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荆山公主捶胸口就算了。

    可胸前部位那么大,她别的地方不捶,专挑赵诩踹过的地方捶。

    捶的北漠大皇子都有种自己真的要挂了的错觉。

    北漠大皇子咳嗽了好几声,道,“不能再捶了。”

    荆山公主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收了小拳头。

    北漠大皇子望着荆山公主,道,“托赵大少爷找刺客了?”

    荆山公主望向赵诩。

    北漠大皇子也看着他。

    赵诩,“……。”

    能不能不要看他?

    他内心虚的厉害,没法张开说话了。

    虽然他易容了。

    但也很容易猜到是他。

    好在这时候赵相迈步走了进来。

    别人不知道,他是知道北漠大皇子的身份的,刚从赵家离开就遇刺了,赵相还真替北漠大皇子捏一把冷汗。

    只是进屋看到赵诩脸上的表情,赵相恍惚了下,不会是……诩儿带人揍的北漠大皇子吧?

    把北漠大皇子揍成这样,他还想不想娶北漠公主了?!

    赵诩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要知道北漠大皇子是荆山公主的亲哥哥,同父同母的那种,他能揍他吗?

    献殷勤都唯恐不及!

    可现在人也揍了,只能想办法弥补了。

    这边赵诩还没想好弥补的办法,那边北漠大皇子起身告辞了。

    赵相阻拦道,“伤成这样,还是留下多养几天伤吧?”

    “不了,赵家附近不安全,我怕越养伤的越重,”北漠大皇子捂着胸口道。

    “……。”

    赵相转身瞪了赵诩一眼。

    赵诩一句话都没说。

    荆山公主望着北漠大皇子道,“真的要走,不留下来养伤吗?”

    “赵家还是很安全的。”

    北漠大皇子心口痛。

    他这傻皇妹,还不知道是谁揍的他呢。

    “我已经通知暗卫在前面汇合了,我若不去,只怕他们会担心,”北漠大皇子道。

    再者,在赵家也耽误了几天了,不能再继续耽搁下去了。

    北漠大皇子摸着脸上的伤,望着赵诩道,“赵大少爷可否借我个面具遮掩下脸上的伤?”

    赵诩,“……。”

    真的。

    北漠大皇子开口喊他,他心都在颤抖。

    赵诩让护卫拿面具来。

    护卫也好不到哪里去,先前一通乱揍的爽快,也不知道有没有把大少爷那根红线给扯断?

    护卫拿了面具来,北漠大皇子接过面具的时候还不忘来一句,“这护卫眼熟的很啊。”

    护卫,“……。”

    北漠大皇子心情不爽,逮谁吓唬谁。

    荆山公主扶他出门,北漠大皇子翻身上马,道,“我尽快办完事来接。”

    荆山公主叮嘱他路上小心。

    她还让赵诩派人护送她大哥。

    北漠大皇子拒绝了。

    他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的瞥了赵诩一眼,眸光转了一圈,骑马离开。

    离远了些,护卫才把想问的话问出来,“大皇子,为什么咱们不留在赵家养伤?”

    他骑马回赵家,不就是养伤顺带折腾赵大少爷的吗?

    左右公主安然无恙,此去京都,也不是就能万无一失的,没必要那么急。

    北漠大皇子揉着胸口道,“留在赵家做什么?”

    “当着皇妹的面,我也不能怎么折腾他。”

    “我这一走,他赵大少爷必定会因为得罪我这个未来大舅子而寝食难安,食难下咽,夜不能寐……。”

    他回来只是暴露自己是皇妹的亲大哥的事。

    让他知道自己揍的不是青梅竹马的表哥,而是嫡嫡亲的大哥,未来的大舅子,仅此而已。

    护卫想了想,道,“大皇子这一招真高。”

    什么都不说,让赵大少爷自己陷入惶恐自责,可比大皇子直接教训他出气强多了。

    这边大皇子说的,赵诩全中。

    还有暗卫,见北漠大皇子伤的比之前重,还不留下来养伤,不免猜测道,“赵姑娘的大哥不是真的要棒打鸳鸯了吧?”

    另外几个揍人的暗卫道,“大少爷把未来大舅子给揍的那么狠,估计这桩亲事真的要悬了。”

    “走的这么快,是连弥补的机会都不给大少爷啊。”

    “唉……。”

    也有暗卫觉得事情可能还没有到最惨的地步。

    毕竟北漠大皇子没有直接把荆山公主带走。

    当然,这可能是因为带她在身边不安全,毕竟荆山公主被劫持,才被赵大少爷给救了。

    但揍了荆山公主的表哥,还想娶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没那么容易了啊。

    赵姑娘也是,亲大哥就亲大哥,为什么要说是表哥呢。

    把他们大少爷坑的连在醋缸里泡了几天不说,直接挖坑把自己埋了。

    他们还在坑里陪着大少爷,那简直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啊。

    看着荆山公主磨着赵诩派人抓刺客给她大哥报仇。

    暗卫,“……。”

    真的无法想象大少爷此刻的内心是何等的煎熬。

    说是放在油锅里炸都不为过吧?

    这么大的错,负荆请罪都不一定能摆的平啊。

    这边北漠大皇子戴着面具一边养伤一边赶往南梁京都。

    那边长宁侯世子董承琅让谢景宸帮忙写密信坑自己也有结果了——

    他如愿以偿的把自己坑了。

    嗯。

    还不止坑了自己,还顺带坑了自己的亲爹和自己的亲舅舅。

    施大将军和护国公的兵权之争由来已久,南梁满朝文武都知道。

    董承琅是施大将军的亲外甥,被护国公派去大齐军营偷解药,让施大将军的外甥去做这么危险的事,说护国公没有包藏祸心,谁都不信。

    董承琅公报私仇,把解药倒的只剩一颗,意在挑起护国公和手下心腹离心,这事一点都不意外。

    毕竟帮敌人就是坑自己。

    谁都难免有私心,护国公有,董承琅也有。

    只是他这一番私心,却是连累南梁损失了十万两白银,还让护国公威望大损。

    这种为了私仇不顾大局的行为,南梁皇帝绝不允许!

    这不,在朝堂上把长宁侯骂的怀疑人生还不够,还派人到军营严惩董承琅,痛斥施大将军包庇纵容董承琅。

    上回冤枉施大将军,这口气施大将军还没出呢。

    现在又来冤枉他的外甥,还要杖责他三十军棍?!

    如董承琅所愿,施大将军和护国公干架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