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到谢景川,谢景宸眉头打了个死结。

    他当众承诺东乡侯会放了谢景川。

    这事施大将军的部下都听见了。

    他们不会抓谢景川回来,让施大将军落一个食言而肥的名声。

    谢景川被放后,以他的武功,就算碰到十几二十个南梁将士,逃回大齐也不是难事。

    可现在他却被抓来了南梁军营,谢景宸眸光凝紧了。

    谢景宸脚步停下。

    谢景川被官兵摁着走过来。

    四目相对。

    谢景川眸底闪过一抹杀气。

    从谢景川的脸上,谢景宸没有看到作为人质的惶恐和不安。

    一个猜测从谢景宸脑海中升起,他脸如寒霜。

    董承琅纳闷了,“不是放了他吗,怎么又被抓住了?”

    “镇北王府二少爷,武功不至于这么差劲吧?”

    谢景宸没有接话。

    他总不能告诉董承琅谢景川是主动被抓的吧?

    这毕竟只是他的猜测。

    崇国公和南梁勾结,南漳郡主是崇国公的表妹,护国公要真和崇国公有勾结,必定不会为难他的表外甥。

    谢景宸还真想瞧瞧,谢景川故意被抓是想做什么。

    谢景川被放了,又被抓了,他被带进军中大帐,施大将军也吃惊不轻。

    都说虎父无犬子,他和镇北王也交手过不少回,他的儿子不该这么弱才是。

    谢景川被谢景宸抓了做人质就够施大将军吃惊了,被放了后又被抓了,施大将军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之前他觉得谢景宸隐瞒了实力,他的才智和武功绝不是他表现的那般,而是远超他的想象。

    现在他觉得不是谢景宸太厉害,而是谢景川太弱了。

    护国公当众审问谢景川,不过谢景川才刚到军营,军中的事他一概不知,护国公盘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营帐内。

    谢景宸坐在那里喝茶,一官兵进来道,“护国公要拿大齐镇北王府二少爷做人质要回之前被大齐要走的十万两银子。”

    谢景宸眸光一冷。

    董承琅喝着茶道,“护国公果然老谋深算,这么快就把丢掉的面子找回来了。”

    谢景宸笑了笑,他还真有点期待。

    被岳父大人打劫走的钱,有可能要的回来吗?

    大齐,军营。

    南安郡王他们回军营后,就去找苏锦了。

    一来北宁侯世子胳膊受伤了需要包扎,二来好奇谢景宸挟持苏锦一事。

    不得不说景宸兄就是会找揍,上次的鞭子肯定是滋味儿还不错,不然他哪敢这么放肆啊?

    先是俘虏大嫂,再是回来偷大嫂的解药,现在又拿大嫂做人质……

    他潜伏南梁做人质,为什么只和大嫂一个人过不去呢?

    “大嫂,下回他回来,一定要给他一个惨痛的教训,”南安郡王道。

    苏锦嘴角狂抽。

    杏儿望着南安郡王道,“今儿姑爷是挟持了姑娘,但姑爷也救了姑娘一命啊。”

    南安郡王愣住,“大嫂怎么了?”

    “有人要刺杀姑娘,幸亏姑爷在,打落了暗器,”杏儿后怕连连。

    楚舜和南安郡王他们看着我,我看着。

    等听了经过,他们都怀疑是谢景川派人下手的。

    苏锦在军营待这么久都没出事,他一来军营,苏锦就差点遇刺了,这能只是一个巧合吗?

    南安郡王道,“等他回来,我们一定帮大嫂教训他。”

    苏锦把北宁侯世子的胳膊包扎好。

    外面,雪兰打了帘子进来道,“南梁派人送信来,要侯爷和王爷拿十万两银子赎镇北王府二少爷。”

    南安郡王他们一个个眼睛睁圆了。

    不是吧?

    景宸兄在南梁待的胆子已经肥到敢对东乡侯出尔反尔了?

    他是不打算回大齐了吗?

    定国公府大少爷道,“别瞎猜,景宸兄不会这么不懂分寸的。”

    虽然镇北王府二少爷不是好鸟,但景宸兄也不会做出兄弟阋墙,让镇北王难堪的事。

    论分寸,他们四个加起来也不及景宸兄一个啊。

    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连南安郡王他们都嗅着这其中的不对劲之处,遑论王爷和东乡侯了。

    谢景宸不在,有疑惑也没人解释,但让东乡侯把到手的钱还回去,那是不可能的。

    再说了,那些钱是用作体恤银的,已经发出去了,难道还能要回来不成?

    南梁派人来和大齐商量赎回谢景川的事。

    东乡侯根本不搭理南梁使臣,把人晾在那里,派人去向施大将军要人。

    虽然承诺放人的是谢景宸,但谢景宸是施大将军外甥的手下,他当众承诺,施大将军没有阻拦,就是同意了。

    既然答应放人,那就要说到做到。

    然后——

    这件事就说不清了。

    说放了谢景川吧,确实放了,只是施大将军这边放了,护国公那边又抓了。

    说没有放人吧,也占理,因为谢景川没有回到大齐军营。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东乡侯拍桌案,望着南梁使臣道,“们南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这般戏耍我?!”

    “怎么?们施大将军答应的事,们护国公不承认?”

    南梁使臣被东乡侯吓的脸色惨白。

    没办法。

    东乡侯带了一队飞虎军来。

    东乡侯一怒,飞虎军齐刷刷动作划一的抽刀。

    刀身折射的寒芒就够人背脊哆嗦了。

    南梁使臣赶紧说软话,讲道理。

    东乡侯手一摆,“行了,让们施大将军亲自来和我谈这事!”

    “如果他说话不管用,那让们护国公亲自来!”

    东乡侯根本不和南梁使臣争辩。

    南梁使臣没辄,只能回南梁。

    护国公就让施大将军跑一趟,商议人质换十万两银子的事。

    护国公觉得这是十拿九稳的事。

    可惜——

    东乡侯压根就不按常理出牌。

    他直接把施大将军扣下了。

    拿施大将军做人质换谢景川。

    嗯。

    护国公觉得谢景川价值十万两,东乡侯觉得施大将军至少价值十二万两。

    要想他放了施大将军,南梁需得放了谢景川,额外再奉上两万两银子,少一两都不行。

    护国公,“……。”

    施大将军,“……。”

    这一通操作,谢景宸不得不服气。

    果然他岳父大人还是岳父大人。

    他去大齐军营抓了谢景川做人质。

    东乡侯以商谈为由让施大将军主动走进大齐军营,然后把他和一干部下都扣下了做人质……

    护国公和施大将军不和,是人尽皆知的事。

    可再不和,他也不能不救施大将军,任由他被大齐给杀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