杏儿都不知道望着谁好了,她脑袋不够用了,忙道,“们等我会儿,我去拿纸笔。”

    这么多人说话,她哪里记得住啊。

    她拿了一摞信纸来。

    官兵说,她写。

    一下午,苏锦都没看到杏儿的人。

    她掀开帐帘出去,正好雪兰扶着秦菡儿走过来。

    苏锦问她们道,“看到杏儿了吗?”

    雪兰捂嘴偷笑。

    苏锦一头雾水的看着她,又望着秦菡儿。

    秦菡儿也忍不住笑了,“杏儿给皇上写的家书够皇上看半天了。”

    一问之下,苏锦才知道杏儿在做什么。

    苏锦一脸黑线。

    杏儿那丫鬟的脑袋瓜一向不错。

    但愿皇上看到信不被气死。

    军中将士来自大齐各地,虽然没机会见皇上,但内心肯定有想对皇上说的话。

    杏儿一问,他们就把话匣子打开了。

    说的都是他们听到的或者亲眼见到的各种官府人员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事,杏儿又实诚,人家怎么说就怎么写。

    军中那么多将士,杏儿写的胳膊都快废了。

    两百来张纸的家书,哪张都舍不得扔。

    杏儿一咬牙,直接把这些家书用线钉起来。

    嗯。

    一本都订不下去,分成了两本。

    用绸缎包好让人带进京交差。

    家书送到皇上手里,皇上都惊呆了。

    不管家书写的质量怎么样,至少分量感人啊。

    杏儿那丫鬟就是实诚。

    皇上迫不及待的把信打开。

    看了四页后,眉头拧的就松不开了。

    他飞快的往后翻。

    越翻眉头越皱。

    福公公见了道,“皇上,这家书怎么了?”

    “这哪是家书,”皇上黑线道。

    “这是朕见过最厚的一本弹劾奏折了。”

    福公公,“……。”

    两本弹劾奏折上贴了几页家书就拿来打发他这个皇上。

    这是杏儿不在跟前,不然都要打她板子了。

    皇上揉太阳穴,把“家书”扔给福公公,“念给朕听。”

    福公公手忙脚乱的接住“家书”,念道,“长岭县县令之子抢强民女,那民女的爹上门要人被活活打死……。”

    “派人去查,”皇上道。

    “……。”

    “梅山村修了条路,村民进出都要收过路费,收钱的是玉州府师爷的外甥。”

    “派人去查。”

    “……。”

    “澧县……。”

    “派人去查。”

    “还有蔚县……。”

    “派人去查。”

    “……。”

    福公公看着皇上,”皇上,还用接着念吗?“

    皇上眼角突突,摆手道,“送去给刑部尚书,朕头疼。”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