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三个兄弟都发现了,楚舜在反省自己下蛊下的有多粗糙,不,是显眼了。

    当时王爷可是在营帐内啊。

    别人他都不怕,就怕王爷知道,给谢景宸惹麻烦。

    不过王爷那会儿还真没注意到。

    南安郡王好奇道,“下的是什么蛊?”

    “就是最简单的蛊,”楚舜道。

    “……。”

    南安郡王他们大失所望。

    楚舜嘴角抽抽。

    简单是相对他媳妇而言的。

    那只蛊虫是他媳妇随身携带的最简单的蛊虫。

    他上回把蛊虫饿的奄奄一息,他媳妇差点和他翻脸。

    怕他把蛊虫饿死,才帮他每日喂养,足见蛊虫之珍贵了,据秦菡儿说那蛊毒发作痛不欲生,取出蛊毒不伤身,是惩戒人第一蛊,用在谢景川身上,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他要是敢闹幺蛾子,就让蛊毒发作,给他一个惨痛教训。

    从谢景川处离开,走远了些,杏儿望着苏锦,忍不住道,“二少爷是要留在军营了吗?”

    “他铁了心要留下,那就留下吧,”苏锦道。

    其实,把谢景川留在王府,苏锦也不放心。

    虽然王爷派了人护着王妃,但总有防不胜防的时候。

    南漳郡主和谢锦瑜就够能折腾了,谢景川为人阴狠,手段之狠辣远在南漳郡主之上。

    他在军营,派人盯着,不可能让他掀起风浪来。

    杏儿不放心,谢景川都刺杀过姑娘两回了,要不是命大躲过去,坟头上的草都老高了。

    他不死,杏儿不放心呐。

    回了营帐,苏锦把桌子上的茶盏打开,里面装的赫然是谢景川体内逼出来的毒血。

    杏儿疑惑道,“不是已经帮他解毒了吗,姑娘怎么还费心研究解药?”

    苏锦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研究的不是解药,是毒药。

    这一忙,就是两天。

    两天后,调好的药粉和一封信被暗卫乔装送到苏锦和谢景宸约定好的河畔。

    谢景宸趁着泡澡的时候把信和药粉取了,神不知鬼不觉。

    南梁,京都。

    十里外。

    南梁大臣等候在那里,远远的看到北漠大皇子走过来。

    北漠大皇子脸寒如霜。

    南梁大臣打招呼,他理都没理,径直往前。

    南梁大臣讨了个没趣,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北漠公主和他们太子联姻,这其中的弯弯绕傻子都清楚。

    亲妹妹被人算计了,做兄长的能高兴才怪。

    何况在这之前,北漠还被坑了三十万担粮草和十万两黄金,虽然最后钱粮都被人半路劫了,可北漠却是实打实的把钱粮掏了出去。

    新仇旧恨,北漠大皇子没得恨死南梁。

    南梁大臣理解,哪怕热脸贴人冷屁股,也贴的不亦乐乎。

    北漠大皇子用两个字把南梁大臣的嘴给堵上了。

    “聒噪。”

    南梁大臣再不吭半个字了。

    进了南梁都城,北漠大皇子要直接去行宫见自己的皇妹,南梁使臣没同意,“公主可能不在行宫。”

    “我们理解大皇子见荆山公主的急切心情,她即将是我们南梁太子妃,没人敢慢待他。”

    “大皇子还是先进宫面见皇上吧。”

    南梁大臣不带路,北漠大皇子也不知道荆山公主住的行宫在哪儿。

    他绷着张脸进了宫,见南梁皇帝。

    虽然大家都知道联姻是南梁算计了北漠,但明面上该有的礼节都有。

    设宴大殿前,一宫女等候在那里,北漠大皇子走过来,宫女上前道,“漠妃有请。”

    北漠大皇子看了宫女一眼道,“南梁宴请我,难道姑母都不参加接风宴?”

    说完,北漠大皇子转身看向南梁大臣。

    南梁大臣忙道,“漠妃是皇上的宠妃,怎么会不参加宴会呢?”

    “这接风宴就是漠妃张罗的,皇上怕大皇子吃不惯我们南梁菜,特意交待漠妃准备。”

    北漠大皇子皮笑肉不笑道,“们南梁真是有心了。”

    说完,抬脚往前。

    宫女赶紧道,“大皇子,漠妃有几句话让奴婢交代您。”

    北漠大皇子脸色不虞,“我知道姑母要和我说什么,无需交代。”

    北漠大皇子往前走,宫女还要阻拦,直接被护卫拉开了。

    宫女事情没办成,又恐坏漠妃的事,匆匆回去见漠妃。

    漠妃也心急的很,找了这么多天,也没找到真的荆山公主。

    假公主能瞒过南梁的人,可瞒不过北漠大皇子。

    要叫南梁皇帝和太子知道她拿荆山公主的宫女冒充公主,太子要娶的只是个宫女,还不知道如何动怒。

    本来只是交代北漠大皇子几句话的事,怎么就给办砸了?!

    外面公公来禀告说宴会开始了,漠妃准备的接风宴,她自然要到场的。

    走之前,她叮嘱宫女道,“没我的吩咐,不许她去宴会。”

    南梁设宴款待北漠大皇子,觥筹交错,言笑晏晏。

    但笑的只是南梁君臣。

    北漠大皇子把不快都摆在脸上,不露一丝笑容。

    酒过三巡后,北漠大皇子不耐烦道,“这酒也喝过了,该让我皇妹出来一见了吧?”

    南梁皇帝无所谓,漠妃有点坐不住,笑道,“荆山身体不适,没法来见。”

    北漠大皇子脸一沉,“进宫之前,我要去行宫见她,拦着不让,现在又和我说她身子不适?”

    说着,北漠大皇子起了身,“既然皇妹没法来见过,我去行宫见她便是!”

    漠妃也不高兴了,“什么时候见荆山不行,非要现在吗,皇上还在这里坐着呢,还有这么多大臣陪着。”

    北漠大皇子转身看向漠妃,“皇姑对我北漠的恩情,我和父皇铭记于心,一日不敢忘。”

    “但我千里迢迢来南梁,只为见皇妹,不为见其他人!”

    北漠大皇子的话咬的很重。

    嘴上说恩情,任谁都听出了仇恨味道。

    南梁皇帝和南梁太子都看向漠妃。

    漠妃怕惹人起疑,小声对南梁皇帝道,“刚刚荆山公主一直在闹,臣妾是怕她当众乱说话……。”

    南梁皇帝不虞道,“这点小事都摆不平吗?”

    南梁皇帝昏聩,视人命如草芥,漠妃不敢忤逆他。

    眼下她真是骑虎难下了。

    这都办的什么事?!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