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杏儿点头如小鸡啄米。

    雪兰最好了。

    在营帐内待了会儿,江妈妈她们的营帐就安排在苏锦营帐几丈远,喊一声都能听见。

    舟车劳顿,苏锦让江妈妈她们好好歇息。

    杏儿和雪兰洗衣裳。

    小衣裳拿在手里,滑腻的绸缎叫人爱不释手。

    多看几眼,杏儿就开始嫌弃自家姑娘做的了。

    绸缎没皇上他们送来的好,绣工就更不必说了。

    之前看着绣的还挺好。

    这一对比。

    姑娘绣的小肚兜就拿不出手了。

    杏儿一手拿着自家姑娘绣的,一手是皇上赏赐的,两眼望着雪兰。

    雪兰比她更惆怅,“我家世子夫人的绣工更差。”

    虽然小世子出生还早,但世子夫人就没做几件小肚兜,不过世子爷也不让她做。

    在府里学了许久,做绣活还是会戳伤手指,世子爷就不让她绣了。

    写家书回京,说是让绣娘多做些,总之,不会少了小世子的衣服穿。

    杏儿和雪兰洗了一下午的衣服,也只洗了两大箱子,累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到了傍晚,把小肚兜收起来,还有纱帐。

    抖一抖全是灰尘,杏儿洗了一下,一盆清水都洗黑了。

    幸亏她机智,不然这些灰都落在小少爷要穿的小肚兜上了。

    一层纱帐还不够,还得加一层才行。

    八大箱子衣服洗完晒干,已经是四天后了。

    这一天,南安郡王他们到了北漠都城。

    太阳大的,晒的他们额头上汗珠璀璨晶莹。

    北漠的天气比大齐可热多了。

    四人在北漠都城闹街上喝了一碗绿豆汤,就直奔北漠皇宫了。

    四人戴着面具,穿戴不俗,看着他们直奔皇宫而来,侍卫严阵以待。

    骑在马背上,南安郡王望着北漠侍卫道,“去禀告们大皇子,就说故人来访。”

    赵诩毕竟是南梁人。

    南安郡王他们不好打着南梁使臣的幌子来,只能不露真面目了。

    侍卫面面相觑。

    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直接来皇宫前找大皇子。

    要命的是个顶个还都特别重要。

    怕误了北漠大皇子的事,侍卫让南安郡王他们稍等会儿,他们即刻去禀告北漠大皇子。

    北漠大皇子还没有册封太子,也为娶妻,还住在皇宫里。

    不然南安郡王找他就方便了,哪用得着禀告?

    他们四个翻墙哪里去不得啊,就是这北漠皇宫进去溜一圈出来也能神不知鬼不觉。

    北漠大皇子的宫殿内,荆山公主正吵着要北漠大皇子陪她出去逛街。

    憋在皇宫里,她都快要憋出病来了。

    只是上回出宫被挟持,荆山公主没多少心理阴影,可北漠王有啊,说什么也不同意,北漠皇后就更不让了。

    荆山公主没辄,只能求北漠大皇子了。

    有自己的皇兄陪着,父皇母后准没话说。

    摇着北漠大皇子的胳膊撒娇,“皇兄,就陪我去街上逛一圈好不好嘛。”

    北漠大皇子被摇的东倒西歪,他看着自己被摇晃的胳膊道,“天天来吵我,胳膊都被摇细了一圈了。”

    荆山公主妙目一瞪,“还说,我都求了多少天了,都不答应我。”

    “要肯挑个夫婿嫁了,早嫁出皇宫了,”北漠大皇子道。

    一句话,荆山公主直接松了手。

    赵诩来北漠看她的事闹的沸沸扬扬。

    北漠不少人知道是赵诩从南梁手里救下了她。

    事关皇室颜面,所以也没有闹大,大臣们也不敢提。

    但现在赵诩起兵要推翻南梁,朝中不少大臣都说她年纪不小了,该挑个驸马了,荆山公主就是因为这事烦闷,才更想出宫走走。

    荆山公主转身坐到一旁罗汉榻上,娇嫩如三月桃花的脸上满是不高兴。

    北漠大皇子把手里的兵书放下,道,“皇兄劝还是放弃吧。”

    “没有三五年,赵大少爷别想推翻南梁朝廷。”

    “在他登上皇位之前,父皇是不可能把嫁给她的。”

    “是公主,父皇能留到二十岁才嫁人吗?”

    再退一步说,时隔三五年,可能赵大少爷早就把她抛诸脑后了。

    就算没有,赵大少爷造反成功,登上帝位,将来后宫佳丽不少,她一个公主受的了这样的委屈吗?

    身在皇室,她怎么还想嫁进皇室呢?

    身为公主,偶尔还能溜出宫散散心,要真嫁给赵诩,赵诩又真的登上了帝位,她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她这辈子就得被束缚在另一座皇宫里了。

    这样的日子当真是她想要的吗?

    北漠大皇子一向疼荆山公主,要是以往撒娇,早就陪她出去逛逛了。

    这次一晾五六天,就是让她尝尝想出宫却出不去的滋味儿。

    荆山公主也知道嫁给赵诩不容易,尤其赵诩还揍了她皇兄。

    荆山公主闷闷不乐。

    北漠大皇子没有再劝,拿起兵书继续看。

    荆山公主几次看向他,嘴越撅越高,正打算起身走了,外面走进来一公公,上前道,“大皇子,宫门前来了四个戴面具的男子,说是您的故人。”

    故人?

    北漠大皇子眉心一皱。

    他有什么故人是喜欢戴面具的?

    北漠大皇子没说话,传话公公又补了一句,“侍卫说那四位故人穿戴不俗,听说话声不像是我们北漠的人。”

    北漠大皇子就更不解了,他本就没多少故人,不是北漠的就更没有了啊。

    他看了护卫一眼,“去看看。”

    护卫去了宫门口,南安郡王他们一眼就把护卫给认了出来。

    不过他们几个戴着面具,护卫不认得他们,只道,“不知几位找我们大皇子是?”

    楚舜看着护卫道,“我们是赵大少爷的兄弟。”

    “此番来北漠是帮他求娶荆山公主。”

    护卫愣了下。

    原来是替赵大少爷求娶公主的。

    “几位有信物吗?”护卫问道。

    南安郡王他们看着我,我看着。

    求娶还要什么信物?

    信物是肯定没有的。

    要么就是没有,要么是景宸兄疏忽,忘了给他们了。

    南安郡王望着护卫道,“我们没带信物,去告诉们家大皇子,就说我们几个曾有幸看到他被苏大少爷臭脚熏到那一幕。”

    护卫,“……。”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