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关心完兄弟,楚舜挥一挥衣袖就走了。

    再不走,他怕谢景宸忍不住抬手揍他。

    景宸兄眸底的火花都快溢出来了。

    现在觉得他泼冷水,明天就知道他这个兄弟的关心是有多么的温暖了。

    官兵抬着木板到了营帐,杏儿不解道,“抬门板来做什么?”

    官兵摇头,“我们也不知道,是靖国侯世子让我们送来的。”

    “还特意叮嘱挑快厚的宽的。”

    杏儿歪着脑袋看着门板,猜不透楚舜的想法。

    她知道楚舜和秦菡儿的营帐里有门板,雪兰说门板是给她睡的。

    现在姑爷回来了,她要睡门板了吗?

    谢景宸走过来,道,“把门板抬走。”

    话音刚落,营帐内苏锦的声音传来,“抬进来。”

    官兵看看谢景宸,又望望营帐,不知道该听谁的。

    最后还是听苏锦的。

    把门板抬进营帐,走后对谢景宸道,“如果不要门板了,我们再来抬走。”

    说完,赶紧跑了。

    谢景宸脑壳疼。

    想想自己在南梁军营,做什么顺什么,回了大齐,做什么什么不顺。

    门板放在床边,紧挨着踩脚凳。

    杏儿觉得离的太近了道,“姑娘,我能不能把木板移那边去,我怕晚上起夜踩到我。”

    苏锦,“……。”

    这丫鬟,真是人家说什么她信什么。

    谢景宸心情不爽,要沐浴更衣了,在南梁,虽然董承琅信任他,但他还真不敢有一刻松懈。

    即便是睡觉都保持高度警惕,少有一点风吹草动便会醒过来。

    营帐内一股淡淡的药香,这是他熟悉的味道。

    多闻会儿,全身都放松了,只想睡他个天昏地暗。

    苏锦望着杏儿道,“去让人准备热水,从今天起住隔壁营帐。”

    “隔壁没有营帐啊,”杏儿道。

    “……。”

    “待会儿就有了。”

    “……。”

    杏儿鼓起了腮帮子,她想和姑娘住一个营帐。

    但姑爷在,她只能搬出去了。

    很快,官兵送来热水,谢景宸泡热水澡。

    苏锦抱被子放在床板上,谢景宸脸黑成锅底色,“晚上让我睡地板就算了,白天也让我睡地板?”

    苏锦望着他,“不打算一觉睡到天亮?”

    谢景宸撇过头去。

    “不打算。”

    苏锦便没给他铺床了。

    谢景宸泡澡浴桶里是越想越郁闷,只觉得手心痒痒,想揍楚舜一顿。

    这个念头爬起来就没能压下去。

    苏锦以为他泡了澡就直接睡下,谁想谢景宸穿戴齐整,出了军营。

    一刻钟后才回来,脱下锦袍就睡了。

    不仅自己睡了,还把苏锦压在身边。

    不能做别的,在一旁陪着他总行吧?

    苏锦也没问谢景宸刚刚出去做什么,只当他是泡澡的时候想起了什么要紧事去告诉王爷他们。

    话题一打开,可能半天都睡不着。

    谢景宸很快就睡了,楚舜却是疼的半晌眼睛都合不上,右眼上下眼皮一合上,那就是一阵火花带闪电的刺疼啊。

    下手真狠!

    南安郡王几个笑抽筋,“谁让给他送床板了?”

    楚舜捂着眼睛,盯着远处的营帐。

    谢景宸虽然睡着了,但还没有睡的那么沉,警惕了大半年,警惕心也没那么容易放下。

    一有人靠近营帐,他就觉察到了。

    睁开眼睛,就听官兵的说话声传来,“靖国侯世子让我们来把床板抬走……。”

    这又是送又是拿走,也不知道靖国侯世子到底要做什么?

    镇北王世子不要床板,世子妃又要……

    官兵已经被弄懵了。

    一块床板而已,这么折腾至于吗?

    嗯。

    楚舜挨了一拳,觉得自己好心被兄弟踩在地上践踏,经过一番并不激烈的思想争斗后,果断决定收回对兄弟的关心,让他尝尝什么叫悔之晚矣。

    没有了门板,直接睡地上,第二天早上被子都是湿的。

    这可是他的经验之谈!

    不听兄弟言,吃亏在眼前!

    谢景宸觉得刚刚揍楚舜还是下手太轻了。

    杏儿掀开营帐望着苏锦,“姑娘,这床板还要吗?”

    苏锦扶额,转身看了谢景宸一眼,然后才道,“还是留下吧。”

    “把我新调制的去淤青的药给靖国侯世子送去,”苏锦道。

    杏儿一脸不解。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给靖国侯世子送药去?

    要真受伤了,靖国侯世子夫人也有药啊。

    有归有,心意还是需要表达下的。

    之前不知道谢景宸去做什么,就从这送门板取门板就知道谢景宸去做什么了。

    他们这群兄弟怒气都在拳头上,打完了气就出了。

    谢景宸带着怒气半晌才睡着,到了傍晚才醒,和王爷他们一起吃了晚饭,商议了会儿军情就回营帐了。

    久别胜新婚,被块大床板给煞了风景,只能坐着干聊天。

    打哈欠后,苏锦就推谢景宸下床了。

    杏儿帮忙把床板铺好,她一边铺床一边望着苏锦道,“为什么要让姑爷睡地上啊?”

    “……习俗,”苏锦道。

    “可咱们青云山没有这样的习俗啊,”杏儿道。

    “有的,只是不知道而已,”苏锦道。

    杏儿就当真了。

    把床褥铺好,苏锦也乏了,在床上躺下。

    谢景宸看着她,“一定要睡床板吗?”

    “地上太潮湿了,”苏锦眨眨眼道。

    “……。”

    不想再说话的谢景宸盯着苏锦高高隆起的小腹。

    最后深呼一口气,翻了个身,留给苏锦一个后脑勺。

    苏锦,“……。”

    这是生气了?

    苏锦嘴角勾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她摸着小腹,这真是道护身符。

    这要是以前在王府,她这么说话,非得气的教训她不可。

    现在是敢怒不敢言,更不敢来硬的了。

    想到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卸货了,苏锦就觉得迫不及待。

    大晚上的苏锦扎了谢景宸一刀,第二天一早,杏儿又补了一刀。

    被子一半掉在了地上。

    杏儿摸着被子有潮气,道,“还是靖国侯世子考虑周到,这要直接睡地上,姑爷肯定得生病。”

    谢景宸心那叫一个堵啊。

    没有地板,他一定会睡地上吗?

    床那么大,还能挤不下他?!

    看来他很有必要好好谢谢靖国侯世子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