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赵诩能娶到荆山公主,那他推翻南梁朝廷的事就有八成把握了。

    这个忙,谢景宸不能不帮。

    再者,哪怕荆山公主不是北漠公主,只是一个寻常女子,她也是赵诩倾慕的姑娘,表弟的心上人,做表哥的帮忙求亲也应该,何况赵诩和荆山公主能走到一起还是谢景宸牵的线。

    只是他们两本事太大,硬生生的把一根权谋线扯成了姻缘线。

    谢景宸在赵家待了一天,这一天过的和在军营里没什么区别,施大将军和赵相他们商议军情,谢景宸在一旁看着。

    谢景宸毕竟不是南梁人,不通南梁地貌,也不懂各守城将士的品性,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他就不发表看法了。

    只是施大将军很看重他,几次问他,谢景宸就随便说了几句。

    这一天,谢景宸和赵相他们一家用的饭。

    不过赵大姑娘不在,落水伤寒了,没法出门。

    赵相和夫人对谢景宸多有感激,自是不提。

    翌日,谢景宸就启程回边关了。

    赵诩和董承琅相送十里。

    “这一别,就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赵诩伤感道。

    谢景宸拍着他肩膀道,“等成事,我会亲自来南梁道贺。”

    “那时候,没准儿母妃也会来。”

    东临王府能洗刷冤屈,王妃应该是最高兴的。

    离开南梁故土十几年,王妃肯定会想回来祭拜下列祖列宗。

    王爷亏待王妃太多,这么点小要求,王爷不会不答应。

    赵诩点头。

    重聚的这一天,不会太久的。

    谢景宸望向董承琅,拍他肩膀道,“不止我,南安郡王他们也拿当兄弟。”

    董承琅,“……。”

    南安郡王?

    那个差点用烙铁逼他招供的南安郡王?

    他能不能说那天之后,他连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噩梦里全是他们。

    只是谢景宸这么说,南安郡王又是赵诩的兄弟。

    这兄弟,反正不管他认不认,都是他的兄弟。

    董承琅,“……。”

    “来不及喝和赵表妹的喜酒了,贺礼我会差人送来,”谢景宸道。

    董承琅心累。

    贺礼不贺礼的他无所谓。

    以后不要再踹他就行了。

    不过这一别,想被踹也没那机会了。

    依依惜别了会儿,谢景宸翻身上马。

    “望自珍重,”谢景宸道。

    说完,谢景宸骑马离开。

    赵诩和董承琅目送谢景宸走远,看不见了才翻身上马回府。

    他们三人一起出的门,结果只回来两人。

    施大将军见了道,“李牛呢?”

    董承琅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赵诩道,“我爹派他去办事了。”

    赵相暗瞪赵诩一眼,哪有这样做儿子的,拿他这个爹做挡箭牌。

    施大将军望着赵相,“相爷定是有要紧事托他去办了,那小子年纪不大,心思之缜密,远胜过他们几个小辈,我正想向相爷讨了带在身边悉心培养,将来必定是大少爷的左膀右臂。”

    赵相,“……。”

    赵相还真不知道怎么接话。

    他们这些人还真没有资格培养大齐镇北王世子。

    谢景宸的身份不便告诉施大将军,不然不明摆着承认了他们算计了他吗?

    赵相打马虎道,“能跟在施大将军身边学习,是他的福分,只是短时间内他怕是回不来。”

    施大将军笑道,“办正事要紧。”

    被人念叨,骑在马背上的谢景宸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大齐,京都。

    城门口,苏崇骑马往前。

    身后是囚车和飞虎军。

    城门两边是百姓,烂菜叶和臭鸡蛋乱飞。

    即便飞虎军离的远了,也难免遭受波及。

    这一路回来倒没有遇到崇国公和齐王劫人。

    一来回京不经过齐王攻占的地盘。

    二来也没有救谢景川的必要。

    谢景川投敌卖国,意图帮南梁灭飞虎军,吃里扒外,人人得而诛之。

    谢景川下毒被抓现行后,被吊成那里,每隔半个时辰,就会浑身疼痛难忍,一看就知道不是中毒就是中蛊了。

    苏锦擅长下毒,秦菡儿擅长下蛊。

    齐王和崇国公就是把谢景川救回去,解不了毒蛊也是白搭。

    谢景川这颗棋子本来就没起多少作用,还办事不利,把崇国公祸害兄长的事给暴露了,死不足惜。

    在城外砸鸡蛋的多,城内砸鸡蛋的就更多了。

    飞虎军活捉了南梁护国公,还杀了护国公给前飞虎军报仇雪恨,大快人心。

    然后就出现了非常矛盾的场面,一边为苏崇这个飞虎军少将欢呼,一边为谢景川这个叛国贼唾弃。

    臭鸡蛋、烂菜叶横飞。

    人群里,苏小少爷和九皇子四个抬了一小箩筐鸡蛋来。

    四人用弹弓扔鸡蛋。

    鸡蛋脆弱,容易碎,用弹弓弹出去很讲究个巧劲。

    四人拿这个当作比试,砸的不亦乐乎。

    差点害死他爹和大哥,还有林叔和青云山众兄弟,砸死都不解恨。

    四人鸡蛋一个接一个朝囚车飞去。

    只是飞的多了,难免失误。

    苏小少爷几个不小心把苏大少爷给坑着了。

    鸡蛋在苏大少爷头顶上撞上了。

    啪嗒一声碎裂开。

    苏大少爷注意力在苏小少爷身上,没能及时躲开。

    蛋花掉在了他肩膀上。

    九皇子,“……。”

    苏小少爷,“……。”

    沈小少爷,“……。”

    赵小少爷,“……。”

    苏崇一脸黑线的看着铠甲上的蛋液往下滴。

    还好。

    不臭。

    苏小少爷几个脖子一缩,转身就要跑。

    可惜人堆如墙,根本躲不开。

    “过来,”苏大少爷臭了张脸道。

    虽然人群哄闹,但苏小少爷他们还是听见了是叫他们。

    四人缩着脖子走上前。

    “大哥,我们不是故意的,”苏小少爷道。

    苏大少爷看着铠甲上的蛋黄,脑壳有点疼。

    太阳大,晒的铠甲发烫。

    有点像煎鸡蛋了。

    “怎么扔的是鸡蛋?”苏大少爷问道。

    “……家里没有臭鸡蛋。”

    “这是我们拿自己的钱买的,反正他又不洗澡,过两天就臭了,”苏小少爷指着谢景川说道。

    苏崇扶额。

    他这弟弟的脑回路和爹一样,叫人猜不透。

    苏小少爷走上前,要苏崇抱他骑马,苏崇道,“的马呢?”

    说起这事,苏小少爷就郁闷呢。

    这大半年,他长高了不少,可马是长的更快,已经从比他们矮长到比他们高一个头了。

    那么高的马,他们就算敢骑,娘也不让他们骑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