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董承琅这个外甥不是亲外甥,坑起舅舅来毫不手软。

    可施大将军这个舅舅却是亲舅舅,护外甥是真心实意。

    长宁侯夫人放心的把外甥交给他这个舅舅带在身边,他岂能让他受冤枉挨军棍?

    让他背黑锅也就算了,当日退让一步,反倒助长了护国公的嚣张气焰,越发变本加厉了。

    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

    施大将军一拳头打过去,护国公眼睛差点没瞎。

    护国公虽然也是大将军,但论武功,远不是施大将军的对手,不过在军中,护国公党羽众多,看着施大将军和护国公打起来,赶紧过来拉架,倒也没有打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只是像施大将军和护国公这样的身份,只要动手,别说揍青一只眼睛,就是划破点皮,那也是不可调节的矛盾了。

    虽然施大将军官降两级,军中和他官职一样的将军少说还有四五位,但论威望,远不如施大将军。

    南梁军营,将士们公认的大将军只有施大将军和护国公两位。

    如今大齐士气正盛,南梁节节败退,两位大将军却打了起来,这无疑是进一步削弱了将士们的士气。

    但这事也不能怪施大将军动怒。

    上回城池被夺,这事不是施大将军的过错,军中将士都知道。

    施大将军不是主帅了,丢失城池之过他却背了,为此官降两级。

    现在南梁买解药花了十万两,这过错又让施大将军的外甥背,实在有些欺人太甚了。

    那日董承琅和谢景宸去大齐偷解药,被人打的鼻青脸肿鞭痕累累的回军营,多少将士都看在眼里,虽然只带回来一颗解药,那也是人家冒着生命危险去偷的,还被活捉,小命没差点折在了大齐。

    没有奖励他们,还让他们背黑锅,诬陷他们要了一瓶解药,却只带一颗回来,把南梁被大齐勒索十万两的过错摁在他们头上,但凡有血性的汉子也不能忍这样的委屈啊。

    大齐只给一颗解药的事,大齐是亲口承认的,去大齐谈判的将士不下二十人,那么多双耳朵都听着呢。

    长宁侯世子也不会蠢到以为自己把解药倒掉,护国公就不救手下将士的地步,万一大齐就只有那么一瓶解药,到时候两相一对上,他能躲的掉?

    将士们私下议论,都觉得护国公打仗的本事不高,勾心斗角栽赃陷害的手段倒是十足的厉害。

    尤其边关距离京都千里之遥,消息一来一回最快也要半个多月。

    半个月前,也就是护国公刚让施大将军背了黑锅,施大将军忍耐了,转过脸又甩了个黑锅过去啊。

    真真是退一步,人家进一尺啊。

    这要还不动怒,肯定还有下回。

    施大将军气的头顶冒青烟,董承琅拼命拦下他,道,“舅舅,您别气坏了身子。”

    施大将军望着护国公,“今儿要是一军棍打在琅儿身上,我这条命就豁出去了!”

    护国公疼的眼睛根本看不清。

    一般的将军忙道,“施大将军消消气,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施大将军牙呲欲裂,“上回皇上派公公来宣旨,也拿误会打发我,我忍一回,还妄想我忍二回吗?!”

    “怎么谁都不误会,就只误会我?!”

    施大将军脸寒如霜,征战沙场的大将军,那种气势,还真不是一般将军能比的,声音雄浑如雷声阵阵,吼的那将军都虚了。

    护国公和施大将军的矛盾,他们跟在护国公身边是最清楚不过的,除了护国公,没人敢和施大将军过不去啊。

    难道真是护国公干的?

    这是不是太明显了些?

    那些将军觉得护国公不至于如此,但也不能排除是护国公手下人为了巴结讨好护国公这么做。

    护国公觉得自己也冤枉的很,明明没做过,却要挨施大将军一拳头。

    上次他是不想承担丢失城池之过,硬逼着施大将军把罪名扛了,这回他什么都没说,就挨了一拳头。

    护国公要以以下犯上处置施大将军,毕竟现在施大将军比护国公低两级。

    施大将军本来就觉得揍护国公一拳头消不了气,人家现在不知道要打他外甥,是连他都要一起打了,这还能忍?

    场面混乱不堪,董承琅是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也拦不住自己的舅舅啊。

    “李兄,快来帮忙啊,”董承琅喊道。

    谢景宸只是一个小小千总,小的城门失火都殃及不到的小池鱼。

    看董承琅喊的大声,谢景宸实在无话可说了。

    要他写密信栽赃自己来挑拨离间的时候怎么没犹豫的?

    现在又变成亲外甥了?

    加了个谢景宸,再施大少爷三人拦下一个气头上的施大将军还不是难事。

    护国公被其他将军推回军中大帐,这要打起来,护国公占不到半点便宜啊。

    施大将军不肯罢手,“给我去查督军的营帐!”

    督军是护国公的人。

    从一开始就是。

    皇上虽然让施大将军来边关攻城,却不放心他,护国公举荐自己人,皇上准了。

    边关打胜仗败仗,多由督军写信上报朝廷。

    对督军,施大将军也一直多有忍耐,他知道皇上忌惮他,动皇上派来监视他的人,只会激怒皇上,现在他顾不上了。

    人家都已经骑到他头上来耀武扬威了,还用得着忍吗?

    施大将军发话,还真有将军往督军住处去,谢景宸听了道,“还是让护国公的人去搜吧。”

    董承琅望着他,谢景宸给他使眼色。

    董承琅反应过来道,“对,免得搜出来了,还说是我们栽赃嫁祸的!”

    护国公为表清白,还真派人去了。

    然后就搜出了还没有来得及送出去的信。

    信里对护国公夸赞有加,对施大将军多有贬斥,听的董承琅都忍不住撸袖子揍人了。

    督军矢口否认,“这信不是我写的!”

    董承琅拦住了施大将军,没拦住施大少爷。

    他们父子两脾气差不多,气头上,施大将军直接把督军拎了起来,“不是写的?!”

    “那刚刚读的时候,怎么没见否认,现在才说不是写的?”

    说罢,一拳头招呼过去。

    督军被一拳打倒在地,鼻梁都被打断了。

    军中不少将士都认得督军的笔迹,看过信后,没人替督军说情。

    董承琅把信拿过来一看,直接懵了。

    这字迹……

    他飞快的看了眼谢景宸,不敢置信。

    谢景宸脑壳疼,赶紧道,“现在真相大白了,护国公一定会严惩督军,已正军法。”

    董承琅后背都凉了半截,但心情又爽到爆。

    赵诩够意思,给他找了这么个好帮手。

    得亏是自己人,不然怎么被玩死的都不知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