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如苏锦所料,过了没四五天,东乡侯骑马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就给南梁下最后通牒了。

    这仗是们南梁要打的,说不打了,免战牌高挂了就想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要打就继续打,不打就投降求和。

    再这么一声不吭,拿个免战牌应付,明日大齐就攻城。

    免战牌挂了一个多月了,大齐一直没反应,突然下了通牒,南梁军营彻底慌了。

    护国公死了,施大将军反了,虽然有南梁太子坐镇,但总觉得太子太年轻,不足以承担起这样的重任。

    没有一个好的将领,就是拿将士们的性命在开玩笑,何况护国公和施大将军都在的时候都不是大齐的对手。

    南梁所有将士都不愿意再打仗了,南梁太子也不愿意,得腾出手来灭赵家。

    在大齐逼迫下,南梁总算派人前来商议求和一事了。

    和谈设在三日后。

    南梁使臣递了帖子来,南安郡王看着南梁使臣道,“一个多月,南梁还没想好怎么求和吗?”

    “挑在三天后,莫非那天是黄道吉日?”

    南梁使臣一脸羞愤。

    南梁是挂了一个月的免战牌,可南梁压根就没想求和!

    好不容易才说服太子,总要给太子一点时间想想吧。

    还有大齐,之前一个多月没反应,这是晚三天怎么就不肯了呢?

    这在大齐看来是两码事,愿意等和被迫等哪能一样啊?

    不过东乡侯还是很好说话,等三天而已,不算什么,大不了在求和的条件上再添一成就是了。

    一句话把南梁使臣噎的半晌没能缓过劲来。

    这是好说话吗?!

    这是笑着捅人刀子!

    南梁使臣哪敢耽搁,赶紧回了南梁。

    只是出人意料的是,南梁使臣着急,南梁太子并没有受东乡侯的威胁。

    过了三天,才派使臣来商谈求和的具体事宜。

    谈判是东乡侯最拿手的事。

    这件事由东乡侯亲自谈。

    苏锦想去凑热闹,但是没有去,和谈没那么容易,谈个十天半个月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哪怕就是南梁太子也不能一口允诺大齐的条件,必要的情况下还得南梁皇上点头。

    边关到南梁京都,一来一回最快也要半个月了。

    不过这只是一般情况,事情一旦由东乡侯插上一脚,事情就说不准了。

    东乡侯和王爷他们商议过,南梁要求和可以,五年之内,每年给大齐二百万两银子外加三十万担粮食,绫罗绸缎三十马车以及牛羊三千头等。

    这是底线,不让一步。

    大齐宽厚,让南梁开口,南梁还真的把拟好的和谈单子送上了。

    五年之内,每年给大齐三百万两,外加五十万担粮草,绫罗绸缎五十马车以及牛羊五千头。

    看到这份礼单,大齐将士都高兴坏了,幸亏没先说,不然吃大亏了。

    东乡侯眉头一拧,望着南梁使臣。

    南梁使臣都不敢和东乡侯对视,道,“这份和谈单子就是我南梁和大齐握手言和的诚意。”

    “然后呢?”东乡侯道。

    “只是我南梁内乱,一时间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来,希望大齐能允许我南梁延缓半年再把今年的钱粮送上,”南梁使臣回道。

    听到这里,东乡侯就明白南梁为什么这么大方了。

    “南梁这是在求和,还是在给我大齐画大饼?”东乡侯冷笑道。

    南梁狼子野心,会这么老实的每年向大齐缴纳这么多钱?

    半年时间,这是打算在半年之内平息内乱,腾出手来和大齐继续打仗呢!

    南梁太子才多大年纪,也敢和他玩这样的把戏?

    南梁使臣赶紧表态,他们在真诚的求和。

    东乡侯伸手,林叔把南梁的求和单子交到东乡侯手中。

    东乡侯看了两眼,就直接扔在了南梁使臣的脸上,“回去告诉们南梁太子,我的耐心的是有限的。”

    “给们一个月的时间,把今年的那份送到边关来,否则一个月后的今天,就是我大齐和们南梁开战之日!”

    丢下这一句,东乡侯起身走人。

    南梁使臣赶紧离桌将东乡侯拦下。

    这条件是延缓半年的啊,要是现在给,朝廷拿不出来这么多的钱,也不可能给。

    办事不利,他会没命的。

    东乡侯揪着南梁使臣的脖子道,“回去告诉们南梁太子,和我玩花样,他还太嫩了!”

    南梁使臣脑门上全是冷汗。

    他本来就不赞同太子这么做。

    如今倒是骑虎难下了。

    南梁使臣劝东乡侯息怒,甚至哭穷道,“可朝廷实在拿不出这么多的钱啊。”

    东乡侯气笑了,“没钱?”

    “们南梁胃口大的都妄想吞掉我大齐了,现在却告诉我没钱了?”

    “觉得我会信吗?”

    冰冷的语气裹着寒霜扑打在脸上。

    南梁使臣都快吓哭了。

    作为挑起战乱的,最后被打的求和,本来就丢人。

    可丢人也得尽量周旋啊。

    这单子上的钱、粮、绸缎、牛羊,哪一个皇上都不会答应的。

    可这个口是南梁开的,现在想降回来那是不可能了。

    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太子把大齐都想成傻子了。

    最后蠢的是他们自己。

    东乡侯要走,南梁使臣拼命拦着不让,就南梁使臣那消瘦的身子骨,压根就扛不住东乡侯一拳头。

    东乡侯看着南梁使臣道,“我允许们把这份单子中的一样用等价值的玉器古玩字画代替。”

    “这是我的底线。”

    “再不把路让开,今天就把命留在这里吧!”

    东乡侯脸阴沉一片,南梁使臣哪还敢阻拦,赶紧退开。

    东乡侯迈步离开。

    南梁求和的条件传回军营,苏锦眉头拧紧了。

    南梁还真不愧是小人。

    以为大齐会伸手不打笑脸人,南梁诚意十足,大齐也不好太硬,肯定会同意南梁宽限半年的请求。

    哪怕不是半年,三个月肯定是要给的。

    三个月一过,南梁就翻脸不认人了。

    若是半年之内,南梁平息不了内乱,那赵诩推翻朝廷的可能性就有八九成了。

    南梁被灭了,这烂摊子自然而然就扔给赵诩了。

    原本赵诩和大齐关系不错,可面对这旧债——

    不认,大齐不高兴。

    认了,南梁新朝臣不高兴。

    南梁太子这一招玩的还真不错。

    赢了,给自己争取了半年时间。

    输了,能挑拨赵诩和大齐的关系。

    不过姜到底是老的辣,南梁太子那点小把戏,东乡侯还能看不破?

    东乡侯不是个会退让的人。

    允许南梁把其中一样用等价值的玉器字画代替——

    这话就是化解之法。

    对南梁是坑。

    对赵诩是解。

    毕竟字画的价值不易估量,同样的字画,说它价值一千两成,一万两也成。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