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事情和计划的一样顺利,甚至比预料的还要好。

    护国公气的几乎要杀人。

    护国公世子望着护国公道,“父亲,现在施大将军毒还没解,何不趁机……。”

    除掉他三个字,他没有说出口。

    护国公何尝不想除掉施大将军,可施大将军在军中威望不低,事情又闹的这么大,真杀了施大将军,这事瞒不住。

    万一大齐趁机攻城,只怕南梁会一败涂地。

    这件事他没有做过,他也不会受这份冤枉。

    军医确认是解药后,董承琅和施大少爷就带着解药回了施大将军的营帐,把解药给施大将军服下。

    施大将军的手下严阵以待。

    他们是做好了硬碰硬的准备的。

    大敌当前,护国公不想着夺回城池,却要施大将军的命。

    皇上把江山交给他守护,迟早有一天会葬送在他的手中!

    施大将军服下解药,半盏茶的功夫后,军医用针扎施大将军的指尖,施大将军转醒过来。

    连着睡了这么多天,施大将军背都睡僵硬了。

    他浑身无力,气若游丝。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醉酒上,他揉着太阳穴问,“我这是醉了多长时间?”

    施大少爷鼻子发酸。

    父亲死里逃生,可知他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

    董承琅忙把施大将军中毒,他们刚刚从护国公营帐内搜出解药的事告诉施大将军知道。

    施大将军那张脸就从来没有那么难看过。

    护国公世子带来皇上的口谕和美酒,他还以为之前的事一笔勾销了,没想到,他们会在酒里给他下毒!

    董承琅道,“护国公要舅舅的命,都搜出解药了,他还否认,舅舅打算怎么办?”

    施大将军眉头紧锁,“我相信不是护国公给我下的毒。”

    “舅舅!”

    “父亲!”

    董承琅和施大少爷异口同声。

    施大将军抬手道,“让刘将军他们回去练兵,我南梁不能受人挑拨离间。”

    几位将军都在营帐外,施大将军的话气的他们恨不得冲进去。

    人家都欺负到他们头上来,要大将军的命了,他怎么还觉得是挑拨离间?!

    谁能把解药栽赃到护国公的床板下的暗格中去?

    要有这么大的本事,为何不直接偷边关布防图呢?

    直接杀了护国公不比除掉施大将军更容易吗?

    他们唯施大将军马首是瞻,施大将军都选择信任护国公,他们能说什么?

    再者,其实他们也不愿意和护国公闹的太僵,实在是护国公欺人太甚了。

    施大将军让他们去练兵,他们只能听命。

    护国公的人去禀告护国公,护国公松了口气。

    营帐内,董承琅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这回的毒不是他下的,可结果和他想的差不多。

    他以为自家舅舅会生出反心来,没想到他更信任护国公了。

    董承琅看着谢景宸搭在他肩膀的手道,“别拦着我。”

    谢景宸道,“大将军并非信任护国公,只是顾全大局而已。”

    董承琅愣了下,看向施大将军。

    施大将军看谢景宸的眼神带着审度,没想到他内心的想法自己的儿子和外甥都不知道,他却知道。

    “父亲?”施大少爷试探道。

    施大将军看了眼营帐外。

    守在一旁的护卫迈步出去看守营帐。

    施大将军躺的浑身无力,他坐正了道,“护国公想要我手中兵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以前只是想要兵权,如今是连我的命都想一并拿去,我岂能容忍?”

    “只是现在还不到把什么都摆在明面上的时候。”

    军中一乱,消息传到京都,施家上下百十口人,还有长宁侯府一个都别想逃。

    他在军中委曲求全,不正是怕家人受到伤害吗?

    这事董承琅还真没想那么多,现在才知道他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谢景宸道,“赵大少爷尚未举反旗,此事不急。”

    施大将军对朝廷的留被护国公败坏的差不多了,虽然这次毒是他下的。

    施大将军已经在谋出路了,护国公和南梁皇帝是表兄弟,是南梁皇帝最信任的人。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除非换一个皇帝,否则被护国公记恨上,绝没有他的出路。

    有胆量反朝廷的不多,赵诩背后有东临王府残余势力,和大齐关系不错,他是最可能成功的。

    再者施大将军总不会另外扶持一个和自己的外甥过不去。

    尤其董承琅把他们不得已找到赵诩出面去找大齐镇北王世子妃拿药救命的事一起说了。

    赵诩能为了他去大齐,施大将军不能不动容。

    董承琅心里痛快了,不打扰施大将军休息,他出了营帐。

    四下无人,董承琅望着谢景宸道,“到底是不是护国公给我舅舅下毒的?”

    刚刚施大将军说不是的时候,董承琅想了下,还真有那么点可能不是。

    大齐军营里有南梁人,万一症状对上,不是把自己给暴露了吗?

    护国公不至于做这么冒险的事才对,可他手里又有解药。

    “不是,”谢景宸道。

    董承琅望向谢景宸,“怎么会觉得不是?”

    “因为毒是我下的,”谢景宸道。

    “……!!!”

    董承琅脚步停下,眼睛睁圆,不敢置信,“怎么……怎么会是?!”

    声音高了一瞬,又立马压了下来。

    不管谢景宸出于什么原因,至少他坦诚了。

    和董承琅坦白是谢景宸深思熟虑的决定。

    他怕这件事将来会成为施大将军和赵诩之间的隔阂。

    董承琅知道,将来有事,他可以挡在前面。

    “这不是咱们计划的事吗?”谢景宸道。

    “……。”

    董承琅不说话了。

    这是他们的计划,可是做之前好歹和他说一声吧?

    这些天,他担心的吃不下睡不着,他都不告诉他一声!

    还有毒药不是在他手里头吗?

    之前一直拦着他,真下手了却这么干脆利落,这是怕他误事吗?

    “那解药也是陷害护国公的?”董承琅声音压的低低的。

    “不是,”谢景宸否认。

    董承琅一头雾水,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谢景宸是怎么给他舅舅下毒的。

    怎么看他都没有下毒的机会啊。

    不止他舅舅中毒了,酒坛子里也有毒。

    想到这里,董承琅身子一凉。

    一定是扶他舅舅的时候,他往酒坛子里下毒的!

    在军医检查之前,他就扶人那么短的时间靠近过酒坛!

    “哪来的毒药?”董承琅道。

    “我说是捡的,信吗?”谢景宸问道。

    “……。”

    董承琅望着谢景宸。

    谢景宸目不躲闪。

    “真是捡的?”董承琅问道。

    “……。”

    那边有人过来,谢景宸正好避开这个话题。

    但没想到来人正是找他的。

    护国公世子找他。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