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杏儿端了托盘进来。

    托盘里摆着熬的浓稠软糯的燕窝粥。

    苏锦也确实饿了,只有吃完了才能见孩子,她端起碗,三两口就把粥给吃完了。

    吃的太急,还呛着了。

    咳嗽起来,伤口一阵抽疼,疼的她倒吸气。

    “慢点吃,”谢景宸道。

    苏锦把碗里最后一点倒进嘴里道,“吃完了。”

    “我再给姑娘盛一碗来,”杏儿道。

    苏锦都来不及说不用,杏儿这丫鬟已经跑出去了。

    吃的那么快肯定是饿狠了。

    很快,杏儿又端了一碗来。

    杏儿前脚进来,后脚奶娘就把孩子抱进来了。

    苏锦吃完,奶娘才把孩子抱上前道,“小世子可乖了。”

    才生下来的孩子,皮肤还是粉色的,小小的,看进了眼里就拔不出来了。

    孩子睡的香,不知道自己从奶娘怀里换成了娘亲的怀里。

    谢景宸伸手摸他的脸,还没碰到,苏锦就一巴掌拍了过去。

    谢景宸,“……。”

    “我就摸一下,”谢景宸道。

    “手上有老茧,”苏锦嫌弃道。

    “……。”

    看着谢景宸郁闷的脸,奶娘忍俊不禁。

    习武之人,手上哪能没老茧啊,不过孩子皮肤嫩,可能一不小心就划伤了,小心点也是应该的。

    苏锦摸着儿子的脸,还有小手,杏儿也能摸两下,唯独谢景宸只能干看着。

    苏锦想自己带孩子睡,奶娘和谢景宸都不同意。

    她才生产完,需要恢复元气,带孩子是辛苦活,半夜可能要醒好几回,世子妃金贵身子哪能吃这个苦头?

    要真这么做了,又何必请奶娘呢?

    奶娘道,“等世子妃出了月子,您想带小世子睡,奴婢不反对。”

    孩子谁带的跟谁亲,这道理谁都懂。

    江妈妈也进了营帐,劝苏锦打消自己带小世子睡的念头。

    苏锦舍不得,杏儿道,“姑娘,真的能带小世子睡吗?”

    “小世子这么小,可不经压的。”

    “可不能把小世子压坏了。”

    “……。”

    江妈妈没忍住,抬手拍杏儿的后脑勺。

    杏儿疼的摸脑袋,苏锦却是吓着了。

    她睡觉没那么野,却也没那么老实。

    “还是奶娘带吧,”苏锦松口道。

    杏儿朝江妈妈努嘴。

    看见没有,还是她的劝说管用,她可是陪在姑娘身边时间最最最久的人。

    谢景宸让奶娘把孩子抱下去,苏锦还需要休息。

    苏锦也怕还孩子闹醒,明天再看也不迟。

    奶娘她们住的营帐离营帐有点远,明儿让人移近一点,孩子哭闹她也能听见。

    谢景宸还继续打地铺,至少这一个月的地铺他是跑不掉了。

    苏锦睡了一个多时辰了,有点睡不着。

    她在想小郡主中毒的事,也不知道这会儿情况怎么样了。

    南漳郡主吃了熊心豹子胆,连栽了那么多回的跟斗,还敢闹幺蛾子。

    现在人被关在刑部,也不知道被处决了没有?

    不过就算现在还没有,等她听到小郡主出事的消息吓的生产的事传回京,皇上也不会轻饶了南漳郡主。

    苏锦不知道,南漳郡主已经判刑了。

    秋后处决。

    本来皇上是想直接处死南漳郡主的,想想觉得就这么砍了她的脑袋,太便宜她了。

    怎么也让南漳郡主在刑部大牢里多吃点苦头再死。

    也就是一个月后再行刑。

    南漳郡主给奶娘下毒,迫害小郡主,心狠手辣。

    刑部狱卒都厌弃她,尤其她还把自己当根葱,做过以死相逼要进刑部大牢探监的事。

    死乞白赖的要嫁给王爷,没脸没皮,养的儿子投敌叛国,女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栽赃陷害世子妃的事,他们也不是没听过。

    真是娘坏坏一窝。

    这样的人进了刑部,能有好日子过?

    南漳郡主的牢房是最阴暗的,旁边就是审问室,寻常审问听不见,可用刑惨叫声,是听得真真切切的。

    吃的是最馊的饭,一天只有一碗水。

    这才进刑部大牢几天,人已经消瘦好几圈了。

    也是,王妃厚待,从来不会苛待人吃食,南漳郡主的饭菜也是依照侧妃的份例准备的。

    以前更是高高在上的南漳郡主,吃的用的穿的都是最好的,几时吃过这样的苦?

    前几天,南漳郡主是一口饭都不肯吃,只喝水。

    后来扛不住,馊菜馊饭也吃了。

    只是吃了就吐,毕竟胃娇养了一辈子,哪里受得了这个?

    几天一过,如今吃馊菜馊饭也没什么感觉了。

    她不想活了。

    可她还想最后见谢锦瑜和王爷一面。

    她这辈子为什么就落魄到了这个地步?

    她不甘心!

    就是死,她也要死个明白!

    想到谢锦瑜,南漳郡主就泣不成声。

    她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谢锦瑜了,毕竟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如今被迫在慈云庵反省,这辈子只怕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南漳郡主有力气就吵着要见女儿。

    刑部狱卒起先都懒得搭理她,后来听烦了,忍不住道,“的女儿是女儿,王妃的就不是了?!”

    “心狠手辣下毒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会牵连到儿女?!”

    都说多行善事给后辈积攒福报,她呢,把后辈的福报都给作没了。

    她什么都不做,谢锦瑜和谢景川也还是王爷的骨肉。

    王爷就算再不喜欢她,也不会薄待了一双儿女,该他们的那份,谢景宸也抢不走。

    如今呢?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人心不足蛇吞象。

    有此下场,全属活该!

    刑部大牢里没有一个人同情她。

    一夜酣眠。

    翌日,苏锦是疼醒过来的。

    伤口疼的厉害,疼的她叫出了声。

    彼时天才麻麻亮,谢景宸一听到叫声,就从地板床上坐了起来,道,“怎么了?”

    苏锦皱拢眉头,“没事,伤口疼。”

    谢景宸望着她,“我给拿药。”

    苏锦摇头,“不用药。”

    “把手给我。”

    谢景宸不解的看着她,还是伸了手。

    苏锦抓过谢景宸的手,狠狠的咬了一口。

    牙印清晰见清。

    谢景宸,“……。”

    “咬我能止疼吗?”谢景宸看着她道。

    “不能,”苏锦道。

    “但我心里会舒服点儿。”

    想到还要疼半个月,苏锦就觉得刚刚咬轻了。

    谢景宸好像看穿了她的心思,把胳膊往前递,眼底都是笑意,“再咬吧。”

    苏锦一把拍了他胳膊,“我又不是属狗的。”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