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赵诩已经没辄了。

    一来荆山公主脸皮薄,他去追,荆山公主也不会见他。

    二来他揍了北漠大皇子,新仇旧恨,只怕问了也不会说赵家在什么地方。

    不说还好,万一说个错误的,后果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不是谁都有靖国侯世子的好运气。

    靖国侯府管家拿着错地址还能找到秦家,帮靖国侯世子把人迎娶回来。

    这烂摊子,除了表哥能帮他摆平之外,赵诩是想不到别人了。

    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荆山公主对他有情。

    只是表哥如今人在哪里呢?

    此时此刻,南梁军营。

    护国公世子把北漠大皇子送到北漠边境,在北漠和大齐互通往来的镇子上耽搁了几天,就去了军营。

    谢景宸料到护国公世子会来军营,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他更没想到北漠大皇子还能把荆山公主带回北漠,然后再出嫁。

    南梁如果不是很放心,绝对不会把到手的肥羊放回去,除非是放长线钓大鱼。

    这些疑惑盘踞在谢景宸的心头,他根本来不及思考。

    他等了这么久的下手时机,总算是到了。

    护国公世子来了。

    他还带来了南梁皇上赏赐给施大将军的美酒。

    施大将军背黑锅的事,上回没传回京都,他揍了护国公一拳的事传了回去。

    这件被压下来的事也一并被掀了起来。

    南梁皇帝没有弄清楚事情,受督军误导,冤枉了施大将军,如今督军罪证确凿,被护国公杖责了三十军棍,南梁皇上不能当做不知道。

    施大将军官复原职,做君王的不好给臣子赔不是,便赏赐了十坛美酒。

    施大将军心头的郁气消了个七七八八。

    施大将军手底下的将士高兴了,董承琅就不高兴了。

    他们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惹怒舅舅和护国公闹掰,现在一官复原职,舅舅对朝廷的嫌隙消了,就更别想他反朝廷了。

    南梁皇上不止赏赐了施大将军美酒,还把督军贬了两级,罚俸一年。

    施大将军高兴,护国公为了表示督军做的事和他无关,要为施大将军官复原职庆贺。

    施大将军心里痛快了,拎起皇上赏赐给他的酒坛就罐下去,如牛饮水。

    剩下的美酒,施大将军让大家分了,连谢景宸都分到一碗。

    施大将军喝的醉醺醺的被扶回去,施大少爷扶不动施大将军,谢景宸帮他。

    施大将军被扶回营帐,喝了醒酒汤。

    人不仅没醒,更晕了。

    施大少爷照顾他,觉得不大对劲,自家父亲醉酒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怎么这会醉的这么死,以前好歹还咕噜几句话,即便听不清楚,但多少有点反应,这回是一点没有。

    施大少爷越想越不对劲,赶紧叫军医来。

    军医一把脉,也觉得施大将军情况不妙,这脉象明显不是醉酒,倒像是中毒了。

    施大少爷让军医感慨给他爹解毒,军医没有什么把握,除非能找到下毒之人。

    军医查了一圈,最后在军中大帐外堆着的酒坛中发现了问题,里面剩下一点酒,银针一探就发黑。

    那坛酒正是施大将军喝的。

    酒是南梁皇上赏赐给施大将军,由护国公世子带到边关的。

    十坛美酒和北漠同行了一路。

    现在酒里发现有毒,施大将军中毒昏迷不醒,这事就说不清了。

    这酒里的毒是南梁皇上赏赐的时候就有,还是后来被人下的?

    不过这些都不是目前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给施大将军解毒。

    军医解不了毒,附近百里范围内的大夫都请来了,皆束手无策。

    施大将军从昏迷就没醒过来,大夫把施大将军十根手指戳烂也没醒。

    酒水加剧了毒性,除非毒解,否则清醒不了。

    董承琅和施大少爷急的团团转,看到护国公世子,就想把他往死里头揍。

    解不了毒,董承琅气的捶桌子,他望着谢景宸道,“现在该怎么办?”

