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转眼,十天过去了。

    这一天,天蓝云白,清风徐徐。

    离开王宫许久的北漠公主终于回家了。

    知道女儿没事,北漠王就放心了,也没有苛责荆山公主。

    荆山公主在北漠王后怀中撒娇,北漠王后瞪着她,“还知道回来?!”

    失踪后,她是吃不下睡不着,白日里打个盹,都在做噩梦。

    他们都以为她被抓到了南梁京都,谁想到半道上被人救下了。

    被人救了是好事,可她这女儿是怎么做到安心待在南梁赵相家中,也不给他们送封信的?!

    要不是他皇兄发现了,她是不是打算一直待在赵家不回来了?

    北漠王后知道女大不中留,可那是南梁,和他们北漠有仇的南梁。

    北漠王后恼的厉害,但荆山公主一点都不怕,抱着自家母后撒娇,闹不了一会儿,北漠王后就怒气全消了。

    能毫发无损的回来已经是万幸了,还奢求什么呢?

    宫女秀儿已经换回了宫女打扮,荆山公主替自己的贴身宫女讨赏,“母后,这回秀儿可是立了大功,替女儿吃了不少的苦头,您可得好好赏她。”

    秀儿忙道,“这都是奴婢应该做的。”

    北漠王后看着她笑道,“该的功劳也不必谦虚,是金山公主的事已经传到南梁了,北漠会补一个册封公主的仪式,以后就是本宫的女儿了,无需再做宫女打扮。”

    秀儿忙道,“奴婢不敢当。”

    “还自称奴婢,该改口叫母后了,”北漠王后笑道。

    “……是,母后。”

    “起来吧,”北漠王后笑道。

    荆山公主把秀儿扶起来,道,“放心吧,我不会让嫁给南梁太子的。”

    不是不会嫁,是南梁太子压根就不会娶她。

    人家要娶的是北漠最受宠的公主,不是她一个没法拿来威胁北漠的小宫女。

    不过她一个宫女能被册封为公主,已经是几世修来的福分了。

    秀儿跪下谢恩。

    册封公主是大事,要筹备的事情多。

    这边北漠还没有举办册封公主的仪式,那边南梁的聘礼已经送到北漠了。

    南梁太子对金山公主一往情深,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金山公主走后第二天,南梁太子就让人准备聘礼,准备迎娶金山公主过门。

    这不,北漠大皇子回到北漠不过三天,南梁使臣就把聘礼送到了。

    北漠高高兴兴的收了聘礼,没摆任何的脸色,态度好的南梁使臣都觉得不对劲。

    要是北漠这么高兴嫁公主,南梁也犯不着把北漠公主绑架到南梁折腾这么一通啊。

    南梁使臣觉得不大对劲,找人一打听,当场吓瘫。

    北漠王最宠爱的公主是荆山公主,不是金山公主。

    他们见到的北漠公主是假的!

    南梁使臣能在明知道公主是假的情况下任由北漠嫁一个假公主给他们太子吗?

    南梁使臣找北漠王要求嫁荆山公主。

    这一要求,被北漠驳回了。

    虽然嫁的不是荆山公主,但他们北漠确实有个金山公主,也就是他们南梁太子认可的北漠公主。

    南梁使臣道,“那是假公主,只不过是荆山公主的一个宫女而已!”

    “我们南梁对北漠恩同再造,北漠就这么对待我们南梁吗?!”

    不提这事还好,提前来真是火上浇油。

    北漠大臣不快道,“什么假公主?”

    “金山公主虽不是我们北漠王亲生,却也是正儿八经下圣旨昭告天下册封的公主!”

    “在南梁眼中,我们北漠圣旨册封的公主不是公主吗?!”

    南梁使臣辩驳道,“至少在签下这份婚书的时候,北漠没有金山公主!”

    后补的圣旨,是欺人太甚。

    北漠大臣笑了,“谁告诉我们大皇子签下婚书的时候,北漠没有金山公主?”

    嗯。

    在北漠大皇子签下婚书的前一天,北漠王收了个义女,昭告天下册封为金山公主。

    没人知道这个金山公主是谁,圣旨突然昭告天下,北漠揣测纷纭。

    北漠大臣还觉得这封号和荆山公主的太像了,想不混淆都难,奏请北漠王改了。

    北漠王说北漠王后做了噩梦,梦到荆山公主出事了。

    他找了得道高僧算了,收这么个义女,是替荆山公主挡灾的,这才堵住了那些大臣的嘴。

    因为并没有见到北漠王收的义女公主,又对外宣称挡灾,大家都以为只是挂个名而已。

    到前几日,才知道金山公主就是荆山公主的贴身宫女秀儿。

    北漠王收了秀儿做金山公主,南梁太子要娶的也是秀儿,这封婚书没有任何问题。

    册封公主的圣旨昭告天下,南梁使臣若有质疑,可以去宫外询问。

    再者,北漠都城肯定有南梁人,北漠会骗他们,他们自己人总不会吧?

    南梁使臣这才明白过来,北漠早就想好了偷梁换柱这一招,他们南梁被吃的死死的。

    的确,北漠大皇子知道荆山公主不在南梁京都后,就想了这么个招。

    下旨册封个给自家皇妹挡灾的公主,需要那就是真的,不需要那就是废了张圣旨而已,对北漠来说,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北漠大皇子当初迟迟不肯签婚书,就是在等北漠先下旨,省的落人口舌。

    如今他和荆山公主都回了北漠了,北漠也确实有金山公主,如果南梁执意要娶,那北漠便履行婚约把金山公主嫁给南梁太子。

    嗯。

    现在不是南梁怕北漠不肯嫁公主,而是南梁怕北漠逼他们南梁履行婚约。

    收的义女而已,别说嫁去南梁,就是嫁到天边都不会心疼,可他们南梁太子身份尊贵,却娶了个宫女,还不得笑掉人的大牙?

    他们南梁还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蠢事过。

    南梁使臣不敢擅作主张,匆匆派人回南梁禀告南梁皇上和太子。

    可怜赵诩,从军营赶回赵家,就得知南梁太子派人去北漠下聘的事。

    赵诩要去北漠,被赵相拦下了,且不说他揍了北漠大皇子两回的事,北漠大皇子已经签下了婚约书,他去有什么用?

    他和荆山公主这辈子是有缘无分了。

    赵诩不肯放弃。

    赵相派人把赵诩关起来,不许他去北漠。

    赵诩被关了两天才逃出来,快马加鞭赶到北漠,就得知了这么个大乌龙。

    此金山公主非彼荆山公主。

    赵诩,“……。”

    护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