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荆山公主的话无疑是在赵诩怒气头上浇了一大桶冰水。

    赵诩的怒气一瞬间就被冻住了。

    半晌没反应过来。

    因为这和他料想的完全不一样。

    只是怒气从内自外,缓了一瞬并未熄灭,他道,“不愿意,那还做?”

    “谁让他是我哥呢,”荆山公主郁闷道。

    “快把绣绷子给我捡回来。”

    好不容易才绣到现在,可别给她扔坏了。

    荆山公主急的不行。

    赵诩拉着她坐下,给她上药。

    荆山公主手指戳出来不少的针孔,赵诩见了都心疼,“哪有表哥这样的?”

    “知道不会,还让做。”

    “没事,我迟早报复回来,”荆山公主凶狠道。

    “……。”

    绣个荷包的功夫都足够她想一百零八种向北漠王告状的方法了,何况还有削梨、熬药、煮粥、捏肩、捶背、做糕点……

    赵诩就那么看着荆山公主。

    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们不是表哥表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吗?

    怎么现在成兄妹相仇了?

    “他不是很宠吗?”赵诩问道。

    “可他也经常坑我啊,”荆山公主道。

    “……。”

    “他说下辈子也宠,”赵诩道。

    “那他下辈子也坑我,”荆山公主道。

    “……。”

    说完,荆山公主斜了赵诩一眼,“为什么要帮他说话?”

    赵诩,“……。”

    门外。

    护卫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

    大少爷恼赵姑娘的表哥都恼个半死了,在赵姑娘眼里还是在帮他表哥说话。

    这两人是不是搞错立场了?

    荆山公主累了几天,困的要死,她推赵诩出去给她捡绣绷子。

    赵诩在,荆山公主根本绣不了荷包,干脆把他推了出去。

    赵诩站着窗外,看着荆山公主一边绣荷包,一边骂,“让叫我绣荷包!”

    “让叫我绣荷包!”

    那一声声随着针扎下去,倒不像是扎在绸缎上,倒像是扎在那表哥的身上。

    赵诩觉得他可能是想多了。

    这表哥表妹的感情绝对没有他想的那么深厚。

    这般想,心情舒畅多了。

    护卫闪身出现,赵诩问他道,“她的钱表哥在做什么?”

    嗯。

    北漠大皇子也给自己取了个名字。

    知道荆山公主姓赵是依照赵钱孙李取的。

    亲妹妹占了赵,他就把钱给占了。

    钱进。

    名字是俗了些,但北漠大皇子对自己随口取的名字很满意,寓意好啊,一来财源滚滚,二则寓示他要往前走。

    “他在屋顶上喝酒看星星,”护卫回道。

    赵诩看了眼点灯绣针线的荆山公主,几个字从牙缝中挤出来,“他倒是自在。”

    远处,在屋顶上喝酒的北漠大皇子突然打了个喷嚏。

    这已经不知道是他打的第几个喷嚏了。

    不过这一点没影响他的好心情。

    反倒是暗卫道,“夜晚风大,还是回屋歇息吧。”

    “难得天气不错,多待会儿,”北漠大皇子道。

    “我倒真羡慕赵相,有魄力辞官回乡过这样闲云野鹤的日子。”

    虽然知道事情的表面没这么简单,但能在皇朝更迭中偷一段闲,已属难得了。

    翌日。

    不急着赶路的北漠大皇子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

    吃了早饭后,他就同赵相告辞了。

    荆山公主送他出门,北漠大皇子伸手道,“荷包呢?”

    荆山公主摇头。

    四下这么多人,她那丑荷包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北漠大皇子道,“快点拿出来啊,我还赶路呢。”

    赵家下人憋出内伤来。

    有哪个急着赶路的磨蹭到现在才出门的。

    北漠大皇子执意要,荆山公主也不能不给,一巴掌把她绣的荷包拍在了北漠大皇子的手上。

    北漠大皇子知道不能对自家皇妹的针线活抱太大期望,可也不用……丑到这种程度吧?

    北漠大皇子看了荆山公主一眼,“这是闭着眼睛绣的吧?”

    荆山公主,“……。”

    荆山公主气鼓了腮帮子。

    私下丫鬟捂嘴笑。

    赵诩望着北漠大皇子道,“她第一次绣荷包,不要对她要求太高。”

    北漠大皇子,“……。”

    北漠大皇子看着荷包,又看看赵诩。

    他走到赵诩身边,把荷包系在他腰间道,“算了,送给了。”

    “这荷包特别符合的气质。”

    赵诩,“……。”

    看着腰间格格不入的荷包,赵诩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

    刚刚才帮荆山公主说话,不能转过脸说丑吧?

    可他也更生气了。

    他说一句要荷包,青儿就给他做了,戳破十根手指,他嫌弃丑说不要就不要了。

    就算丑,也是自己表妹的一番心意吧?!

    赵诩控制不住的想打人了。

    北漠大皇子肩膀抖了两下,翻身上马,望着赵诩道,“有劳赵大少爷再照顾我表妹一段时间。”

    “等我回来,就带她回家。”

    “告辞了。”

    北漠大皇子握拳,一夹马肚子,骑马离开。

    北漠大皇子前脚走,后脚荆山公主就红着脸伸手把赵诩腰间的荷包拽了下来。

    看着她把荷包揣怀里,赵诩伸手道,“给我。”

    “不给,”荆山公主道。

    这么丑的荷包,他有脸戴身上,她都没脸看呢。

    丢下这一句,荆山公主转身走了。

    赵诩那是气的浑身冒青烟。

    她表哥不要的荷包都不给他?!

    赵诩看向北漠大皇子离开的方向。

    满身的怒气,找到了释放的途径。

    赵诩转身回屋。

    再说北漠大皇子,虽然骑马离开的时候跑的很快,可离远了些,速度就慢了下来。

    既然自家皇妹安全,他那么急的跑去南梁京都做什么?

    着急的该是南梁太子不是他。

    难得来南梁一趟,多欣赏下南梁的大好风光不好吗?

    护卫笑道,“公主的眼光不错,赵大少爷是值得托付之人。”

    “马马虎虎吧,”北漠大皇子道。

    刚说完,身后有杀气扑来。

    北漠大皇子回头就看到屋里人骑马过来。

    为首一人其貌不扬,身后带了四五个黑衣劲装暗卫。

    所有人看他们的眼神都冒着火花。

    这眼神,北漠大皇子不要太熟悉了。

    在赵家,走到哪里都能看到这眼神。

    “揍他,”为首之人道。

    北漠大皇子,“……。”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