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这边南漳郡主被押入刑部大牢,那边南梁董承琅和赵大姑娘的喜宴被搅成了一锅粥。

    经过一番惨烈厮杀,刺客被悉数剿灭。

    但凡进了长宁侯府的,一个活口都没能逃出去。

    杀光了,施大将军的手下还觉得不过瘾,“好好一个喜宴被搅合没了。”

    赵相笑道,“会有刺客捣乱是意料之中的事,长宁侯府没法摆宴席了,还请诸位移驾去赵家。”

    只要混进来三五个刺客,这宴会就会乱成一团,这些吃食也没人敢吃,谁知道里面有没有被下毒?

    长宁侯府准备了喜宴,但真正的喜宴设在赵家。

    两家离的近,走几步就到了。

    只是赵大姑娘是出嫁之女,不到回门之日,不许回家。

    她的闺房外派了重兵看守,要还有刺客,打斗起来,赵家也听得见。

    赵大姑娘坐在喜床上,一床的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坐着膈人。

    可新娘子要坐床,头上凤冠沉,对她来说,是要多折磨就折磨。

    可她的脑海里都是董承琅将她护在身前和刺客厮杀的样子。

    她的心软成一滩水。

    隔壁赵家,大家都上了桌,觥筹交错,欢声笑语,并没有受刺客的影响。

    董承琅是新郎官,自然要被拉着喝酒。

    不喝的醉醺醺的,不会放他走的。

    南安郡王他们明天一早就启程回军营了,若非凑巧碰到董承琅娶亲,他们都不会多耽搁一天。

    不过耽搁一天也无妨,大齐和南梁休战了,边关也没什么要紧事。

    董承琅挨个的敬了一圈,过来敬南安郡王几个。

    小厮在一旁跟着倒酒。

    南安郡王阻拦小厮道,“我来倒。”

    说着,南安郡王拿起酒坛子,拔掉坛塞。

    董承琅忙道,“让小厮倒酒就行了。”

    南安郡王拍他胸口道,“都是过来人,糊弄别人就算了,糊弄兄弟不好吧?”

    董承琅,“……。”

    嘴角抽了又抽。

    真的是一点事都瞒不过他们。

    可这么多人呢,要是一人一杯酒,他也能喝趴下,真的被抬回新房了。

    喝了这么多水,也想喝两杯酒。

    但是董承琅太小瞧南安郡王几个了,他以为兄弟给他喝的是酒?

    一碗混着酒的盐水。

    董承琅,“……。”

    可怜他不知情,一口闷了,吐又不能吐,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董承琅把酒杯放下后,躲过南安郡王的酒坛给他倒酒。

    好兄弟,一起干。

    南安郡王举起酒杯,当真一口喝了。

    面不改色。

    董承琅惊呆了,“真喝啊?”

    “习惯了,滋味还不错,”南安郡王一脸云淡风轻。

    “……。”

    董承琅嘴角狂抽不止。

    这到底是什么怪癖好?

    这哪里好喝了?

    楚舜他们憋出内伤来,董兄还是太嫩了啊,他喝的是盐酒水,南安郡王喝的只是酒啊。

    “来,我再给倒一杯,”南安郡王笑道。

    董承琅赶紧拒绝了,“不了,还有许多人没敬,我先去敬他们,待会儿再来陪们喝。”

    说完,赶紧跑去敬别人。

    南安郡王坐下来,继续喝酒吃菜。

    几人是敞开了喝的,他们酒量好,不易醉。

    虽然和董承琅算兄弟了,但和赵大姑娘毕竟不大熟,不知道他们性子,所以他们没打算去闹洞房,免得吓着赵大姑娘了。

    只是什么都不做,总觉得有点怅然若失啊。

    大家都是好兄弟,不应该有例外,要一视同仁。

    一边喝酒,一边琢磨怎么小闹一下。

    只是还没想好,董承琅开始装醉了。

    新郎官装醉大家是看破不说破,喝的太醉,这不是搅合人家洞房花烛吗?

    人生四大喜之一,一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

    董承琅从身边过的时候,南安郡王扶他一把,道,“这就喝醉了?”

    “喝太多了,”董承琅有点虚。

    骗别人就算了,这几个是骗不了的。

    南安郡王也不强求,“明儿一早,我们就回去了,祝夫妻恩爱,早生贵子。”

    说罢,把一个东西塞他怀里,“这是我们几个对这个兄弟的一番心意,别拒绝。”

    董承琅要掏出来,被南安郡王摁住。

    董承琅抱拳道,“那就谢兄弟们了。”

    “没事,谁让我们是好兄弟呢,”南安郡王笑道。

    小厮扶着董承琅离开。

    半道上,董承琅还想着看看塞的是什么,只是一路上都有人道贺,再加上装醉得装的像那么回事。

    进了新房,喜娘笑道,“新郎官可算回来了。”

    董承琅看着蒙着盖头的赵大姑娘道,“让娘子久等了。”

    盖头下,赵大姑娘脸红飞霞,羞不自胜。

    南梁和大齐在娶亲方面没太大区别,挑了盖头,喝交杯酒,之后多一项,剪下两人的一缕青丝用红线绑在一起,装入荷包里塞在鸳鸯枕下。

    忙完了,喜娘说了几句道贺的话,就退下了,当然了,赏赐是不能少的。

    赵大姑娘看着董承琅,正要说话,突然,肚子一阵咕咕叫传来。

    她脸腾的一下红成了天际火烧云。

    “我……一整天没吃东西了,”赵大姑娘的声音弱不可闻。

    她一向吃的不多,昨晚上吃饭的时候,赵大少爷说起董承琅,赵大姑娘害羞,吃了几口就说饱了。

    早上饿,可是喜娘不让她吃,这才有了五脏庙叫委屈的窘迫。

    董承琅心疼她道,“为什么不给吃呢,这也太心狠了,这些饭菜都冷了,我让人送一桌来。”

    “不了,我吃两块糕点就行了。”

    赵大姑娘把头上凤冠取下来,只是着急勾着了秀发。

    董承琅赶紧帮忙。

    赵大姑娘坐下吃饭,人饿急了,哪管饭菜是冷的,照样吃的香。

    董承琅吃了不少,并不饿,还是陪赵大姑娘吃饭。

    只是怀里塞了东西,举手投足都不大舒服。

    他从怀里把东西掏出来。

    是一本书。

    封面上并没有写字。

    他也没看就放桌子上了。

    只是刚放下,一阵风吹来——

    书页飞快的翻看。

    赵大姑娘抬眼就看见了。

    她脸霎时间爆红,直接被糕点呛着了。

    董承琅忙给她拍后背,“慢点吃。”

    说着,眼睛不小心瞥到那本书。

    董承琅,“……!!!”

    这回,他也脸红了。

    怎么送给他的是春、宫、图?!

    怕赵大姑娘误会,他忙解释道,“别误会,这是刚刚南安郡王塞我怀里的……。”

    “他坑我!”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