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董承琅喝了盏茶后,谢景宸让他把南梁太子派人跟踪他的事告知施大将军知道,好让施大将军有个心理准备。

    施大将军听说了这事后,都不知道该不该揍董承琅一顿。

    太子来军营,他不好生待着,却要跑镇子上去,这不明摆着不把太子当回事吗?

    可若不是去镇子上,不会帮赵诩除掉刺客,也不知道原来太子对他们已经防备到这种程度了。

    施大将军和谢景宸的看法一致。

    南梁太子一旦怀疑,绝没有那么容易再信任他们。

    如今护国公被杀,太子又在边关,正是转移施家人的好时机。

    在施家人和长宁侯府众人转移到安全地方之前,决不能掉以轻心打草惊蛇。

    至此,谢景宸才相信施大将军是真的向着赵诩了。

    南梁太子志在吞并大齐,第二天,就召集军中将士商议军情,夺回城池,活捉东乡侯给护国公报仇。

    这么高的目标,南梁将士压力很大。

    施大将军该提意见提意见,让他带兵他就带兵,一切以南梁太子为主。

    说尽职,很尽职。

    说敷衍,也够敷衍。

    南梁太子身边将士对施大将军的态度意见不一。

    而施大将军提的意见,南梁太子觉得有可取之处,但谈不上惊艳。

    南梁太子到边关半个月,小打小闹了几回,赢少输多。

    他召集护国公旧部,对着雪姨娘偷回来的边关布防图,制定了作战方案。

    施大将军对边关布防图心存怀疑。

    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拿到手了?

    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施大将军是心疼手下的将士,实在不愿意他们无辜牺牲,才说这么驳南梁太子面子的话。

    果不其然,施大将军一声轻易二字惹怒了南梁太子。

    为了这张边关布防图,雪媚娘在大齐潜伏了多久,又和镇北王府三老爷周旋了许久才拿到手的。

    施大将军只看到了结果,却没想过拿到边关布防图的艰辛!

    难道他堂堂南梁太子身边就没几个可靠之人吗?!

    南梁太子一意孤行,施大将军能说什么呢,连护国公他都反抗不了,何况是南梁太子,除了听命行事,他别无选择。

    两天后,南梁将士们吃饱喝足后便攻打大齐。

    对着一张让他们故意偷到手的图纸制定出来的作战方案,怎么可能会胜?

    不出意料的——

    南梁一败涂地。

    一交手就知道边关布防图是假的,南梁太子撑着桌子,气的面目狰狞。

    就在南梁太子气的要杀人的时候,赵大少爷起兵的消息传到了军营。

    赵大少爷以东临王府遗孤元诩的身份起兵了。

    消息传到军营,所有人都震惊了。

    虽然董承琅和施大将军他们早就知道了,但也得装不知道。

    其他不知情的人就更震惊了。

    当年东临王府是被诛九族的。

    无一活口留下。

    之前有东临王府衡阳郡主还活着,如今是大齐镇北王妃的流言,但没人知道流言是真是假。

    现在又冒出来一个东临王府遗孤。

    军中有不少老将,甚至有不少跟着东临王打过仗。

    他们都知道东临王府被诛九族之前,东临王世子和赵相的妹妹有婚约,即将迎娶赵相之妹,也就是当今的凌王妃为妻,赵大少爷是东临王府血脉,那他的生母岂不是凌王妃了?

    大家都觉得这事太过匪夷所思,但如果赵大少爷不是东临王府血脉,他绝不可能号召东临王府旧部效忠他,跟着他起兵推翻朝廷。

    南梁太子野心勃勃,想吞并大齐和北漠,他低估了大齐,没想到一个大齐就够南梁焦头烂额了,如今赵诩又起兵推翻朝廷,护国公又被杀了,这对南梁来说,无疑是雪上添霜。

    大齐有崇国公和齐王内乱,半道劫持朝廷运到边关的粮草,如今赵诩也故技重施,劫了朝廷送往边关的粮草和饷银。

    粮草不济,再加上大齐兵强马壮,南梁节节败退,军心涣散。

    再又一次吃败仗后,南梁将士劝南梁太子歇战了。

    攘外必先安内,朝廷没法同时应付大齐的进攻和内乱。

    南梁太子觉得南梁丢不起这人。

    这场战乱是南梁先挑起的,丢了几座城池后,却要向大齐求和,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南梁太子不愿意做这么丢脸的事,但也没再和大齐开战,高挂免战牌。

    这一天,是南梁高挂免战牌的第七天。

    大齐军营,一派祥和。

    只是南安郡王他们一脸不爽,早知道打不了几天仗,他还不如和苏崇一起押送谢景川回京呢。

    打仗又不打仗,求和又不求和,就这么挂着免战牌,到底几个意思啊?

