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怕赵诩气不死,北漠大皇子喝了一口,道,“太烫了。”

    荆山公主赶紧吹了吹。

    只要皇兄让她留下,别说喂茶了,就是喂饭都没问题。

    护卫已经没眼看了。

    赵大太太得知荆山公主的表哥来了,进来就看到这一幕,她眉头皱的没边了。

    这表哥表妹的关系也太亲了些吧?

    赵大太太转身去找赵相,赵相听了道,“桐儿不也给诩儿倒过茶?”

    “可他们是亲兄妹,”赵大太太反驳道。

    “人家也是亲兄妹,”赵相道。

    “……。”

    赵大太太眼睛睁大,不敢置信道,“老爷的意思是那是北漠大皇子?”

    赵相点头,“诩儿吃醋了,把人家揍成那样,还不让人家气气诩儿?”

    赵大太太反应过来,不由得失笑。

    看赵相一脸不当回事,她嗔道,“那是儿子,看见诩儿吃味就高兴了?”

    赵相端起茶盏,笑道,“诩儿还是太冲动了些,人家说是表哥他就信了,正好北漠大皇子给他上一课,别以后别人说什么他就信什么。”

    “这会儿不让北漠大皇子折腾高兴了,就冲他下的狠脚,只怕没那么容易娶到荆山公主。”

    起兵推翻朝廷,这不是儿戏。

    这么轻易就把弱点暴露给别人知道,别人踩着他的弱点,他哪有还手之力?

    诩儿还是太年轻了,赵相倒希望北漠大皇子能在赵家多留些日子,一来能让赵诩多碰碰壁,学会隐藏弱点,二来越是波折重重得来不易的感情越稳固。

    很快,大夫就来了,给北漠大皇子把脉,皮外伤说重不重,有淤青,但没见血,就是赵诩最后一脚踹的用力,踹出来点轻微内伤。

    也是北漠大皇子大意了,以为赵诩会听荆山公主的话下手轻点,谁想到赵诩会阳奉阴违……

    大夫把脉后,荆山公主迫不及待道,“没大碍吧?”

    “没什么大碍,服药三天就能痊愈,”大夫温和道。

    北漠大皇子揉着胸口道,“看来我得在赵家养上三天了。”

    “三天真的能好吗?”荆山公主不放心。

    她不小心蹭破点皮三天都好不了,皇兄可是被踹飞了。

    北漠大皇子看了荆山公主一眼道,“表妹舍不得表哥走,那表哥就多住一两天。”

    “就是不知道赵大少爷欢不欢迎我留下,不行的话,表妹随我去住客栈。”

    荆山公主望着赵诩。

    赵诩能说不行吗?

    他几乎咬着牙同意的。

    北漠大皇子看着荆山公主道,“去给表哥煎药。”

    “我又不会,”荆山公主脱口道。

    “煎药都不会?”北漠大皇子眼睛眯起来。

    荆山公主脑海中炸出“考验”两个字,忙道,“我当然会了!”

    “煎药又不是什么难事。”

    “等着,我一会儿就把药端来给。”

    说着,她起身往外走。

    那勤快样子,赵诩那是浑身每个毛孔都炸开了,尤其北漠大皇子歪在小榻上使唤人,“煎药之前,先削个梨给我。”

    赵诩额头青筋暴起。

    北漠大皇子就那么看着赵诩,赵诩怕忍不住揍他,转身走了。

    门外,丫鬟端了雪梨来,荆山公主挑了个最大的。

    削梨不是什么难事,可对十指不沾阳春水,从来没做过这样事的荆山公主来说还真没那么简单。

    一刀子下去,梨就没一半了。

    丫鬟,“……。”

    赵诩,“……。”

    荆山公主也知道自己削皮削的太狠了点儿,可她控制不住手里的刀,明明只想削皮的,可偏偏和肉过不去。

    一大只梨,被她削的只剩点核了。

    荆山公主哪好意思把这梨拿去给自家皇兄,她想了想,自己吃了。

    丫鬟,“……。”

    赵诩没忍住笑了。

    他就靠着柱子,看荆山公主削梨。

    削了三个后,丫鬟开始心疼梨了,“要不,还是奴婢来吧?”

    荆山公主能让丫鬟代劳吗,肯定不行啊。

    荆山公主伸手拿最后一个,丫鬟提醒道,“这是最后一个了,削不好,得去镇子上买。”

    荆山公主削的小心翼翼。

    嗯。

    这个梨削的还算不错,至少大部分肉保住了。

    只是荆山公主一高兴,失手把梨掉了。

    她赶紧把梨捡起来,砸坏了点,削掉就没大碍了,她问丫鬟,“还能吃吗?”

    “能,”丫鬟道。

    荆山公主就放心的拿着梨转身进屋了。

    赵诩心情愉快了。

    看来那什么表哥的地位也一般的很。

    屋子里的谈话一点不落的传出来:

    “这梨在表妹手里真是死不瞑目,”北漠大皇子嫌弃道。

    “吃不吃?”荆山公主问道。

    咔嚓一声,北漠大皇子咬了一口,“不错,表妹削的梨就是甜。”

    “不过下次还是端皮来吧,皮上肉更多一点儿。”

    “……。”

    这一关算是过了。

    荆山公主出去煎药。

    长这么大,就没做过这些粗活。

    烧个火炉就能把荆山公主拦住了,煎药先是煎糊掉,再是端药罐子的时候把药罐子摔了,再是倒药的时候,药撒了一半……

    赵家丫鬟都不想说话了。

    赵姑娘的表哥要她煎药,他是不是不想痊愈了。

    北漠大皇子躺在小榻上,那真是等的地老天荒,他觉得自己不是在折腾赵诩,他是在和自己过不去,不,是在兄妹相残。

    吃午饭的时候,荆山公主才把药端给北漠大皇子。

    本来药就苦了,荆山公主煎的药那就更苦了,北漠大皇子都怀疑这药服下还有没有效果。

    看着她鼻子脸上都是炭灰,北漠大皇子心情并没有多好。

    皇妹娇生惯养,为了留下来竟然能忍受做这些粗活,他倒要瞧瞧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北漠大皇子把药碗放下,忍着嘴里的苦味道,“我想喝粥。”

    “我让丫鬟给煮,”荆山公主道。

    北漠大皇子看着她。

    荆山公主鼓着腮帮子道,“我给煮行了吧!”

    这都什么破考验,都快把她折磨疯了。

    荆山公主认命的出去煮粥。

    荆山公主濒临爆发的边缘,赵诩也差不多了。

    荆山公主被烫了下,他一把抓住荆山公主的手道,“一定要卑微到这种程度吗?”

    “这有什么卑微的?”荆山公主问道。

    “抓疼我了!”

    赵诩气的头顶冒青烟。

    屋内,北漠大皇子喊道,“赵大少爷来的正好,再陪我厮杀一局吧。”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