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董承琅惊讶之余难掩羡慕,“那岂不是百毒不侵了?”

    谢景宸摇头,“只是一般的毒我能抵抗或能延缓毒发时间。”

    可就是这样也够叫人羡慕了。

    没有人怀疑谢景宸说的话,尤其是董承琅,总不至于护国公给他下毒,却给谢景宸解药。

    施大将军眼底寒芒闪烁,他了解东乡侯和王爷,他们都不屑在战场上用下毒这样下三烂的手段,可护国公给他们下毒,被大齐活捉来逼他退兵,这不等于是将城池拱手相让吗?

    这一点,施大将军实在想不通,董承琅猜测道,“莫非护国公是没把握守住城池,又怕折损军威,被皇上责骂,让我和表哥担下丢失城池之过?”

    施大将军猜也是这可能,但谁也没有证据,他还欠了护国公一份人情。

    谢景宸站在一旁,他嗅出几分不寻常来。

    前几天,他才诱使护国公世子除掉飞虎军,今天护国公就白白送了座城池出去。

    直觉告诉他这座城池的丢失和护国公要除掉飞虎军有关。

    虽然没人知道飞虎军到底是怎么被灭的,但飞虎军在哪里被灭的却是人尽皆知。

    当年,飞虎军不就是在夺下这座城池后被灭的吗?

    只是和当年不同的是,这回是护国公拱手相让,当年飞虎军却是攻打了两天两夜才把城池夺下来……

    当年夺这座城池,东乡侯是亲身经历的,城池易守难攻,他已经做好了一两个月都攻打不下来的准备,没想到却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把城池夺了下来?

    这种出乎意料的感觉实在叫人不踏实。

    大齐活捉了施大将军的儿子和外甥,凭着护国公和施大将军的内斗,他应该趁机落井下石才对,却为了施大将军做出这么大的退让,这么反常怎么能叫人安心?

    不过东乡侯的不安,没有影响将士们又攻下一座城池的喜悦,尤其谢景川。

    这回活捉董承琅和施大少爷,逼退护国公,他居功至伟。

    谢景川的威望已经压过南安郡王他们,几乎能和苏崇一较高下了。

    被活捉,被揍的鼻青脸肿的耻辱,随着活捉董承琅和施大少爷一雪而尽。

    唯一不满的就是没能活捉谢景宸了。

    不过这样,他已经很满足了。

    这边谢景川沉浸在立下大功的喜悦中,东乡侯和王爷对他论功行赏,那边护国公世子听手下将士禀告谢景宸喝了水却没有中毒的事。

    “确定他喝了水?”护国公世子怀疑道。

    将士点头。

    不是确定,他不会来禀告。

    护国公世子相信没人敢和他开这样的玩笑。

    董承琅和施大少爷被活捉足以证明药下成功了,可同样喝了水,为什么他没有中毒?

    护国公世子想不明白,他派人把谢景宸叫了来。

    来的次数多了,谢景宸不向之前那般拘束了,道,“世子爷叫我来是?”

    “长宁侯世子和施大少爷出什么事了,怎么会被活捉?”护国公世子问道。

    为什么被活捉,他不是应该最清楚的吗?

    人家和他装傻,谢景宸只能配合装不知道,“他们两中毒了,怀疑是和护国公给他们下的毒。”

    护国公世子脸色一变,怒而拍桌子道,“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谢景宸看着他道,“因为护国公为了救他们放弃了城池,他们虽然心有怀疑,没有确凿证据,不敢找护国公质问,现在在暗中查谁在水囊中下的毒。”

    “还有呢?”护国公世子问道。

    “施大将军觉得护国公今儿救长宁侯世子他们而放弃城池有些匪夷所思,怀疑护国公是不是要和当年一样借南梁险峻地势除掉飞虎军。”

    谢景宸说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护国公世子,没有错过他眼底流泻出来的嫌弃。

    那是种被人猜中想法的不快。

    谢景宸还真有点怕飞虎军再次中招,毕竟当年飞虎军全军覆没,至今都不知道原因何在。

    他得回大齐军营告诉东乡侯一声。

    正好这时候,有官兵端了两盘子糕点进来。

    护国公世子便赏了谢景宸几块。

    谢景宸推辞,护国公世子不虞道,“莫不是怕本世子赏的糕点有毒?”

    谢景宸看着护国公世子道,“不敢。”

    “不敢就吃吧,”护国公世子催道。

    谢景宸拿了一块,当着护国公世子的面把糕点吃了下去。

    吃完了,就退下了。

    从护国公世子的营帐内出来,谢景宸就发现到有人盯着他,他没管,该做什么做什么。

    就算护国公世子知道他不会中毒又如何?

    给他下了两回毒的事,护国公世子根本不敢闹大。

    倒是护国公得知此事后,把谢景宸找去询问,谢景宸挠额头道,“我也在想为什么我不中毒呢。”

    一句话把护国公噎了个半死。

    人家自己都好奇,能问出缘由来才怪了。

    三天后,谢景宸借口去镇子上帮董承琅买东西,易容改貌回了大齐。

    东乡侯不安了几天,从谢景宸处确认护国公是针对飞虎军的,心反倒安定了。

    这么多年,他求的不就是当年飞虎军被灭的真相吗?

    查了这么多年,一无所获,如今南梁护国公要故技重施,他必须抓牢这次机会,将真相一举挖出来。

    只是如此一来,他就要赌上八千飞虎军的性命。

    成功——

    将如愿洗刷当年的冤屈。

    失败——

    飞虎军将重蹈覆辙。

    东乡侯行事一向果断,可这一次他犹豫了。

    为了重建飞虎军,他吃了太多的苦头。

    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眼前,那种痛苦他不想再尝试一回。

    若失败了,他没有当年那份勇气再重建飞虎军了。

    是不是配合护国公走当年的老路,东乡侯迟迟拿不定主意,他把当年仅剩的飞虎军叫来共同商议。

    想到当年,一个个鼻子泛酸,恨意遍布全身。

    当年他们就该和那八千兄弟一同赴死,活到今天,不就是想找出当年飞虎军被灭的真相吗?

    如今真相就在眼前了,他们岂能退缩?

    “飞虎军不惧死,我们只想要死个明白!”林叔哽咽道。

    其他人和林叔一样想法。

    兄弟们都赞同冒险求真相。

    东乡侯站起来道,“那这回不成功便成仁!”

    有飞虎军老将大笑一声,道,“最坏的结果不过是隔了十六年,我们去追大将军的脚步罢了,黄泉路上,有那么多兄弟在等着我们,又何惧之?”

    十几个兄弟把十六年前飞虎军被灭之前的回忆都翻出来。

    十几年都没能愈合的伤口被剥开,鲜血淋漓。

    东乡侯撑着桌案道,“回去让兄弟们写好家书。”

    “三天后,我们攻城!”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