    边关风沙这么大,他们不想在风沙中蹉跎人生啊。

    站在城墙上,南安郡王他们百无聊赖。

    南梁,皇宫。

    御书房内,南梁皇帝把奏折重重的扔在地上。

    那张脸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自打南梁皇帝登基后,苛政杂税,南梁怨声载道,如今赵诩打着推翻暴政的旗号起兵,一呼百应。

    南梁皇帝后悔当初没有杀了赵相,准他辞官回乡。

    正气的脑壳疼,南梁皇后匆匆赶来。

    南梁皇后心情不好,请了几位贵夫人进宫陪她解闷,闲聊之时,发现不大对劲。

    施大将军府老夫人病重的事,南梁皇后知道,施家已经闭门谢客几天了,一聊天才发现,不止施大将军府闭门谢客,还有施大将军麾下几位将军也不见客了。

    一两个又是不见客很正常,一连这么多人都不见客,这明显是有问题。

    南梁皇帝觉察不对劲,施大将军府有他派去的卧底,施大将军府不对劲,却没有及时禀告他知道。

    南梁皇帝派人去查。

    施大将军府已经人去楼空了。

    长宁侯府倒是大门敞开,可是长宁侯夫人不见了,长宁侯前些天请命护送粮草去边关。

    南梁皇帝再昏庸,也知道施大将军一党也起了反心了。

    他派人八百里加急送密信去边关告知南梁太子。

    嗯。

    这封密信在半道上被赵诩劫了下来。

    不过这封密信最后还是送到了边关,不过不是给南梁太子,而是施大将军。

    赵诩和赵相看过密信后,换了个信封,以家书的名义快马加鞭送到了边关,交到施大将军手中。

    施大将军看过信后,知道现在是他不得不离开军营的时候了,当即召集几个心腹部下,当天晚上,南梁太子还在辗转反侧时,施大将军带着兵马离开了军营。

    军营里所有的战马都被带走了。

    南梁太子想追都追不上。

    施大将军带着四万大军去和赵诩汇合。

    这一天,天擦黑了,施大将军才敢到赵家。

    这个赵家已经不是当初荆山公主待的赵家了,是赵相一家暂时落脚之地。

    赵相和施大将军同朝为官多年,一个文臣一个武将,虽然没有起过什么大冲突,但文臣武将的矛盾也不少。

    赵诩给施大将军作揖,“有施大将军和诸位将军助我,何愁大事不成?”

    施大少爷说起东临王府,言语间尽是敬佩。

    赵相请他进屋说话。

    从进门到坐下的功夫,赵相和施大将军就把董承琅和赵大姑娘的亲事定下了。

    谢景宸,“……。”

    董承琅,“……!!!”

    谢景宸扶额。

    虽然正中他下怀,但不得不说一句这亲事定的也太快了点儿。

    要不是知道施大将军没和赵相通过气,他都怀疑他们两早就盘算好了。

    董承琅要上前反抗,婚姻大事,岂能这么儿戏啊。

    不过谢景宸把他拦下了。

    反抗什么?

    施大将军刚反了朝廷,这时候说不愿意娶赵大姑娘,这不是让大家都不快吗?

    赵相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董承琅,这是取信于施大将军。

    难道赵相不知道董承琅的亲事该长宁侯做主,而不是施大将军这个舅舅拿主意吗?

    董承琅反抗道,“别拦我。”

    谢景宸看着他道,“坑了施大将军那么多回,也该让施大将军坑一回了。”

    董承琅,“……。”

    只这一句,董承琅就怂了。

    赵家早得知施大将军要来,命人备下美酒佳肴。

    大家觥筹交错,相谈甚欢。

    知道他们赶来赵家,奔波劳累,赵相让他们早些歇息,明日再商谈要事。

    董承琅喝的有点醉,这么草率的把亲事定下,一堆人给他道贺,向他敬酒,还不能不给面子不喝。

    不过他是装醉的,他酒量还不错。

    谢景宸扶他回屋,前面小厮带路。

    谢景宸知道董承琅在装醉,恨不得把他扔半道上才好。

    回屋后,谢景宸把董承琅扶躺下,有小厮在,董承琅也不好让人知道他在装醉。

    只是刚躺下,过来一小厮道,“我家大少爷有请。”

    谢景宸就出去了。

    董承琅那叫一个心急火燎啊。

    他还想看看李兄真面目呢!

    一路上都在搪塞他,现在都到赵家了,没理由再拒绝了吧。

    要真拒绝,他要来硬的了!

    藏藏掖掖的,一个脸有什么不能看的?!

    董承琅耐不住性子等,他起身出去了。

    赵诩在凉亭等谢景宸。

    董承琅飞檐走壁,更快到凉亭。

    他一屁股坐在赵诩对面,望着迈步上台阶的谢景宸道,“要坐下可以,把人皮面具摘了先。”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