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为了感谢楚舜,谢景宸陪他切磋,而且是不手下留情,完全能激发楚舜潜力的切磋。

    楚舜被揍的豁出脸面趴在地上一定要谢景宸扶他才肯起来。

    四下将士们笑的肩膀差点脱臼。

    面子这东西很重要。

    可入了军营这么久,面子早就被楚舜他们丢的差不多了。

    不过丢归丢,功劳没少立,别的不说,只拿他们发现了谢景川下毒一事来说,几乎是所有飞虎军的恩人了。

    当然这其中固然有谢景宸叮嘱他们看着谢景川的缘故在,但也得他们上心吧。

    这个恩情,所有飞虎军都承。

    谢景宸揍了楚舜两顿,气总算是消了。

    可楚舜趴地上不起来要谢景宸扶,谢景宸刚消的怒气又涌上来了一丝。

    不是这么习惯的欠揍不会做出那么欠揍的事。

    苏锦一向心软,没有木板,肯定不会让他睡地上。

    楚舜的善意一送来,就等于是绝了谢景宸的后路了。

    他在南梁待了几个月才回来啊。

    谢景宸去扶楚舜。

    手刚碰到,楚舜嗖的一下把手收了回来,“不用,我自己还能起来。”

    楚舜呲牙咧嘴的从比试台下来,南安郡王他们几个还拍他胳膊。

    典型的往伤口上撒盐。

    “现在什么感觉?”北宁侯世子问道。

    “这一顿我迟早还回去,”楚舜道。

    “……。”

    “有志气,不过打的过景宸兄吗?”定国公府大少爷泼冷水道。

    楚舜斜了他一眼,“我又没说揍他。”

    “那揍谁?”定国公府大少爷懵了。

    “南梁长宁侯世子啊,”楚舜道。

    “大哥以前不是这样的,肯定是他把大哥带歪了!”

    揍大哥不行,揍长宁侯世子那能叫难事?

    某个还不知道自己背了黑锅的世子正站在那里,任由绣娘帮忙量体裁衣做喜袍呢。

    长宁侯和夫人都到了赵家,对于儿子和赵大姑娘的亲事,那是满意的不能更满意了。

    以前赵相还没辞官隐退,长宁侯夫人就相中了赵大姑娘,只是怕赵相不同意,都没敢开口。

    长宁侯府身份不差,两家也算门当户对了,只是自家儿子无形无状,未必入得了赵相的眼。

    犹犹豫豫没开口,赵相辞官了。

    如今长宁侯也借口离京办差,带着长宁侯夫人一起离了京,施大将军一投靠赵诩,他们就再没机会回京了。

    现在大家都住在一起,赵相夫人也不用舍不得女儿嫁了人离了膝下,更不用担心婆媳不和,女儿年纪又不小了,早点嫁了没什么不好,施大将军提议早点办喜事,她是欣然同意。

    长宁侯和夫人昨儿到赵家,今儿就把喜宴的事商议差不多了,聊的入神,还是丫鬟提醒才反应过来喜袍和嫁衣都还没准备。

    毕竟是一生才一次的大事,不能马虎,找了最好的绣娘来量体裁衣。

    董承琅内心有点复杂。

    说抗拒吧,又不是很抗拒。

    说不抗拒吧,内心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那天夜里天黑,除了谢景宸和赵诩,都没人知道他是被踹下水的,丫鬟说他一见到赵大姑娘落水,反应速度比赵诩还要快……

    董承琅心知是什么回事,都不敢解释。

    被人踹下水,他不要面子啊?

    尤其赵大姑娘伤寒痊愈后看他的眼神都能掐出水来,他心底难免涟漪荡漾。

    虽然是被赶鸭子上架的,但这架子待的还比较舒服。

    绣娘一量完,董承琅就借口还有事要忙赶紧跑了,只是跑的急,在门口和赵大姑娘撞上了。

    要不是反应快,直接把人撞飞。

    两人闹了个大红脸。

    把人抱住站稳了,董承琅红着耳根跑了。

    赵大姑娘满脸羞红的回了屋。

    长宁侯夫人扶额,“都要成亲的人了,还这么不着调。”

    赵相夫人也是摇头。

    丫鬟捂嘴笑,“姑娘羞回屋了,估计整个下午都不会出门了,奴婢还是带绣娘去给她量尺寸吧?”

    “去吧,”赵相夫人笑道。

    两人继续看图册,挑花样,举手投足都透着清闲,而赵相和赵诩他们则忙的脚不沾地。

    推翻朝廷是大事,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对比朝廷,他们兵力不足,边关开战,朝廷折损了不少兵马,再加上大齐未撤兵,南梁不敢掉以轻心。

    大部分的兵力还聚集在边关。

    在南梁想撤不敢撤的时候正是他们的好机会,当然了,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人大开城门是最好的。

    赵相这么多年在朝堂上不参与党争,手下的门生也多清廉,在百姓中颇有贤名。

    施大将军都反了朝廷向着赵诩了,那些守城将士哪能不掂量掂量?

    现在投靠,就是一份从龙之功啊。

    赵相靠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两城守将大开城门。

    消息风两头传,一边传到南梁京都,一边传到南梁边关。

    南梁皇帝震怒,命人不惜一切代价灭掉叛贼。

    南梁太子在边关也是焦头烂额。

    护国公死了。

    施大将军带着亲信手下反了。

    一起带走的还有七八位将军,留下的都是护国公的人了。

    那些人溜须拍马粉饰太平的本事无人能及,绸缪帷幄的本事却没多少。

    指着他们打仗,还不如直接把城池送给大齐了!

    可求和,南梁太子真心拉不下这个脸,尤其这场战还是南梁挑起的。

    一旦开口求和,大齐必定会狮子大开口。

    高挂免战牌,就是在等,等朝廷灭了赵诩,就能放心的和大齐打个天昏地暗了。

    东乡侯和王爷都知道南梁在打什么小算盘,不过他们对赵诩有信心。

    施大将军的威望也不是盖的。

    只是这么多将士待在边关,每日的钱粮也是笔不小的开支,不过这些都能从南梁身上讨回来。

    看将士们闲的发慌,苏锦便给将士们找了点活干,倒也不算浪费人力。

    转眼,又是半个月。

    苏锦在外面转了一圈,由杏儿扶回营帐。

    肚子大了,走不了会儿腿就疼。

    坐在小榻上,杏儿给苏锦揉腿,望着苏锦道,“南梁真是讨厌,就这么高挂免战牌,也不求和,咱们就这么和他们一直干耗着吗?”

    “耗不了多久了,”苏锦道。

    等将士们开渠竣工完,他爹就会找南梁开刀,付将士们辛苦费,让他们回家和亲人团聚。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