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北漠大皇子来赵家道谢,身边只带了一个护卫。

    未免人多引人耳目,其他人都在镇子上,或者继续前行了。

    赵诩易容而来,还带了四五个黑衣人。

    北漠大皇子和护卫哪是他们的对手?

    被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

    赵诩出气了,骑马扬长而去。

    护卫,“……。”

    北漠大皇子,“……。”

    可怜北漠大皇子觉得自家皇妹能把荷包绣成那样,赵诩都帮着说话。

    要求低到这种程度,他没有理由不认了这妹夫。

    把自家皇妹送给他的荷包给了赵诩,就算是认同他了。

    结果——

    赵诩就自己作死了。

    北漠大皇子胸口挨了两脚,疼的有点喘不过气啊。

    护卫就更惨了。

    自家大皇子找揍,挨三拳两脚是他活该。

    可他什么都没做啊,被打的更惨。

    赵家暗卫都知道他们家大少爷喜欢赵姑娘,结果还没表达心意呢,就半道上杀出来一个表哥。

    和赵姑娘上演一出表哥表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戏码,这不是寒碜人吗?

    在赵家,当着赵姑娘的面不能下狠手。

    离开了赵家,还想痛快的走?

    北漠大皇子揉着胸口,护卫望着他道,“大皇子,咱们现在怎么办?”

    就这样回去,颜面尽失啊。

    “回赵家,”北漠大皇子道。

    “……。”

    护卫想死的心都有了,“都被打成这样了,您还要回去呢?”

    “为什么不回?”北漠大皇子咬牙道。

    “必须回!”

    就这样,赵诩揍了人,神清气爽的回了府。

    后脚,北漠大皇子和护卫就骑马到了赵家。

    赵家下人是很不喜欢他这个表哥的。

    北漠大皇子也不下马,只道,“去告诉我表妹,就说我遇刺了,被人打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赵家小厮,“……。”

    虽然肯定不止一口气。

    但北漠大皇子被打的鼻青脸肿也是不争的事实。

    赵家小厮赶紧跑去禀告荆山公主。

    荆山公主一听自家皇兄遇刺,被人打的只剩一口气,手里的茶盏都给摔了,脸色刷白。

    她拔腿就往外跑。

    出门的急,还撞倒了一个端糕点的丫鬟。

    荆山公主出门,北漠大皇子“奄奄一息”的从马背上摔下来。

    荆山公主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皇……哥,哥!”

    “快请大夫!”

    赵家小厮看荆山公主这么急,有心说北漠大皇子是装的,刚刚还没有这么虚弱,可这话他们不敢说。

    再者就算没这么虚弱,满身伤也是真的,赶紧去请大夫。

    荆山公主扶北漠大皇子起来,扶他进府。

    赵诩在屋子里把脸上的易容面具撕下来。

    心情正好,外面小厮就来禀告他,“大少爷,赵姑娘的表哥遇刺又来咱们赵家了。”

    赵诩,“……。”

    又来了?!

    他刚刚下手还是太轻了!

    赵诩迈步要出去,只是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下来了,衣服还没换呢。

    这一出去,准露馅。

    他匆匆换下锦袍,然后出门。

    刚进屋,就听到荆山公主握着北漠大皇子的手在哭。

    北漠大皇子气若游丝,“我……怕是熬不过去了。”

    荆山公主豆大的眼泪刷刷的往下掉,“不,不会的。”

    护卫站在一旁,捂着胸口。

    不是疼的,是憋笑憋的。

    没被赵大少爷的暗卫打死,要被大皇子笑死了。

    他这个伤重的还站着,他装快没命了。

    荆山公主是真吓坏了,她也不知道北漠大皇子伤的到底多重,反正脸上的伤看着实在吓人。

    “到底是谁打的,我一定将他凌迟处死!”荆山公主哭道。

    “……。”

    赵诩脚步一滞。

    他已经彻底懵了。

    这表哥表妹的感情到底是好还是坏?

    昨天还恶狠狠的说要报复表哥,现在表哥不过挨了几拳几脚,她又要给他报仇?

    赵诩走到床边,道,“表哥伤的没那么重。”

    他说的是实话,荆山公主生气了,“我哥都快没命了,还说这话?!”

    赵诩心口一堵。

    荆山公主擦掉眼泪,放开握着北漠大皇子的手,起身道,“我求帮我件事。”

    赵诩心头突突。

    正好大夫过来,荆山公主走到一旁,赵诩跟过去。

    荆山公主哭着请赵诩帮她找到揍她哥的刺客,她大哥才刚走就遇刺了,刺客应该还没走远,她要亲手宰了他们替他大哥报仇。

    赵诩,“……。”

    他看了床榻一眼道,“表哥真的没有伤的那么严重。”

    “他是装的。”

    荆山公主道,“我哥才不会骗我!”

    “我也没骗,”赵诩道。

    他自己下的手,还能不知道伤人多重吗?

    荆山公主有些生气了,“是不是不肯帮我?”

    赵诩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荆山公主眼泪更汹涌了,她转身往外走。

    赵诩追上去道,“去哪儿?”

    “我去找人抓刺客给我哥报仇,”荆山公主道。

    荆山公主知道自家皇兄带了人来南梁。

    只是不在附近而已。

    她去找他们。

    只是赵诩以为她要一个人去找刺客,他道,“要为了表哥送命不成?!”

    “送命我也得去!”荆山公主道。

    赵诩心口一堵,“表哥在心目中分量就有那么重,为了他,连命都能不要?!”

    荆山公主望着他,气呼呼道,“他是我亲哥哥,我能不给他报仇吗?!”

    赵诩,“……!!!”

    “亲哥哥?!”赵诩声音有点飘了。

    “不是说他是表哥吗?!”

    荆山公主哭道,“我不想他带我回家,我才说是表哥的嘛。”

    亲哥带他回家,赵家没理由阻拦。

    可表哥就不同了。

    赵诩整个人都虚了。

    屋内,北漠大皇子咳嗽声传来。

    荆山公主赶紧去床榻前,“哥,没事吧?”

    北漠大皇子看了眼走过来的赵诩。

    那脸上的震惊,还有不敢看他的眼睛。

    看来是知道他不是表哥而是亲大哥的事了。

    很好。

    总算是知道怕了。

    可惜晚了。

    让下手的时候一点情面不留。

    北漠大皇子摸着胸口道,“没事了,刚刚一口气缓过来了。”

    荆山公主哭着捶北漠大皇子的胸口,道,“刚刚吓死我了。”

    捶的北漠大皇子两眼翻白。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