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漳郡主一晕倒,赵妈妈赶紧叫人把她抬了回去。

    等南漳郡主醒来,已经是傍晚了。

    大晚上的,王妃刚哄小郡主睡下,南漳郡主又来院子里跪下了。

    哭的声泪俱下,求王妃和刑部说句话,让她见谢景川一面。

    王妃没有理会她。

    转眼,三天过去了。

    这一天,天空灰蒙蒙的,是谢景川被当众处决的日子。

    西街菜市口围观的百姓是里三层外三层。

    投敌叛国者,死不足惜!

    不过比起谢景川,大家更想看到的是崇国公被处决。

    谢景川毕竟失败了。

    可同样狼子野心的崇国公成功了,还风光了十几年!

    崇国公与南梁勾结,毒杀飞虎军,谋夺崇国公之位,甚至为了权力,不惜对自己的亲生父亲痛下狠手。

    这样的畜生,根本不配为人!

    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好在当年飞虎军被灭真相已经大白,连护国公都被东乡侯杀了,崇国公还能逃得掉?

    杀他,是迟早的事!

    谢景川被刑部用囚车押着到邢台。

    一路上,臭鸡蛋与烂菜叶齐飞。

    他被摁着跪倒在地,由刑部尚书监斩。

    只等时辰一到,人头落地。

    看着那么多围观的百姓,痛骂声不绝于耳,谢景川真的怕了。

    他不想死。

    他想活着!

    南漳郡主在牡丹院再一次跪晕,王妃都无动于衷。

    但今日是谢景川行刑的日子,在砍头之前,是准许家人喂一口送行饭的。

    南漳郡主跪在地上,摸着谢景川的脸,哭道,“是娘害了,是娘害了……。”

    “娘不该让去边关。”

    赵妈妈把食盒放下,这是大厨房做的谢景川最爱吃的菜。

    南漳郡主把食盒打开,喂谢景川吃饭。

    可这样的情形下,谁还吃的下去?

    谢景川一口饭含在嘴里,半天没能咽下去。

    等时辰到,也没有吃两口。

    刑部尚书把处决令牌扔下,筷子手走向邢台。

    南漳郡主不肯走,被官兵拖了下去。

    筷子手拎起酒坛,猛灌了一口酒,朝手中刀喷出去。

    拔掉谢景川背后的木牌扔在地上。

    刀。

    高高举起。

    “不!”

    远处,是南漳郡主歇斯底里的吼叫声。

    声音未落,谢景川人头落地。

    南漳郡主挣脱开官兵的束缚,往前跑了两步,人往前一栽,晕了过去。

    丧子之痛,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杀,哪是一个母亲承受得起的?

    赵妈妈和丫鬟把南漳郡主扶起来。

    等她们回府,身上臭烘烘的。

    围观的百姓没有扔出去的臭鸡蛋、烂菜叶全部拿来招呼南漳郡主了。

    虽然养不教,父之过。

    但王爷是将军,要保家卫国,根本没时间管儿子。

    同样是儿子,世子爷在边关抛头颅洒热血,遭遇雪崩,她养的儿子躺着继承镇北王府爵位还不够,要和南梁勾结灭飞虎军。

    明显错在她!

    就从邢台到停马车这么点路,不知道挨了多少臭鸡蛋。

    尤其是迎面飞来的一颗,正中南漳郡主脑门。

    发黑的臭鸡蛋沿着脸滑下来,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赵妈妈心如刀割。

    王府小厮怕受牵连都离的远远的。

    谢景川的尸体是李总管带人收拾的,没有在王府设灵堂,设在了别院。

    像谢景川这样的不肖子孙入不了祖坟,王爷不在,李总管可不敢把他埋进祖坟里去打扰镇北王府列祖列宗。

    南漳郡主被带回王府,醒来后,知道谢景川不在王府里,又去了别院。

    两天后,谢景川草草下葬。

    抱着墓碑,南漳郡主泣不成声,悔不当初。

    手摸着墓碑上的字,南漳郡主面目狰狞,“娘不会让在下面孤单的,娘一定会让他们下去给作伴!”

    赵妈妈站在一旁,听着南漳郡主说这话,心都在哆嗦。

    二少爷都折腾没了,郡主还要做什么?

    难道真的要把自己也给折腾死才肯罢休吗?

    大齐,军营。

    南梁高挂免战牌,军中将士却没有松懈,甚至更甚以往。

    飞虎军厉害,但毕竟也是人,打了这么久的战,折损了不少人。

    东乡侯决定从军中挑选精良补齐飞虎军。

    飞虎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尤其东乡侯,更是传说一般的人物。

    能成为飞虎军中的一员,是光耀门楣的事。

    为了能加入飞虎军,将士们训练更勤奋认真,只为了半个月后的比试。

    不想加入飞虎军的将士不是好将士,包括守军营的将士。

    就那么站在那里,总觉得是在浪费时间,到时候影响他们发挥。

    时间紧迫,看守军营的官兵选择扎马步。

    正扎的认真,远远的,看到一男子骑马过来。

    马跑的很快,从看到人到看清人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

    看到谢景宸那张俊美无铸的脸,官兵愣了一瞬,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镇……镇北王世子!”官兵嗓音飘的厉害。

    来不及拦下谢景宸,官兵爬起来朝军营喊,“世子爷回来了!”

    听到官兵呼喊的将士跑过来一看,看到谢景宸,先是吓了一跳,再就是高兴,替苏锦高兴。

    军中将士都受过苏锦的恩惠,从金疮药到棉衣再到粮草,帮忙写家书,帮忙包扎伤口,苏锦在军中威望不小。

    谢景宸遭遇雪崩,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将士们都心疼苏锦腹中胎儿,还未出生就没了爹……

    如今谢景宸活着回来了,这是老天爷长眼,好人有好报啊。

    军中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回来的时间掐的不知道该说是太好还是太不好了。

    南梁被打的都高挂免战牌了,这仗应该是不用再打下去了。

    上了战场,没立多少军功就遭遇了雪崩,也不知道在哪里待到现在才回来。

    谢景宸的回来,最该高兴的反倒没那么高兴,他会回来是大家意料之中的事。

    现在回来已经是很晚了。

    按理施大将军离开南梁军营投奔赵诩,谢景宸就该回来了。

    磨磨蹭蹭到现在,还要欢迎他凯旋而归?

    用拳头招呼他还差不多!

    看到谢景宸,南安郡王他们臭了张脸道,“再晚两天回来,让我们好等,一准把再吊起来抽。”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