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安郡王说话声不小,四下将士都听见了。

    将士们看着我,我看着。

    是他们听错了吗?

    南安郡王刚刚说了一个“再”字。

    他们之前有把镇北王世子吊起来抽吗?

    这么大的事按理很轰动才对。

    镇北王世子没娶世子妃之前,身中剧毒,不能动武,这么脆弱,借南安郡王他们几颗胆子也不敢把他吊起来抽。

    应该是进了军营之后的事了。

    南安郡王他们虽然无形无状,行事大咧,但把人吊起来抽的时候还真不多。

    为数不多的几次大家都有印象……

    将士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最后大家怀疑南梁长宁侯世子是谢景宸易容假扮的。

    虽然遭遇了雪崩,但毕竟没有真出事,就算伤筋动骨也不会现在才回来,论医术,谁比的过镇北王世子妃啊?

    在外养伤那是铁定说不过去的,易容混入南梁倒说的过去。

    南梁粮草不就被烧的莫名其妙吗?

    虽然当日和长宁侯世子一起被活捉的还有一男子,但那男子被打的更重,而且是在军中大帐内受的刑。

    关于受刑,大家都觉得王爷不会舍得抽自己的儿子,东乡侯这个岳父不会舍得抽自己的女婿……

    哪个岳父敢对女婿这么差的,不怕女儿没好日子过吗?

    做爹的就更舍不得揍儿子了,尤其儿子还险些遭遇雪崩而亡。

    至于杏儿当众抽长宁侯世子,一定是抽给别人看的。

    既然易容假扮,肯定要扮个有分量的,长宁侯世子这个施大将军的外甥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尤其施大将军去投奔赵大少爷,军中早有传闻赵大少爷和东乡侯府关系好,镇北王妃是南梁东临王府衡阳郡主。

    嗯。

    一定是世子爷易容成长宁侯世子的模样劝服了施大将军投靠赵大少爷。

    这些猜测传入苏锦和谢景宸耳朵的时候。

    谢景宸心有多累就不说了。

    谢景宸没理会南安郡王他们,迈步进大帐给王爷和东乡侯请安。

    南梁都挂免战牌十几天了,军中也没什么战事需要商议,大帐内挂的地图都不是边关的,而是攻打齐王的。

    等边关的事了了,东乡侯就要带着飞虎军去找崇国公报仇雪恨了。

    王爷问了问赵诩的情况,谢景宸把知道的都告诉王爷,王爷和东乡侯互望一眼。

    虽然王妃的身份没有公然承认,但流言四起,如今赵诩起兵,南梁高挂免战牌。

    王爷和东乡侯觉得这战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但难保朝中大臣不会多心,怀疑他们是故意把南梁留给赵诩……

    南梁这块肥肉,大齐想吞,但北漠绝不会同意啊。

    真要打起来,大齐就算版图扩展,可百姓们家毁人亡,至少要修养五六年才能恢复到现在,甚至可能更久。

    五六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王爷摆摆手道,“回营帐歇着吧。”

    谢景宸一颗心早不在军中大帐内了。

    营帐前,苏锦在晒药材,谢景宸大步流星的走过去。

    苏锦一转身,他就将她抱住了。

    太久没见了,心都想融化了。

    只是他越用力,苏锦推他也更用力,没见她这么大的肚子啊,抱的她难受。

    谢景宸松开胳膊,苏锦摸着肚子瞪他道,“挤着我肚子了。”

    四下将士们偷笑。

    苏锦再厚的脸皮也架不住那么多人围观啊。

    转身进营帐了。

    谢景宸跟过去,杏儿轰人,“去,去,去!”

    “都离远点儿,我家姑娘脸皮薄着呢!”

    将士们哄笑一片。

    虽然世子妃是好人,心地善良,但也改变不了她当众抢了镇北王世子的事实啊。

    说世子妃脸皮薄,那他们岂不是没脸皮了?

    将士们,“……。”

    呸!

    他们的脸皮厚度适中。

    进了营帐,谢景宸从后面抱苏锦,又被苏锦反抗了,“这样子,我老担心又要在我脖子上架把刀。”

    谢景宸,“……。”

    前面不让抱,背后也不让。

    “这是不让我抱了?”谢景宸道。

    苏锦嗯了一声。

    让他回来的这么慢。

    耐心都磨没了。

    苏锦摸着肚子,谢景宸扶着她坐下,手摸在苏锦隆起的肚子上。

    才碰上去,不过片刻功夫,谢景宸眉头就皱成麻花了。

    “他踢我,”谢景宸道。

    苏锦一脸黑线。

    是她耳朵出问题了吗,她怎么听出了告状的语气?

    分明是在踢她好么!

    从上个月起,哪天她不挨几脚,现在不被踹,她都有点不适应了。

    她只盼着腹中孩子生出来别像她弟弟那么调皮没事找揍,听她爹东乡侯说,唐氏怀苏阳的时候,苏阳那是想象不到的调皮,大晚上的唐氏睡的正香,他能把唐氏踢醒过来。

    营帐内,谢景宸太久没和苏锦见面,有说不完的话。

    营帐外,杏儿叉腰怒目不许人靠近营帐。

    她有心里阴影。

    秦菡儿来边关,将士们为了听营帐根,硬生生的把营帐压跨了。

    万一营帐跨了压到了她家姑娘怎么办?

    压到姑娘就算了,万一压到小少爷呢?

    这是绝对不行的。

    有杏儿守门,没人能靠近。

    不过也有例外,楚舜走过来,喊道,“大哥,快出来。”

    谢景宸眉头一皱,正要问何事,楚舜道,“十万火急的事。”

    苏锦推谢景宸道,“快出去看看吧。”

    谢景宸迈步出去。

    楚舜把他拉到一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谢景宸脸黑成锅底色。

    楚舜说的不是别的事,军医叮嘱他怀孕前三个月和后三个月不宜行房……

    小别胜新婚。

    作为兄弟,作为过来人,他怕谢景宸把持不住,特意过来提醒下。

    楚舜拍着谢景宸肩膀道,“别说兄弟不想着啊,我已经差人拆块门板送过来了。”

    “虽然边关干燥,但睡地上还是不好。”

    谢景宸,“……。”

    远处,两官兵抬门板过来,楚舜道,“也累着了,早点歇息啊。”

    终于有人陪他睡木板了。

    郁闷的心情瞬间就灿烂了。

    谢景宸,“……。”

    他怎么那么的想死?

    憋了几个月的火,苏锦还没端盆,自家兄弟连盆带冰都一起扣他后脑勺上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