    谢景宸想了想道,“大齐镇北王世子妃医术高超,赵大少爷和东乡侯府有几分交情,不知道……。”

    “对,找赵诩!”董承琅急道。

    他赶紧找来护卫,让护卫去赵家找赵诩出面找镇北王世子妃救他舅舅。

    谢景宸觉得这么大的事,护卫跑一趟应该不行。

    董承琅亲自去的。

    他快马加鞭,日夜兼程,披星戴月赶去赵家。

    赵诩得知施大将军被毒的昏迷不醒也惊讶不轻,他一直寄希望于董承琅能拉拢施大将军帮他。

    却没想到施大将军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他倒是愿意帮施大将军,只是大齐如今和南梁打的不可开交,镇北王世子妃是大齐公主。

    他让表嫂帮大齐的敌人,这不是让他去为难自己的表嫂吗?

    董承琅也知道让赵诩为难了,他道,“我舅舅性子固执,说服他反朝廷很难。”

    “但他中毒,我不能坐视不管。”

    “我以我这颗项尚人头担保,如果大齐镇北王世子妃救活我舅舅,他不帮,我一定让他解甲归田。”

    这是董承琅的保证,他还带来了施大少爷的亲笔承诺书。

    如果命都没了,又遑论其他了。

    赵诩正好要找谢景宸帮他提亲,虽然现在还不是提亲的时候……

    赵诩点头道,“我帮。”

    赵诩易容和董承琅一起赶往边关。

    只是董承琅回了南梁军营,赵诩去了大齐军营。

    赵诩在军营前被拦下,说找南安郡王他们,官兵没有放行,直到南安郡王他们过来。

    那张脸,南安郡王看着陌生的很。

    但楚舜和北宁侯世子看着眼熟,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南安郡王看着他们道,“们认识他?”

    “好像见过,”楚舜道。

    赵诩黑线道,“是我。”

    面容陌生,但声音熟悉。

    楚舜他们恍惚想起来,他们在花灯会上给南安郡王灌酒后出来遇到的不就是这张脸,还因为勾肩搭背给了赵诩一拳头。

    赵诩虽然是南梁人,但还是谢景宸的亲表弟,这事别人不知道,他们是知道的。

    楚舜勾着赵诩的肩膀道,“怎么来军营了?”

    “我来找表嫂的,”赵诩道。

    南安郡王带赵诩去见苏锦。

    半道上,南安郡王道,“这么久没的音讯,景宸兄上回让帮着救人,还担心出事了呢。”

    “这事们都知道?”赵诩惊讶。

    “怎么不知道,他还担心没救到人,最后把自己折进去了,”楚舜道。

    赵诩有点懵了,“表哥让我救赵姑娘,我救了啊。”

    “赵姑娘?”楚舜他们几个面面相觑。

    “果然是救错人了。”

    赵诩更懵了,他怎么救错人了?

    难道表哥让他救的其实是青儿的丫鬟?

    “表哥让我救的是谁?”赵诩问道。

    “北漠荆山公主啊。”

    赵诩,“……!!!”

    赵诩陷于震惊,南安郡王他们聊荆山公主嫁给南梁太子的事。

    对荆山公主,他们实在惋惜。

    荆山公主之前针对苏锦,被苏小少爷和九皇子他们拿弹弓教训了一顿,最后和苏锦还成了朋友。

    大嫂的朋友,他们自然希望她能有个好结果了。

    她被人算计,令人唏嘘。

    赵诩一言不吭,进了苏锦的营帐,赵诩要了笔墨纸砚,把荆山公主的画像画下来。

    “这不就是荆山公主吗?”南安郡王道。

    赵诩心抖成筛子了。

    青儿是北漠荆山公主,那他揍的岂不就是北漠大皇子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