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董承琅的声音带着毋庸拒绝。

    为了看真面目专程跑来,又是当着赵诩的面说的,岂能让谢景宸避过去了?

    赵诩也望着谢景宸。

    眼前这张脸平平无奇,看着真不大顺眼。

    谢景宸走上来,董承琅给自己倒茶,又给谢景宸倒一盏。

    一边斟茶,一边回头望去。

    谢景宸抬手将面具撕下来,露出那张妖孽般的容颜。

    这么一张俊美绝伦,人见人羡的脸,记性再差的人也会过目难忘。

    董承琅,“……!!!”

    他手中的茶壶还保持倾倒姿势,这一懵怔,茶盏满溢了出来。

    “茶,”赵诩提醒道。

    董承琅反应过来,赶紧把茶壶放下。

    赵诩已经起身了,唤道,“表哥。”

    看到谢景宸的脸,董承琅还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肯定,赵诩这一声呼唤,彻底坐实了谢景宸的身份。

    大齐镇北王世子。

    虽然镇北王妃就是东临王府衡阳郡主的流言早满天飞了。

    但流言毕竟是流言,做不得真。

    这个流言对谢景宸和王妃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而赵诩这一声表哥无疑是坐实了这个流言。

    谢景宸进赵家许久了,赵诩都没有和他单独说过话。

    当着董承琅的面承认,这说明他信任董承琅。

    董承琅望着谢景宸。

    还是无法相信大齐皇上的女婿,锦宁公主的驸马,大齐镇北王世子给他做了几个月的跟班。

    “……不是遭遇了雪崩吗?!”董承琅的声音飘的厉害。

    谢景宸在赵诩身边坐下道,“是遭遇了雪崩,侥幸没死。”

    “多亏了表哥暗中相助,”赵诩感激道。

    若没有谢景宸,董承琅早就死在大齐箭下了。

    又怎么可能向着他,更别提拉拢施大将军帮他了。

    谢景宸拍着赵诩肩膀道,“东临王府毕竟是我外祖家,虽然不能明着相认,但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帮东临王府伸冤,我怎么能什么都不做?”

    “只是我能帮忙的地方有限,接下来就全靠自己了。”

    回到大齐,谢景宸就算想帮忙也鞭长莫及了。

    赵诩给谢景宸倒酒,“表哥太自谦了,这南梁的江山,已经帮我打下来一半了。”

    撇开拉拢施大将军不说,还帮忙除掉了护国公,察觉北漠郕王还活着,人就在南梁的事,还给他送信让他救荆山公主……

    虽然让他办的事,他给办砸了。

    但他一定会迎娶荆山公主。

    南梁和北漠郕王勾结,等这桩案子掀起来,北漠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赵诩敬了谢景宸三杯酒,董承琅还在懵怔中没回过神来。

    赵诩再给谢景宸倒酒的时候,董承琅抬手阻拦,“先让我捋一捋。”

    他现在脑子懵的厉害。

    谢景宸和赵诩都望着他。

    董承琅在想谢景宸是怎么靠近他的,救他一事是真,不带任何的掺假。

    但是!

    董承琅没忘记他奉命去抢粮草时发生的事。

    那日,他要射杀镇北王世子妃,被谢景宸打落在地,他望着谢景宸道,“是故意搜镇北王世子妃的身,拿银票给我,好借我的手发出信号弹,给东乡侯通风报信是不是?”

    “是,”谢景宸大方承认了。

    “飞虎军少将带人夜袭军营,准备烧粮草,却及时撤退,是给他们通风报信的?”董承琅声音再高两分。

    “是。”

    “后来粮草无故起火也是的手笔了?”董承琅再问。

    “也是我。”

    “……!!!”

    董承琅惊站了起来。

    虽然做好了心里准备,但真听谢景宸承认,董承琅还是承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自打谢景宸救过他一回后,就跟在他身边了。

    可以说他走到哪里,谢景宸就跟到哪儿,却没想过背着他做了这么多的事!

    谢景宸给董承琅倒酒,为利用了他说一声抱歉。

    董承琅没有接酒杯,而是问道,“老实告诉我,我裤子着火是不是干的?!”

    谢景宸,“……。”

    话题一下子从边关大事变成个人私事,谢景宸还真有点转不过来。

    要命的是,前几件他坦然承认了,这一件他还真有点难以启齿。

    谢景宸没说话,董承琅气大了,“果然是!”

    “怎么能烧我的裤子呢?!”

    “……。”

    谢景宸觉得烧他的裤子总比偷换要好。

    董承琅一屁股坐下道,“是怎么烧掉我裤子的,还有是怎么烧掉粮草的?”

    谢景宸扶额道,“用望远镜烧的。”

    董承琅眉头一皱。

    差点忘了。

    那日大齐南安郡王落下一望远镜,只是送到他舅舅手里的时候是坏的,并不能用。

    原来——

    又是他捣的鬼!

    说起这事,董承琅就心疼。

    当着他的面捡起的望远镜,谁能想到过个手的功夫,就让人在眼皮子底下动了手脚?

    这要不是谢景宸主动说及,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想到自己可能被卖了很多次,他还喜滋滋的帮人数钱,董承琅心底就郁闷的厉害,更要命的是,谢景宸是赵诩的表哥,他如今拉着舅舅站到赵诩这条船上,还要成为人家的妹夫了,撕破脸的机会都没有了。

    还有望远镜怎么能烧掉粮草?

    董承琅一定要弄清楚。

    谢景宸倒也不瞒他,如实相告。

    董承琅没想到那么多的粮草竟然是被一块小小镜片给烧没的。

    然后——

    董承琅拍着桌子道,“送我一个望远镜,骗我的事一笔勾销!”

    谢景宸一脸为难。

    董承琅两眼瞪他,没得商量。

    谢景宸道,“我送一个倒不是不行,只是……。”

    “只是什么?”

    “得保证那望远镜不会用在和大齐交战上,”谢景宸道。

    不然回头皇上和东乡侯怪罪下来,他也吃不消。

    董承琅一口允诺。

    董承琅也不是扭捏之人,毕竟从南梁京都回军营,他就知道谢景宸是赵诩的人了。

    虽然谢景宸隐瞒了自己是大齐人的事。

    但他也在大齐箭下救过董承琅好几回,算是功过相抵了。

    事情说开了,心里的芥蒂也就消了,董承琅看着谢景宸的脸道,“以前的脸配不上的才华。”

    “现在我倒觉得的才华配不上的脸了。”

    谢景宸,“……。”

    “还有在南梁做卧底,大齐用不着对那么狠,又是吊起来,又是鞭笞吧?”董承琅道。

    “……。”

    “我在大齐地位不高,”谢景宸心累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