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抓不到送糕点的丫鬟,抓到了杀丫鬟的凶手。

    二十大板一挨,丫鬟趴在凳子上奄奄一息的招供了,是南漳郡主身边一二等丫鬟让她把那送糕点的小丫鬟推进井里的。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她这么做,但是她不做,她大哥就会没命,她不敢不听。

    王妈妈那叫一个恨啊。

    二少爷都把自己祸祸没了,还不知道收敛,她要冲就着王妃来,为何对小郡主下手?!

    不是南漳郡主不针对王妃,实在是牡丹院固若金汤,南漳郡主的手根本塞不进来。

    就奶娘的空子,南漳郡主还是等了许久才等到的。

    听到奶娘暴毙的消息,南漳郡主靠在大迎枕上大呼痛快!

    世子妃不在,她们还能处处占上风吗?!

    要她儿子的命,这个仇她不能不报!

    只可恨死的不是谢景宸,雪崩都要不了他的命!

    小郡主的命只是利息,她会让他们和她一样终日活在痛苦中。

    南漳郡主自认这件事做的滴水不漏,可等李总管带人来抓那二等丫鬟的时候,她就笑不出来了。

    赵妈妈惶惶不安,李总管把那丫鬟抓住,赵妈妈知道大事不妙,她看了南漳郡主一眼就出去了。

    她跪在地上认罪。

    李总管冷冷一笑。

    这是知道逃不掉了,主动认罪了吗?

    可谋害小郡主,以为一个奴婢就能熄王妃的怒气吗?!

    她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

    王妃宽厚,以前小打小闹对她多有忍耐,没想到却助长了她的气焰,害了小郡主。

    “带走!”

    两小厮把赵妈妈拖走了。

    南漳郡主面如死灰。

    如今她身边,除了赵妈妈,已经没什么人可用了。

    谢锦瑜还被关在慈云庵里反省,要赵妈妈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屋内,几位太医给小郡主把脉,都对小郡主的毒束手无策。

    都不知道小郡主中的是什么毒,又如何解毒?

    小郡主这会儿还没有毒发,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毒发了,从奶娘毒发的症状来看,一旦毒发,根本来不及抢救。

    几位太医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若是镇北王世子妃还在京都就好了,她医术高超,定能有法子解小郡主中的毒。

    想到苏锦,赵太医忙道,“世子妃手里有不少解毒丸,不知道能不能解小郡主中的毒?”

    王妃望向王妈妈道,“快带太医去沉香轩后院找找看。”

    不敢耽搁,王妈妈忙领着赵太医去了沉香轩。

    碧朱也知道小郡主中毒了,但沉香轩里几乎没什么药了,世子妃离开京都之前,把调制的药丸都装在了箱子里送去了边关。

    赵太医找了一圈,找到几种毒药,但没有解毒丸。

    为了不让王妃察觉,苏锦也没有给王妃留解毒丸,但东乡侯府有。

    李总管赶紧派人去取来。

    七八种解毒丸,李院正挑了最好的一颗捣碎了喂给小郡主服下。

    服下解毒丸后,小郡主的脉象有所好转,但毒并没有解,只是暂时压制住了。

    李院正看着王妃道,“看来还得世子妃回来才能给小郡主解毒。”

    王妈妈道,“算算日子,要不了几天,世子妃就该生了,赶不回来。”

    且不说世子妃生产颠簸不得,就是小厮一来一回就得半个多月了,小郡主能扛那么久吗?

    王妃看着女儿,心如刀割,“我带若儿去边关。”

    “王妃,小郡主受不了那份颠簸,”王妈妈心疼道。

    “这是唯一的希望了,”王妃哽咽道。

    她也不想女儿受颠簸之苦,可能怎么办?

    王妈妈没有再劝,颠簸苦了点,可总比在京都什么都做不了强。

    王妃急着救女儿,让丫鬟收拾行李,准备启程去边关,她是一刻都等不及了。

    屋外,李总管在院子里审问赵妈妈。

    不论怎么审问,怎么打板子,赵妈妈都把指使丫鬟给奶娘下毒和杀丫鬟灭口的事揽在自己身上。

    南漳郡主对她恩重如山,王府薄待南漳郡主,她看不过眼要给南漳郡主出气才要害死小郡主,让王妃和王爷痛不欲生的。

    可这样的说词,李总管不信,牡丹院的丫鬟婆子也不信。

    不是南漳郡主指使的,她赵妈妈没有这份胆量以下犯上。

    李总管见她嘴硬,把南漳郡主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全部抓来,一起打。

    院子里,哀嚎声一片。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赵妈妈以为自己认下罪名,就能让南漳郡主置身事外,可还有丫鬟知道这事。

    王妃绝不会让南漳郡主再逍遥法外,丫鬟一认罪,她就把这事交给刑部尚书了。

    刑部尚书带了衙差来,把一干丫鬟和南漳郡主都带回了刑部。

    南漳郡主死都不肯离开。

    可她不走也不行,要是衙差连她都带不走,也不用在刑部混了。

    御书房。

    皇上在看奏折,福公公迈步上前。

    皇上把奏折合上道,“小郡主如何了?”

    “情况不妙,”福公公忧心道。

    “王妃已经让人收拾行李,准备带着小郡主去边关找世子妃了。”

    皇上眉头打结。

    怎么会严重到这种程度。

    若非实在不得已,哪个做娘的舍得那么小的女儿颠簸去边关。

    “查出下毒之人了?”皇上问道。

    “查出来了,是柳侧妃。”

    其实不用查,这王府里没人和王妃有那么大的仇恨,除了南漳郡主。

    也是王妃太心善,这要是宫里的妃子,随便是哪个,南漳郡主别说活到现在了,坟头上的草都不知道长多高了。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不过也难怪王妃会疏忽,谢景川被杀,南漳郡主一蹶不振,卧床不起。

    谁能想到她会憋一肚子坏水,就像是蛰伏在草丛里的毒蛇,随时蹿出来咬人一口。

    不过这一回,南漳郡主是休想逃脱了。

    皇上把手里的奏折拍在龙案上,“这个毒妇!”

    福公公也叹息道,“皇上别气坏了身子,王妃急着赶去边关,把这事交给刑部处置了。”

    “如今柳侧妃已经被押进刑部大牢了。”

    这事刑部尚书亲自过问,少不了她苦头吃。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