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梁。

    施大将军的营帐内。

    施大将军还昏迷不醒,施大少爷担心父亲,已经消瘦了一圈了。

    董承琅让他别担心,正说着呢,护卫走进来,在董承琅耳边低语了两句。

    董承琅拳头攒紧。

    他是打算给自家舅舅或者表哥下毒,来栽赃护国公,让舅舅对朝廷死心。

    谢景宸把毒药给了董承琅后,董承琅一直想下手,都被谢景宸拦着,说静待时机。

    虽然心急,但谢景宸的话,他还是听进去了。

    没想到他还没下手,护国公给他舅舅下毒了!

    嗯。

    谢景宸给施大将军下毒的事,并没有告诉董承琅。

    不知道,才能不露馅,才能更愤怒。

    大夫说再不解毒,恐怕毒素会浸入五脏六腑,到时候即便毒解了,也会让人元气大损。

    毕竟是自己的亲舅舅,自己坑他有分寸,别人可就未必了。

    得知此事,董承琅和施大少爷就要去找护国公要解药。

    谢景宸拦着他们道,“们就这么去找护国公,他不会给们解药的。”

    护卫也劝道,“还是从长计议。”

    “再从长计议,我舅舅就要没命了,”董承琅气的双眸赤红。

    急归急,他还是坐下了。

    万一事情搞砸了,耽误的时间可能会更多。

    施大少爷望着谢景宸道,“李兄可有什么好办法?”

    “先把施大将军的心腹手下召集来,”谢景宸道。

    “把施大将军所中之毒告诉他们,大家一起去军中大帐。”

    “如果不能逼护国公直接交出解药,他可能会毁了解药。”

    “能顺利拿到解药最好,如果不能,只能用非常手段了。”

    谢景宸深思熟虑过,护国公手中应该是有解药的。

    谢景川可能是为了留在军营假意中毒。

    可万一苏锦恼他不肯给他解毒,他肯定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这条后路肯定在南梁,在护国公手中。

    大齐要解药,护国公就能开口要钱,当初东乡侯不就是这么坑了南梁十万两银子吗?

    以护国公的心气,他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也就是说,不论毒药是谢景川自带的还是护国公给的,护国公手里都有解药。

    护国公不会把董承琅和施大少爷放在眼里,仅凭他们两个非但不可能要到解药,还会被痛斥一顿。

    带着施大将军那些部下去,才有可能拿到解药,实在不行,还能硬抢。

    事情一闹大,施大将军不反也得反了。

    施大少爷觉得谢景宸考虑周到,“我这就去召集我爹的手下。”

    很快,七八位将军就在军营里了。

    门外派了心腹把守。

    突然这么多将军进了施大将军的营帐,护国公的人还以为施大将军是不是醒了,或者回光返照,要交代后事了。

    官兵匆匆禀告护国公,护国公眼皮子一条,心底突然生出不好的预感来,总觉得会出事。

    他决定去看看。

    只是刚要起身,帐帘外来一阵骚动。

    守着营帐的官兵被拖走。

    施大少爷掀开营帐走了进来。

    他身后是董承琅,再是施大将军的那些手下和将军,谢景宸走在最后。

    这么重要的事,按理是没有他一个小将参与的份。

    谁让他是罪魁祸首,是董承琅的心腹呢。

    进来的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难掩肃杀之气。

    施大少爷脸色冰凉,护国公眼神更冷,“这是做什么,要谋反吗?!”

    施大少爷望着护国公道,“把解药交出来!”

    护国公眉头皱紧。

    护国公世子道,“什么解药?!”

    董承琅上前一步道,“南梁附近百里的大夫,都找来给舅舅看过了,谁也解不了毒,我派人去找大齐大夫询问,才知道舅舅中的毒和之前镇北王府二少爷中的毒一样!”

    “镇北王府二少爷醒来后说那毒是我们南梁给他下的!”

    护国公眉头一紧。

    护国公世子气道,“是南梁下的毒,找我父亲要什么解药?!”

    “从镇北王府二少爷中毒的时间来看,他那时候正被爹护国公的人看着,我们来没别的意思,只想护国公当面审问那些看押之人,找出解药给我舅舅解毒!”

    董承琅说完,几位将军附和。

    粗狂的声音几乎要把军中大帐掀翻。

    态度摆在这里,先礼后兵。

    他们谁都不想多事,能客客气气把事情解决了最好,如果不能,他们也不惜拼个鱼死网破。

    护国公威望高,施大将军威望也不差。

    真干起来,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没点底气,董承琅和施大少爷也不敢来。

    董承琅没说毒是护国公下的,但施大将军中毒一事,现在总算有点线索了,护国公必须要往下查。

    当日谢景川被俘虏,护国公派人严加看管,任何人都得不靠近一步。

    如果护国公不审问,那就坐实了毒是他派人下的事。

    这回护国公是真为难了。

    董承琅和施大少爷虽然让护国公审问,但护国公还没发话,当日看管谢景川的将士已经被悉数押了进来。

    董承琅和施大少爷不是在逼护国公审问。

    而是这么会儿功夫,这些将士已经被审问过了。

    他们都不承认给施大将军下毒了。

    但护国公去见谢景川的时候,他们就在营帐外把守,营帐隔音效果并不好,护国公和谢景川的谈话,官兵隐约听到几句,其中一句就是下毒。

    护国公勃然大怒,拍案而起,“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往我身上泼脏水了?!”

    他根本就没和谢景川在营帐里说过下毒的事,又怎么可能被人听到?!

    护国公不承认,董承琅激将他,“既然护国公肯定没有给我舅舅下毒,那就不惧我们搜查军营了?”

    护国公气的额头青筋暴起。

    自己派去看守的官兵说听到了下毒二字,他要不让搜查就是怕搜出解药来。

    可他的营帐内真的有解药。

    不过这会儿暗卫应该听到动静,把解药藏起来了。

    护国公放心道,“们只管搜便是!”

    话刚说完,暗卫就进来了,一脸急色。

    施大少爷他们来军中大帐之前,已经派人把护国公的营帐包围起来了,不许任何人进出。

    护国公没想到会这样,气的脸紫成猪肝色。

    话已经说出去,收不回来了。

    一堆官兵把护国公的营帐包围,但谁也没进去,还有一堆围观看热闹的将士,都能作证没人擅闯护国公的营帐。

    施大少爷和董承琅把护国公的营帐打开,当众搜查。

    果真在床板下的暗格中找到了一瓶子药,军医检查,正是解药。

    之前大家就怀疑施大将军中毒是护国公所为,如今找出解药,就算是“坐实”了这事了。

    护国公气的头顶直冒青烟。

    他没想到他堂堂护国公有朝一日会被人逼的哑口无言。

    他手里是有解药,可是他没有毒药啊。

    他要知道施大将军中的毒和镇北王府二少爷的一样,他会不生出警惕心来吗?!

    他手里有解药的事,除了镇北府二少爷和心腹暗卫之外,没人知道。

    他要知道是谁背叛了他,一定将他千刀万剐泄愤!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