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刑部尚书夫人是镇北王府大姑奶奶。

    老夫人是被假老夫人害死的,崇国公老夫人和太后是背后主谋。

    南漳郡主是崇国公的表妹,太后的侄女,自然就是大姑奶奶的仇人了。

    刑部上下会把一个没有了后台又不被王爷看重的侧妃看在眼里,为了她惹刑部尚书夫人不快吗?

    拦着她不让出门是为了南漳郡主好,也是为了镇北王府的颜面。

    南漳郡主自己要赶着出去丢人,王妃哪会管她?

    如王妃所料,南漳郡主坐马车直接去了刑部大牢,她要去探望谢景川,被狱卒拦下。

    南漳郡主塞金锭子过去都不管用。

    钱好。

    前途更好啊。

    尤其刑部狱卒是肥差,平常传个话送个信都是油水。

    谁会被眼前一点利益糊了眼?

    用钱不行,南漳郡主故技重施,拿金簪抵着自己的脖子。

    狱卒非但没让路,还讥讽道,“达不成目的就以死相逼,难怪会教出投敌卖国的儿子,给镇北王府抹黑!”

    也是镇北王倒霉,被逼着娶了这么个货色。

    要不是碰到镇北王世子妃,镇北王府都被他们母子给祸祸完。

    狱卒的鄙夷不加遮掩,南漳郡主几时受过这样的气,气的唇瓣发紫,脸成猪肝色。

    赵妈妈把她手中金簪夺下来。

    狱卒白眼都快翻出天际了。

    威胁他们?

    脑子怕不是被驴踢了几个来回吧?

    南漳郡主不肯走,赵妈妈一个人拉不动,丫鬟上前帮忙。

    南漳郡主带着一肚子火气回了王府。

    没辄的她去牡丹院找王妃,可惜,她连门都进不了。

    王妃压根就不见她。

    南漳郡主跪在院子里。

    她只求见儿子一面。

    小郡主在王妃怀里睡着了,王妃抱给奶娘,柔声道,“慢点儿,别吵醒了她。”

    王妈妈走上前,等奶娘把小郡主抱下去,她才道,“侧妃在院子里跪下了。”

    “她爱跪就跪着吧,”王妃淡漠道。

    “不必理会她。”

    她爱子心切,为见儿子一面不惜下跪。

    谢景川为了一己之私,不惜和南梁勾结毒害飞虎军,重演十六年前的悲剧。

    那时候,又会有多少家庭支离破碎?

    心疼她,难道飞虎军死有余辜吗?!

    自打知道谢景川被抓后,南漳郡主就食不安寝不稳,日渐消瘦,才不过跪了小会儿就有些坚持不住摇摇欲坠了。

    她顶着烈日跪在地上。

    走过路过的丫鬟婆子都唏嘘。

    昔日高高在上,说一不二的南漳郡主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这做人呐,果然不能存坏心,再风光,也会有报应的一天。

    闹街上。

    苏小少爷几个在街上闲逛。

    四个小家伙心情不是很好。

    囊中羞涩到只够买两串糖葫芦四个人分了。

    先前一口气买了太多鸡蛋,没砸几个就牵连到了自家大哥。

    跑去和大哥说了几句话,再回头,鸡蛋连着箩筐一起没了。

    没钱逛街,这不跟把他们吊起来拿鸡腿诱惑他们一样可恨吗?

    嘴里吃着糖葫芦,连籽都舍不得吐了。

    几人站在卖糖人的铺子前,眼馋巴巴的。

    苏小少爷看了看自己,又把九皇子他们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虽然锦衣华服,但难掩一股子穷啊。

    苏小少爷看的时候,九皇子他们一起瞪他。

    上回也是没钱,苏小少爷撕了自己的锦袍换了东西。

    反正他衣服多,可是回府之后,唐氏没骂他,把他其他锦袍都收了,只留身上那一套。

    白天穿脏了,晚上给他洗干净,第二天接着穿。

    还不让人借给他,不然就送他们回府。

    那几天,可是把苏小少爷整惨了。

    认错又认错,唐氏才饶过他。

    卖糖人的小摊贩也认得苏小少爷几个了,给他们糖人。

    “我们没钱了,”苏小少爷道。

    小摊贩笑道,“不用钱。”

    苏小少爷几个也没伸手。

    君子不吃嗟来之食啊。

    他们穷,小摊贩更穷。

    “我们下回再来吃,”苏小少爷道。

    几人转身走,没几步之后,就被一男子拦住去路。

    苏小少爷望着他,又看看身后跟着拿东西的东乡侯府小厮。

    苏小少爷看着男子道,“拦住我们做什么?”

    男子年纪不大,约莫二十二三岁笑道,“刚刚几位小少爷说没钱,在下这里有个生财之道,不知几位小少爷可有兴趣?”

    东乡侯府小厮在身后站着,倒也没阻拦。

    苏小少爷歪着脖子想了想道,“先说来听听。”

    男子移步到一旁,先自报家门,是哪间画铺的少东家,然后道,“令兄苏大少爷文武双全,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他的一幅字画可值不少钱……。”

    苏小少爷眼前一亮,“价值多少?”

    “至少三百两,”男子笑道。

    苏小少爷摸着下巴思岑,又看了眼男子道,“我大哥的字画值三百两,那看我们四个的字画值多少钱?”

    男子,“……。”

    他要他们的字画做什么?

    就算再聪明也不过才是个七岁大的孩子。

    男子轻咳一声,正要开口,苏小少爷道,“可不要小看我们噢,我们四个虽然小,但身份可一点不比我大哥差。”

    “这京都想要我们字画的肯定不少。”

    男子琢磨苏小少爷说的话。

    的确。

    以前街上很少看到多少贵家小少爷,自打他们四个经常逛街,还拉着冀北侯府老夫人一起逛街。

    出来闲逛的小少爷和老夫人都多了起来。

    哪个世家望族不想把儿子培养成苏大少爷那样的?

    就连南安王他们都把儿子塞东乡侯府训练了。

    现在想追苏大少爷那肯定是拍马难及了。

    若是得苏小少爷他们的字画,卖给那些世家大族,拿来作为标准要求自家儿子,倒是一桩好生意。

    男子点头道,“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男子需要画,苏小少爷他们需要钱,几乎是一拍即合。

    半年之内,苏小少爷四个以每幅画五两银子的价格卖给男子,但一个月每个人只卖两幅,当然了,要他们多画几幅也行,但多加的每一幅要十两银子,还要看他们的心情。

    苏小少爷四个身份尊贵,但年纪小,这样的价格算公道了。

    男子道,“这价格我接受,但这画可不能太难看了。”

    苏小少爷拍胸脯道,“卖不出去,我们不收钱行了吧?”

    “不愧是东乡侯府小少爷,果然名不虚传,就这么说定了,”男子道。

    苏小少爷笑道,“放心吧,和我做生意,肯定吃不了亏的。”

    “回头我要捡到我爹我祖父我大哥我姐他们的涂鸦之作,作为添头送给,”苏小少爷豪气冲天。

    添……添头?

    这添头是不是太贵重了些?

    男子一脸黑线。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