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梁太子一直知道自打太子妃过世后,长宁侯世子对他的态度就一落千丈,或者说从一开始长宁侯世子就反对自己的妹妹嫁入皇家,只是皇命难为。

    如果赵诩反朝廷,拉拢长宁侯世子极其容易,而长宁侯世子的背后有施大将军。

    如果施大将军对朝廷生了反心,后果不堪设想。

    思及此,南梁太子的眸底闪过一抹杀意。

    再说谢景宸和董承琅,目送赵诩离开后,两人也没有了逛街的心情,准备回军营了。

    一路上,董承琅一直看着谢景宸,眸底是化不开的疑惑和不解。

    先前赵诩并不认识谢景宸,还是他帮忙介绍的。

    可是走的时候,谢景宸追上去和赵诩说了几句话,赵诩的激动和不敢置信,他都看在眼里。

    两人不仅认识,还像是许久未见的旧相识。

    谢景宸瞥头,和董承琅四目相对。

    董承琅下意识的把眸光移开了,心虚啊。

    毕竟谢景宸救过他好多回了,真心实意的帮他,帮赵家更是不含糊。

    他不应该对他有所怀疑。

    可今儿发生的事他不得不怀疑。

    董承琅再一次望向谢景宸道,“的脸……。”

    “我易容了,”谢景宸道。

    董承琅,“……!!!”

    云淡风轻的语气,却犹如一块巨石扔进湖里,溅了董承琅一脸。

    易容了?!

    他居然易容了?!

    救了他这么多回,在一个营帐内住了这么久,他居然连人家真面目长什么样子他都没见过?!

    他一直纳闷谢景宸这张脸配不上他的才华,没想到他的直觉是对的!

    这就是一张假脸!

    “易容了为什么不告诉我?”董承琅质问道。

    “还不到时候,”谢景宸道。

    董承琅眉头拧成川字。

    告诉他易容,这么点事还需要挑时候吗?

    知道董承琅好奇,谢景宸看着他道,“等到施大将军和赵大少爷里应外合的时候,我就会告诉。”

    “如果我舅舅反悔了呢?”董承琅问道。

    “太子已经知道和赵大少爷暗中联络的事了,舅舅施大将军还有反悔的余地吗?”谢景宸的声音被风吹散。

    董承琅心头被重重一击。

    顾着杀刺客,一心疑惑赵诩为什么不认识谢景宸,早把南梁太子派了暗卫盯梢的事给抛诸脑后了。

    谢景宸一提醒,董承琅暗叫一声不好!

    他望向谢景宸,眸光带了几分审度,“不是故意放过那暗卫的吧?”

    虽然谢景宸也很向着他,但毕竟赵大少爷才是他的主子。

    他肯定会更向着赵大少爷。

    谢景宸摇头。

    他倒没有故意放走那暗卫,只是暗卫的离开对他来说利大于弊就是了。

    护国公死了,朝中没有人比施大将军更合适带兵打仗了。

    南梁皇上在无人可用的情况下势必会重用施大将军。

    只是没想到南梁太子会来军营接手护国公留下的兵权。

    但他毕竟是南梁太子,不会一直待在边关,南梁太子此行更重要的还是培养自己的势力。

    谢景宸在军营待了许久,除了心思深沉的南梁太子领兵打仗的本事尚不明确之外,其他将军没有能和施大将军抗衡的。

    为了对抗大齐,南梁太子势必会重用施大将军。

    一旦得到重用,施大将军还真不一定会兑现对赵诩的承诺。

    毕竟就算施大将军同意,他手下的那些将军也不愿意冒这样的风险。

    但——

    如果南梁太子发现施大将军有异心了,他和朝廷还会重用施大将军吗?

    非但不会,还会尽一切可能削弱施大将军手中的兵权,除掉施大将军,以绝后患。

    放跑那个暗卫,就等于是绝了施大将军反悔的机会了。

    可能是天要亡南梁了,刺杀赵诩的刺客只要晚一会儿,即便他不杀暗卫,董承琅反应过来也会杀了他。

    这一打岔,暗卫逃了,南梁太子应该已经知道这事了。

    董承琅望着谢景宸道,“李兄,快帮我想想这事还有没有办法圆过去……。”

    谢景宸思岑了片刻,进军营的时候,在董承琅耳边低语了几句。

    董承琅回了军营后,就直接去了南梁太子的营帐。

    他怒气冲冲的去。

    护卫阻拦,被董承琅一把推开。

    营帐内,南梁太子在看兵书,见董承琅进来,脸色不虞。

    董承琅走上前,手撑着桌案道,“为什么要派人盯着我?!”

    南梁太子眉头一皱。

    “知道我派了人跟踪?”他道。

    “不是知道人是派去的,以为他还能活着回来吗?”董承琅冷漠道。

    董承琅这一招先发制人,显得和赵诩见面这件事坦荡,不惧南梁太子怀疑。

    南梁太子看着他,“本太子若不派人盯着,还真不知道和赵相之子的关系这么好。”

    “我和他的关系一向就不错,”董承琅道。

    董承琅这一承认,南梁太子反倒觉得自己先前是多心了。

    如果董承琅知道赵诩谋逆,不会在发现暗卫跟踪的情况下还去见他。

    正想着呢,董承琅望着他,“赵兄说朝廷派人追杀他,他犯什么事了?”

    “他没告诉?”南梁太子问道。

    “他让我来问,”董承琅没好气道。

    南梁太子眼底闪过一抹寒芒。

    他派人挟持北漠荆山公主,结果被赵诩半道把人劫走了,这么阴险狡诈又丢脸的事能往外说吗?

    南梁太子翻了一页兵书,“本太子乏了,退下吧。”

    董承琅盯了南梁太子会儿,护卫过来请董承琅出去。

    董承琅愤而转身。

    不过心底却是松了口气,他回去的时候,谢景宸正在倒茶。

    他端起茶盏灌了两口。

    他望着谢景宸道,“怎么不问问我太子有没有打消猜疑?”

    谢景宸看着他道,“看样子就知道了。”

    这句话回答的巧妙。

    听在董承琅耳中是对他演技的肯定。

    可谢景宸要说的肯定不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

    正如董承琅说的,南梁太子生性多疑。

    一颗怀疑的种子种下了,哪那么容易打消?

    就算暂时压下了,也会时不时的冒出头来,甚至可能越是折腾,怀疑越大。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