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之前谢景宸和董承琅潜入大齐军营偷解药,施大少爷在军营外隐蔽处接应。

    一等几个时辰,等的他耐心全无。

    他实在不放心他们两个,打算进军营查探,就听说了谢景宸和董承琅被活捉的事。

    当时他就脸色惨白了,潜入敌营还被活捉,绝不会有好下场啊。

    可他一人也救不了他们,只能返回南梁军营,找人搭救。

    施大将军要救外甥,护国公要解药,倒是难得的统一战线了。

    这边施大将军火急火燎的点兵出征,只是刚走到军营前,就看到谢景宸和董承琅骑马回来。

    两人都受伤不轻,摇摇欲坠。

    看到施大将军,董承琅心口一松,直接从马背上滚了下来。

    谢景宸还好点,他不敢松懈。

    他脸上易容了,决不能被人发现。

    这次回大齐军营,谢景宸找苏锦拿了点药膏。

    以前他还能把易容面具摘下透透气,如今和董承琅他们住一个营帐,同进同出,已经好些天没把面具摘下来了。

    他可没忘记那易容成北漠郕王样子的暗卫在崇国公府待了一个多月,最后脸差点毁了的事。

    施大少爷忙过去扶起董承琅道,“们怎么逃回来的?”

    董承琅是真没力气了,他道,“挟,挟持了大齐南安郡王逃,逃回来的……。”

    施大将军松了口气,“快扶他们进去上药。”

    两官兵扶谢景宸。

    谢景宸从马背上下来,走了几步后,停下来。

    他从怀里掏出药瓶,道,“这是解药。”

    施大将军接过药瓶,谢景宸就被扶走了。

    军营给董承琅和谢景宸治伤。

    谢景宸都是外伤,看着吓人。

    董承琅看上去伤的轻些,但受了内伤。

    药瓶被施大将军送去给护国公,护国公拿到解药就要服下。

    可真把解药从药瓶子里倒出来,他又迟疑了。

    “怎么就只有一颗?”他道。

    碰过连弩车设计图的将军就不下四人,这还不算将作坊的将士。

    一颗解药如何能救那么多人?

    再加上连弩车设计图被坑,护国公有点怕了。

    被活捉了,还能这么轻而易举的逃回来,这其中难保没有诈。

    尤其这解药还是施大将军的外甥长宁侯世子带回来的,万一他借大齐人之手除掉他……

    想的越多,越不敢吃,哪怕浑身奇痒难忍也不敢掉以轻心。

    护国公不敢吃解药,其他几位将军也怂恿他别吃。

    这解药只有一颗,不论是真是假,对他们都没好处。

    若解药是假,护国公遭殃,他们是护国公的心腹,必然失势。

    倘若解药是真的,护国公服下解了毒,他还会那么心急找大齐拿解药吗?

    没有解药,他们就要多受些罪,甚至会死。

    本来护国公就犹豫不决了,再加上一堆拖后腿的,他更不敢吃了。

    “大将军身系我南梁安危,不可疏忽,为了谨慎起见,还是找个人试药吧?”有将军提议道。

    “左右一颗解药也解不了几位将军中的毒,还得想办法从大齐手中拿到解药。”

    护国公觉得说的在理,从将作坊找了个将士来试药。

    那将士疼的浑身难受,得知谢景宸他们带回了解药,就想着解药有没有他们的份。

    他不知道解药只有一颗,护国公把解药给他,他想也没想就服下了。

    本来浑身痒的难受,服下解药没多会儿,就不觉得痒了。

    军医给他把脉道,“毒解了。”

    那将士跪下谢护国公赐他解药。

    护国公是心肝肉疼,悔的肠子都冒青烟了。

    营帐内。

    谢景宸躺着后背疼,趴着前胸疼,只能盘腿坐着。

    施大少爷掀开帐帘进来。

    董承琅问他,“表哥,护国公毒解了?”

    “没有,”施大少爷道。

    谢景宸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下。

    董承琅捶被子,怒道,“大齐果然阴险,居然拿假药糊弄我们!”

    “表弟误会了,”施大少爷道。

    董承琅望着他,施大少爷道,“解药是真的,只是护国公怕解药有问题,给了将作坊一将士服了。”

    董承琅,“……。”

    谢景宸,“……。”

    谢景宸没说话。

    董承琅是怒不可抑。

    护国公是脑子有病吧?

    派他们去大齐偷解药,他们差点折在大齐,好不容易把解药带回来,他又怀疑解药有问题。

    他为什么不早点怀疑,何必折腾他们跑一趟?!

    这是他们命大回来了,这要死在大齐军营,真是要死不瞑目了。

    董承琅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坚决的要推翻朝廷过。

    朝廷蛀虫太多了!

    他们的命精贵,不能冒任何的风险,那其他人命都是草芥吗?!

    董承琅生气,见谢景宸没说话,他道,“李兄,不生气吗?”

    他有什么可生气的?

    护国公本来能躲过一劫,偏要往他媳妇手里头撞。

    他高兴都来不及,为什么要生气?

    “我们只要把解药带回来就完成了任务,至于解药谁服不都一样?”谢景宸道。

    这样想,董承琅心里也好受了些。

    他们生气,护国公还怪他们无能,只带回来一颗解药,试个药就没了。

    只是打草惊蛇,再不能派人去偷解药了。

    翌日,护国公命人攻城。

    这一次攻城的目的不再夺回城池,而是活捉大齐将士,从而逼迫大齐拿解药换人。

    这事谢景宸说过,东乡侯和王爷知道。

    但他们也阻拦不了南梁在战场人活捉大齐将士。

    但想拿大齐将士的命换解药,那就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护国公在营帐内等解药,快被逼疯了。

    官兵跑进来道,“大将军,大齐不同意拿解药换俘虏,要我们放了大齐将士,另外奉上十万两白银。”

    护国公脸冷的就跟被冰块冻僵了一般。

    可他再生气也没有用。

    这事没得商量。

    他要不照做,那他和其他几位将军就给大齐那些被俘虏的将士陪葬。

    他们是大齐的英雄,为大齐而亡,死得其所。

    受制于人,无计可施,护国公后槽牙都咬松了。

    可他能怎么办?

    命是自己的,大齐不在乎,他也能不在乎吗?

    “给他们十万两!”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