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护卫抱着剑站在一旁,斜眼瞅了自家大皇子一眼。

    两个时辰前才被赵大少爷杀的片甲不留的事这么快就忘记了?

    大皇子忘性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大了?

    北漠大皇子相请,他是客,赵大少爷是主,主随客便。

    赵大少爷迈步进屋,北漠大皇子请他坐,那架势,一点没把自己当客人。

    不过赵相来探望的时候也说了,这些天让他安心在赵家住着,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赵诩。

    赵相吩咐的时候,赵大少爷就站在一旁。

    两人坐下。

    一个恼火,要杀的对方丢盔弃甲才能出气。

    一个输了棋局,想要扳回一局。

    两人来我往,厮杀惨烈。

    外面,荆山公主在熬粥,她熬粥的地方正对窗户,抬头就能看到自家皇兄和赵诩两个下棋。

    她要求也不高,两人只要不打起来就行了。

    小半个时辰后,粥就熬好了。

    荆山郡主端了碗粥进来,北漠大皇子看托盘里只有一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这皇妹怎么能这么笨呢,他们可是两个人,她居然只端一碗粥来?

    这不是存心气人吗?

    这气人是他的活。

    北漠大皇子把棋子放下,笑道,“赵大少爷还没有吃过我表妹亲手熬的粥吧?”

    赵诩脸崩的紧紧的。

    北漠大皇子道,“给赵大少爷也呈一碗。”

    荆山公主又端着托盘出去了。

    很快,荆山公主就端了两碗粥进来,一人一碗。

    北漠大皇子看着粥,眼角都在抽。

    他果然不能对皇妹煮的粥抱太大期望。

    这明显是煮焦了啊。

    北漠大皇子望着荆山公主,荆山公主一脸期盼道,“快吃啊。”

    北漠大皇子,“……。”

    他把粥端起来,用勺子一舀,勺子中间一块黄豆大的黑炭。

    北漠大皇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以为皇妹只是把粥煮焦了,他还是太高估她了。

    他就想知道她是怎么把粥煮出炭来的?

    赵诩没忍住笑出了声。

    北漠大皇子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不过很快就换他笑了。

    因为赵诩碗里的炭更大。

    赵诩,“……。”

    荆山公主解释道,“刚刚火小了,我添炭的时候,不小心掉了块进粥里,丫鬟说捞出来还是能吃的。”

    赵诩,“……。”

    北漠大皇子,“……。”

    嗯。

    丫鬟就是那个亲眼看荆山公主把梨捡起来给自家表哥吃的丫鬟。

    荆山公主不小心把炭掉进粥里后,手足无措的回头看丫鬟。

    丫鬟面不改色道,“没事的,炭捞出来,粥也是能吃的。”

    荆山公主就照办了。

    北漠大皇子看赵诩不顺眼,赵诩看北漠大皇子更不顺眼。

    但在吃粥这件事上,两人第一次保持了一致。

    两人把粥放下,异口同声道,“我现在不饿,端下去吧。”

    “我好不容易才好熬的,”荆山公主道。

    “们是不是嫌弃我粥熬的不好?”

    北漠大皇子望着赵诩,“赵大少爷应该很嫌弃吧?”

    荆山公主望着赵诩。

    赵诩硬着头皮道,“没有。”

    他端起粥碗,三两口喝了下去,只剩那块炭还留在碗里。

    喝完了,赵诩把碗放下,看着北漠大皇子。

    北漠大皇子道,“我嫌弃啊。”

    “重新熬一锅。”

    荆山公主鼓着腮帮子,眸底火花闪烁。

    北漠大皇子就那么看着她。

    荆山公主咬牙道,“等着!”

    这话一语双关。

    现在等熬粥,将来等她报复。

    看着荆山公主转身离开,赵诩又受到了暴击。

    北漠大皇子把玩手中棋子道,“看来是真喜欢我表妹。”

    被说中心思,赵诩耳根微红,但他也不否认,“没我想象的那么爱她!”

    北漠大皇子笑了一声,“爱有很多种,我的爱是帮助她成长,的宠溺又能维持多久?”

    “刚刚那碗粥,现在吃的下。”

    “等过个一年半载,还愿意吃吗?”

    “我这表妹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缺点比优点还多,如果宠溺不了她一辈子,趁早放手。”

    赵诩望着北漠大皇子,“又能宠她一辈子吗?”

    北漠大皇子轻笑一声,“别说一辈子,下辈子我也宠着她。”

    一股压力朝赵诩扑来,压的他有点喘不过气。

    虽然和荆山公主相处的时间不长,但赵诩自认对她也有几分了解。

    她表哥若不是真心待她好,依她的脾气怎么可能被挑剔了还再去煮一份粥?

    那种亲密无间,想起来都觉得心堵的慌。

    赵诩心不在焉,北漠大皇子一心一意的下棋,道,“输了。”

    接下来四天,北漠大皇子无时无刻不在秀兄妹情深,虽然在外人眼里不是这么回事。

    北漠大皇子要求做什么,荆山公主都乖乖照办。

    赵诩妒火中烧,他找荆山公主道,“给我绣个荷包。”

    荆山公主道,“我又不会绣。”

    “不会做糕点,不也做给表哥吃吗?”赵诩道。

    “我也不愿意啊,他一定要,我能有什么办法,”荆山公主惆怅道。

    “怕他生气,就不怕我生气吗?”赵诩恼道。

    “我为什么要怕生气?”荆山公主好奇道。

    一句话把赵诩堵的不上不下。

    本来赵诩就够生气了,北漠大皇子还嫌不够,当着他的面让荆山公主给他绣个荷包。

    荆山公主说自己不会。

    北漠大皇子望着她,“真的不会?”

    “我会!”荆山公主道。

    “那好,明天一早我要看到荷包,”北漠大皇子道。

    荆山公主不知道在心里骂了自家皇兄多少遍了,还得乖乖绣荷包。

    她就没碰过针线,丫鬟教她。

    赵诩站着窗外,看着她戳破手指,疼的把绣绷子扔了。

    可是没一会儿,她又把绣绷子捡回来继续绣。

    反复几回后,赵诩看不过眼了,推门进去,把绣篓子抢了,直接扔出了窗外。

    荆山公主跑到窗户边道,“我都快绣完了。”

    “快给我捡回来。”

    赵诩抓着她的手道,“就那么喜欢表哥?”

    “他让做什么都愿意?!”

    荆山公主道,“我不愿意啊,我都是一边做一边骂他的啊。”

    赵诩,“……。”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