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小少爷靠近,好让苏大少爷拎他上马。

    可真等苏崇伸手,苏小少爷又后退了一步,捏了鼻子道,“我还是不和大哥一起骑马了。”

    他扔的是鸡蛋,可别人扔的是烂菜叶和臭鸡蛋。

    苏崇离囚车不远,一阵风吹来,那味道……

    真不是一般的酸爽。

    苏小少爷他们转身跑了。

    苏崇回头看了囚车一眼,谢景川脑门上全是烂菜叶。

    苏崇把他押去刑部,然后进宫向皇上复命。

    苏崇给皇上行礼,皇上将他扶起来,手沾到铠甲上的蛋白,那脸色……

    嗯。

    皇上以为那是鸟屎。

    皇上没帕子,随手在福公公身上擦了下。

    福公公,“……。”

    皇上,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看着皇上和福公公的表情,苏崇嘴角抽抽道,“这不是鸟屎,是阳儿和九皇子他们扔的鸡蛋,不小心砸在我身上的。”

    皇上,“……。”

    福公公,“……。”

    还好。

    不是鸟屎。

    皇上坐回龙椅上,问苏崇边关的情况。

    苏崇离开边关的时候,护国公死了,尸体还在军营被被南梁带走。

    不过回来这一路,边关发生的大事,苏崇知道,皇上应该也知道。

    南梁太子到了边关,施大将军叛变,带走了四万兵马投靠东临王府遗孤赵诩。

    “父亲说边关的战打不起来了,”苏崇道。

    “等南梁求和的事妥了,他就和王爷他们和祖父汇合,灭齐王。”

    虽然猜到是这样情况,但亲耳听苏崇说感觉又不同。

    本来大齐和南梁开战,皇上真没多少把握。

    没想到大齐不仅打的南梁节节败退,还夺了南梁几座城池。

    皇上看着苏崇道,“继续打下去,大齐有没有可能吞并南梁?”

    南梁有野心。

    皇上未尝没有。

    只是没有那么野心勃勃,非要灭了南梁不可。

    如今南梁内乱,这可是绝好之机,不怪皇上生出这样的念头来。

    苏崇看着皇上道,“如果一定要打,能吞下一半的南梁。”

    “怎么才一半?”皇上皱眉。

    苏崇看着皇上道,“北漠郕王还活着,人就在南梁京都,这事北漠王已经知道了。”

    “如果咱们大齐要吞并南梁,北漠一定会参战。”

    另外一半南梁地盘肯定会被北漠侵吞。

    北漠虽然和大齐关系还不错,但也不会坐视大齐吞掉南梁,就算三五年之内,不会灭北漠,等调养完,肯定会一举将北漠拿下。

    在皇权面前,北漠王和东乡侯那点子交情根本微不足道。

    再者,哪怕不打着北漠郕王和南梁勾结的幌子,南梁还曾借兵给北漠,虽然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不妨碍北漠打着报恩的旗号,在大齐灭了南梁后出手……

    那时候,大齐危矣。

    只要大齐存吞灭南梁之心,和北漠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大好局面不仅会付之一炬,还会再起战火。

    再者,大齐内乱还没平息,和南梁打仗,还全靠半道劫了南梁从北漠坑去的钱粮撑着。

    东乡侯和王爷都是将军,哪个将军不想打下半壁江山,名留青史?

    实在这战不宜再打下去,夺下南梁五座城池,不错了。

    皇上也知道灭掉南梁不易,虽然赵诩也起兵了,但赵诩毕竟是南梁人,还是忠良之后。

    南梁百姓不介意换个南梁人做皇帝,却未必愿意南梁被大齐吞并。

    做皇帝也要知足常乐。

    最感慨的还属福公公。

    他可是和赵诩结过善缘的,只是没想到这善缘结到了南梁,甚至将来可能是新的南梁皇帝。

    当初赵大少爷帮忙写的引经据典骂人的话,因为花了钱,福公公都没舍得扔。

    赶明儿一定找人装裱好,这可是赵大少爷的亲笔啊。

    苏崇待了两刻钟,方才和皇上告退回府。

    镇北王府。

    南漳郡主和谢锦瑜吵着要出府,李总管拦着不让。

    王妃有令不许她们出王府一步。

    李总管拦门,四下丫鬟婆子看着南漳郡主的模样,内心唏嘘不已。

    南漳郡主多住在佛堂,除了心腹丫鬟,旁人根本见不到她。

    没想到大半年没见,南漳郡主已经憔悴成这样了,鬓发见白,和上回见天上地下。

    这半个月,南漳郡主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憔悴。

    谢景川要去边关,南漳郡主欣然同意。

    她以为谢景宸死了,王妃生的又是个郡主,王爷膝下只有谢景川一个儿子了,就算以前因为她对谢景川态度寡淡,现在也会看重这唯一的儿子了。

    再者苏锦腹中胎儿是谢景川最大的威胁,除掉苏锦腹中孩子,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自己的儿子,南漳郡主相信他有分寸,没想到,谢景川会和南梁护国公勾结灭飞虎军。

    这个决定并没有错,当年崇国公若不灭了飞虎军,除掉先崇国公世子,他没有机会坐到崇国公的位置上。

    可崇国公成功了,她儿子失败了。

    没能没掉飞虎军,还被南安郡王他们几个捉了个现行。

    东乡侯亲自写的奏折进京,替南安郡王他们请功,皇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对南安郡王他们大家夸赞。

    夸的南安王他们脸都红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总觉得他们儿子是走了狗屎运。

    被抓了个现行,押送回京,南漳郡主知道谢景川难逃一死了。

    悲痛欲绝,她怎么能不去见他?

    李总管拦着不让,除了赵妈妈,也没人敢帮她。

    南漳郡主拔下发髻上的金簪,抵着自己的脖子,“让开!”

    “不然我今儿就死在王府大门前!”

    就算她为王爷厌弃,她也还是镇北王府侧妃!是主子!

    她被人逼的自尽,她就不信王爷能视若无睹!

    李总管头疼。

    有些人非要一步步作死。

    都折腾到现在这地步了,还要折腾。

    南漳郡主拿金簪抵着脖子一步步靠近,李总管能怎么办,只能把路让开。

    南漳郡主要了马车,直奔去刑部。

    李总管派人跟着,别让人跑了,然后为自己的无能去牡丹院向王妃请罪。

    “王妃恕罪,我没能拦下侧妃,”李总管道。

    王妃正在逗小郡主玩呢,小郡主依依哦哦的说着话,但没人能听得懂。

    王妃抬头看了李总管一眼,温和道,“无妨。”

    “见不到人,她自然就回来了。”

    刑部可不是王府,会被南漳郡主逼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