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翻脸比翻书还快就不说了,瞪眼的时候要走,打人之后却不走了。

    荆山公主抱着包袱往回走。

    赵大姑娘生怕她走,从荆山公主手里抢过包袱回屋道,“在这里住的好好的,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要看我哥不顺眼,揍他一顿就好了。”

    说着把包袱打开,要把荆山公主的衣服放回橱柜里。

    荆山公主本来是坐着生气的,一瞥头看到赵大姑娘抱着的裙裳下一抹明黄掉下来,吓得她赶紧起了身。

    她飞快的把赵大姑娘抱起的裙裳抢过来,放在包袱里,三两下打了个结,扔进了柜子里关好。

    她两颊飞霞,整个人烫的快冒烟了。

    差一点点脸就丢尽了啊啊啊。

    她可是把赵诩的名字填在圣旨上了,虽然没有写全,只写了个赵字。

    但要被看见了,多丢人啊。

    她现在是不是应该抱着包袱继续走人?

    可她现在身无分文,只怕还没回北漠,半道上就活活饿死了。

    荆山公主不敢转身。

    赵大姑娘有点懵,怎么她反应这么的大?

    还有刚刚她拿在手里的是什么?明黄的绸缎……

    不是只有皇家才能用那样的绸缎吗?

    虽然荆山公主在赵家待了好些天了,但还真没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大哥的亲表哥让他救的人,肯定不会是坏人。

    自打赵相辞官后,赵大姑娘和京都那些大家闺秀就没有往来了,这些日子过的很是枯燥无味,赵诩把荆山公主带回来,她是最高兴的。

    不论是读书作画还是抚琴逛街都有人和她一起了。

    不过和荆山公主相处的越久,就越觉得她奇怪,因为荆山公主是她见过的第一个分不清楚钱的人。

    买一串糖葫芦能塞一两银子过去,塞完就走了。

    一百两银子花完了,丫鬟能跟在后面收九十五两还有余……

    看什么都新奇,有时候觉得她是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谈吐优雅,知道的多,有时候又觉得她就是从山上下来的,没见过世面,野蛮粗暴。

    就拿打她大哥这事来说吧,哪个大家闺秀能做的出来这事?

    赵大姑娘和荆山公主玩的好,对此都不免有意见了,何况是赵大太太了。

    赵诩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却也是她从小养大的,当亲儿子看的,哪个做娘的能忍自己的儿子被人打,还是被个姑娘打?

    赵大太太亲眼见荆山公主踩赵诩的脚,拿包袱打赵诩,赵大太太有点不高兴,但不好表露,只得转身走了。

    赵大姑娘陪荆山公主说话,丫鬟过来道,“姑娘,太太叫去她那儿一趟。”

    赵大姑娘忙起了身,对荆山公主道,“等我会儿。”

    赵大太太在书房内,赵大姑娘直接去了书房。

    赵相在喝茶,赵大太太脸上怒气未消,赵大姑娘忙道,“娘,找女儿来有什么事?”

    赵大太太望着她道,“赵姑娘要走了?”

    “她不走了,”赵大姑娘道。

    “……。”

    “怎么又不走了?”赵大太太道。

    “不走不是好事吗,娘不是让我劝她留下吗?”赵大姑娘道。

    赵相没忍住咳了两声。

    赵大太太狠狠的瞪了他两眼,“是没瞧见赵姑娘发脾气,我把诩儿养这么大,我都舍不得骂一句,她说动手就动手,我赵家可不能要这样的儿媳妇。”

    赵相确实没见荆山公主动手这一幕,他道,“肯定是诩儿惹到赵姑娘了,不然她不会发这么大火。”

    “那也不能动手啊,尤其还当着外人的面,”赵大太太道。

    赵大姑娘捂嘴笑,“娘的意思是私下里打大哥,您就不管了?”

    赵相没忍住笑了。

    赵大太太瞪了他一眼,又瞪女儿。

    赵大姑娘忙闭上嘴不说话。

    赵大太太道,“打听出来她家住哪儿,我差人把她送回去。”

    丢下这一句,赵大太太迈步就走了。

    赵相把茶盏放下道,“别管娘。”

    不管荆山公主什么来历,她都是谢景宸托赵诩照顾的。

    哪能因为一点小事就把人嘱托抛诸脑后的?

    赵大姑娘望着赵相,她道,“爹,我刚刚在赵姑娘的包袱里发现了一块明黄绸缎。”

    赵相眉心一皱,“没看错?”

    赵大姑娘道,“这怎么能看错,她怕我瞧见,把包袱塞柜子里了。”

    “我知道了,”赵相道。

    赵大姑娘迈步出去了。

    赵相坐在书桌前半晌,还是叫了个暗卫来,低声吩咐了几句。

    在谢景宸来接走荆山公主前,赵家都要保荆山公主无性命之忧,但有所怀疑也要弄清楚。

    哪怕翻人包袱不对,也不能不去做。

    一盏茶还没喝完,暗卫就回来了。

    凑到赵相耳边嘀咕了几句,赵相愣住了。

    暗卫退下后,赵相起身出了书房。

    屋内,赵大太太在翻看画册,赵相一副我就猜到会是这样的神情,他迈步进去,摆了摆手道,“都退下吧。”

    赵大太太见了道,“让她们都退下做什么?”

    赵相在她身边坐下,道,“事情已经弄清楚了,赵姑娘打诩儿是诩儿活该。”

    赵大太太望着赵相,“怎么就是诩儿活该了?”

    “我可是全程都瞧着呢,诩儿可没说什么过分的话,”赵大太太替儿子抱打不平。

    她虽然疼儿子,却也不会不讲道理。

    要真是赵诩活该,她不会恼别人。

    赵相道,“那听见诩儿说什么了?”

    “就是什么都没说,我才生气啊,”赵大太太道。

    赵相看着她。

    赵大太太道,“诩儿只说不会娶北漠荆山公主。”

    “就是这句了,”赵相道。

    “这句话哪里不对了?”赵大太太问道。

    “赵姑娘就是北漠荆山公主。”

    “……!!!”

    赵大太太惊站了起来。

    这……这怎么可能呢?!

    赵相拉着她坐下道,“诩儿有个好表哥,他这是在帮诩儿呢。”

    “他们商议要进京杀荆山公主,她能不生气吗?”

    “这要换做是,估计都要动刀子了。”

    赵大太太气的两眼冒火花。

    哪有帮人说话这么说她的?!

    气归气,赵大太太不解道,“镇北王世子既然帮诩儿,他怎么不坦白相告?”

    这事,赵相也想不明白。

    “他可能是想撮合荆山公主和诩儿吧,”赵相猜测道。

    “这桩亲事要真能成,对诩儿确实好处不小。”

    “既然荆山公主不肯透露真实身份,我就当不知道,之前怎么相处,之后还怎么相处。”

    赵相想的很开,赵大太太可没那么云淡风云,“不告诉诩儿一声,指不定还会说不娶荆山公主这样的话。”

    赵相失笑,“就算诩儿多说几遍,也不过是被打两下,还能把诩儿给打伤不成?”

    “不可辜负了镇北王世子一番苦心。”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