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听皇上说把“家书”送去给刑部尚书,福公公就松了口气。

    杏儿这份“家书”扎心不说,字开始写的还好,越往后写的越丑,还真不好念。

    在杏儿的“家书”里就没一个好官,写的事虽然不大,但都和百姓息息相关,这一查……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倒霉了。

    福公公亲自把这份够分量的弹劾奏折送去刑部。

    福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几十年如一日,他不在宫里伺候皇上,突然来刑部,着实把刑部上下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惊天大案。

    福公公心想,杏儿上奏的那些案子虽然都是小案子,可真查起来,牵出萝卜带出泥,整个朝野怎么着也要持续震上几个月吧?

    还真没多少大案有这份影响力的。

    刑部尚书迎上前来,道,“福公公怎么来刑部了,可是皇上有什么吩咐?”

    福公公轻点了下头。

    他侧了头,身后的小公公就端了一托盘上前。

    托盘里放的正是那两本家书。

    福公公道,“皇上吩咐让曲尚书派人把这两本案子查了。”

    刑部尚书还真好奇是什么样的案子直接绕过三司惊动了皇上?

    等把书拿起来翻了两眼,刑部尚书嘴角抽抽了。

    “这不是镇北王世子妃的丫鬟写给皇上的家书吗?”刑部尚书疑惑道。

    “曲尚书且往后看,”福公公道。

    刑部尚书往后翻了几眼,眼角都开始抽了。

    刑部管的都是大案,这些小案子……

    也不能说是小案子,县令之子强抢民女,致人死亡,事关人命,涉案的又是县令,不能算是小案子了。

    福公公把话传到,就不耽搁刑部尚书,打道回宫了。

    刚刚是皇上头疼,现在轮到刑部尚书头疼了。

    皇上还能做甩手掌柜,刑部尚书可甩不了。

    坐到椅子上,刑部尚书翻一页,便派一个衙差去查探是否属实。

    衙差一个接一个领命出去。

    刑部尚书又念了桩冤案,道,“来人,去礼州查……。”

    话说完了,没人接话。

    刑部尚书抬头,偌大一个刑部衙门已经空了。

    “人呢?”刑部尚书问道。

    还人呢?

    刑部侍郎林大人嘴角狂抽不止,他望着刑部尚书,道,“现在整个刑部除了几个在大牢问案没回来的,就剩我和尚书大人了。”

    刑部尚书,“……。”

    林大人觉得刑部可以关门了。

    就他和尚书大人两个人怎么管刑部?

    真要审案,连威武都没人喊。

    刑部尚书看着手里的“案卷”,脑壳不由自主的抽筋。

    这一本都还没念完呢,就没人使唤了。

    刑部尚书从椅子上起身,林大人看着他,“大人这是要去哪儿?”

    “去大理寺,把这案子分一半给大理寺,再借几个人回来用用,”刑部尚书心累。

    他把人都使唤出去,也不知道拦着他点。

    林大人要跟刑部尚书一起去。

    刑部尚书看着他,“都走了,刑部真得关门了。”

    林大人,“……。”

    刑部尚书骑马走了。

    林大人站在大门前凌乱。

    别留下他一个人啊,这空荡荡的刑部,他瘆得慌。

    边关,军营内。

    杏儿不知道她送的两本家书让多少人头疼了。

    掌握了把家书往厚了写的技能后,她就再不用为写家书发愁了。

    她这么听话,皇上肯定会重重赏赐她吧?

    想到回京就有大把的赏赐,杏儿高兴的眉眼弯成月牙。

    最近几天,南梁都没有攻城,如果苏锦猜的不错的话,那连弩车的设计图已经到南梁手中了。

    南梁打算等造出连弩车再攻城。

    算算日子,该有反应了才是?

    正想着呢,雪兰就跑过来道,“世子妃,奸细抓住了。”

    “是谁?”杏儿迫不及待的问道。

    “是王爷手下归德将军,”雪兰回道。

    杏儿眉头打结。

    怎么会是王爷的手下呢?

    这样的结果,苏锦也很诧异。

    归德将军,从三品,是王爷手下数一数二的大将了。

    归德将军的父亲曾救过老王爷,这么多年,他跟着王爷出生入死过很多回,颇受王爷信任。

    他会投敌叛国,苏锦真的很吃惊。

    不过想到苏崇他们去火烧南梁粮草失败的事,苏锦就不诧异了。

    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奸细在军中职位不低,不然也不知道苏崇他们准备夜袭敌营的事。

    再者他们想抓他想了这么久,一无所获,可见警惕心有多强,又岂是一般人?

    苏锦起身,去看看归德将军为什么想不开要投敌卖国。

    大帐内,挤满了人。

    归德将军跪在地上,脸色红的异样,眼带惊恐之色。

    他被捆的严实,他在挣扎,可惜挣脱不开。

    他只觉得浑身奇痒难忍,恨不得生出十双手来挠。

    从昨天起,身上就有点发痒,他也没在意,以为是这几天天热没洗澡的缘故。

    谁想到夜里竟然痒醒了,一大清早就找了军医来给他诊脉。

    军医走后,药还没送来,南安郡王他们就带人来抓他了。

    他没想到连弩车设计图上被世子妃下了毒。

    他一毒发,就暴露了他派人偷了设计图的事。

    他甚至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

    王爷看着他,满眼失望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归德将军惨笑一声,“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东乡侯看着他道,“李老将军救过老王爷,跟在王爷身边多年,该知道他是个有恩必报的人,却放着坦荡前途不要帮南梁?”

    这种明显不正常的举动,说没有问题谁会信?

    归德将军后悔了,他鼻子发酸,把原委说出来。

    三年前,他的儿子杀了人,正好被崇国公世子撞见。

    崇国公知道他是王爷信任的人,以此为把柄要挟他从此效忠他,否则就将他的儿子送上断头台。

    作为父亲,他能看着自己的儿子被砍头吗?

    从那以后,他就暗中效忠崇国公了。

    只是这几年没有打仗,崇国公也没有怎么用他这颗棋子,崇国公逃离京都后,给他送了信,让他在必要的时候帮南梁。

    他挣扎过,可他已经上了崇国公的船,他没有退缩的机会了。

    还有一部分原因归德将军没说,但大家都猜的出来。

    他投敌可能和谢景宸出事有关。

    王爷就两个儿子,谢景宸出事了,将来王爷由谢景川继承。

    谢景川是谁?

    他是崇国公的表外甥。

    帮崇国公,就是在帮谢景川。

    王爷闭上眼睛,半晌之后睁开,望向苏锦道,“给他解药。”

    苏锦看向杏儿。

    杏儿嘟着嘴,有点不情愿。

    一个投敌卖国的混蛋,就应该让他多吃点苦头才是。

    但王爷吩咐,她又不敢不听,从新做的跨包里拿出解药来,倒了一颗,递给官兵。

    官兵接过药丸,喂给归德将军服下。

    王爷道,“押他回京,交给皇上处置。”

    李老将军救过老王爷,王爷记着李家这份情。

    可归德将军投敌叛国,险些害了苏崇和南安郡王他们,这罪名太大,谁也保不住他。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