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每天躺在床上,看着小郡主和小世子,苏锦心情再好不过了。

    虽然大部分时候,小郡主和小世子都躺在小榻上睡觉。

    乖的不行。

    苏锦真恨不得这两个孩子都是她生的,是一双龙凤胎。

    王妃病倒的消息已经传回军营了,不过大家并不担心,做娘的担心女儿,再加上疲于奔波,不是什么大病,歇几天自然就好了。

    有了小郡主和小世子,军营里多了不少欢笑。

    秦菡儿经常坐在那里看着两人,摸着隆起的肚子,只盼着孩子能早点出生。

    说起这事,秦菡儿就愧疚。

    她虽然是奉命来找苏锦的,但她并没能帮多少忙。

    苏锦出了月子,就能带着孩子回京了,可那时候的秦菡儿还不满九个月,不宜舟车劳顿。

    苏锦肯定要陪她留在边关。

    等孩子生下来一个月,再坐一个月的月子。

    也就是说,他们至少还得在边关待上三个月。

    想到这事,秦菡儿就觉得自己给人添麻烦了。

    从小没了爹娘,秦菡儿很自立,最怕的就是给人添麻烦。

    苏锦知道她的性子,笑道,“就安心在边关待着,把孩子生下来,王妃都来边关了,我就更不用急着回京了。”

    急的从来就不是苏锦,是唐氏,是王妃,是苏小少爷和皇上他们。

    尤其是皇上。

    边关距离京都太远,八百里加急也得跑上好多天。

    这边苏锦早生了,那边皇上还在为苏锦生没生,生的是个男孩还是女孩担心。

    ……

    这一天,天气晴好,皇上刚下朝回御书房。

    一脚踏进御书房,身后小公公飞奔过来,老远就在喊,“皇上,大喜啊!”

    皇上转身回头,就看到小公公往前一仆。

    整个人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

    福公公都没眼看。

    这是有什么大喜,要这么着急上前禀告不可的?

    小公公摔的呲牙咧嘴,但脸上笑容灿烂的泛光,“皇上,边关传来喜报,说世子妃生了!”

    福公公一听,连忙道,“真是大喜啊。”

    “生的是男是女?”皇上迫不及待道。

    “是个小世子,”小公公连忙道。

    “母子平安。”

    这回皇上心安了。

    福公公跟在一旁说好话,皇上龙心大悦,恩及整个后宫。

    为了传喜报摔倒的小公公赏赐加倍。

    这要是平常摔倒,惊了圣驾,拖下去杖责二十大板都是轻的。

    不过小公公知道这个喜报绝对能保他平安,才没有急着请皇上饶命。

    皇上回御书房,琢磨给外孙赐名的事了。

    喜报传到大齐京都的时候,北漠大皇子的护卫也回到了北漠,向北漠大皇子复命。

    得知南安郡王和楚舜他们真的揍了赵诩……

    北漠大皇子一脸黑线。

    虽然是亲耳听到南安郡王他们说想揍赵诩,尝尝揍皇上是什么滋味儿。

    但北漠大皇子内心觉得这是南安郡王他们帮赵诩求亲故意说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讨他这个北漠大皇子的欢心,从而让他消气,不再阻挠赵诩求娶他皇妹。

    南安郡王他们的话,北漠大皇子并没有当真。

    至于揍赵诩,这倒是北漠大皇子一直想做的事,只是顾虑多,最后十有八九会无疾而终。

    毕竟赵诩救荆山公主在前,揍他也是不知他的身份。

    他却在名知赵诩身份情况下揍他,北漠大皇子还真怕会赵诩记仇,将来会伤害荆山公主。

    没、想、到——

    南安郡王他们不只是说说,是真的下手不容情。

    这要不是护卫说的,北漠大皇子还真的不信。

    想到赵诩那张挨揍后的脸,护卫道,“南安郡王他们揍了赵大少爷后说还有一回留着以后揍。”

    北漠大皇子,“……。”

    “南安郡王他们真的是赵大少爷的好兄弟?”他问护卫道。

    护卫重重点了下头。

    “属下跟了他们一路,他们兄弟间就是那么相处的,”护卫眼底有羡慕之色。

    “属下觉得,他们拿大皇子您也是当兄弟看待的。”

    护卫跟随北漠大皇子多年,知道北漠大皇子没什么兄弟。

    南安郡王他们坑是坑了点,但相处起来轻松。

    不像一般世家子弟的倨傲,便是他一个护卫,一路上给他挖坑,也和他勾肩搭背。

    护卫为自己的主子能有这样一群兄弟感到高兴。

    北漠大皇子也觉得和南安郡王他们相处很轻松。

    “这一揍,我要再想从中阻拦,只怕挨揍的就是我了,”北漠大皇子道。

    护卫笑道,“公主觅得良婿,主子也高兴啊。”

    “就是南梁太远了,这一嫁,这辈子也难再见几回了,”北漠大皇子叹息。

    这是这桩亲事,他唯一不满的地方。

    他起了身,去见北漠王。

    南安郡王他们代替赵诩做的承诺,北漠大皇子还没有和北漠王说过。

    如今赵诩同意了,北漠大皇子才敢告诉北漠王。

    正好北漠皇后也在,她对赵诩是满意的不能更满意了。

    北漠皇后都点头了,北漠王还能说什么呢?

    虽然舍不得,但女大不中留啊。

    北漠王看着北漠大皇子,“朕听说这些天一直在研究兵法?”

    北漠大皇子倒也不谦虚,“若是有机会,儿臣想去战场上历练一番。”

    不是有机会。

    是机会就在眼前。

    赵诩和荆山公主的亲事板上钉钉了。

    北漠也是时候和南梁算算旧仇了。

    那幅北漠郕王的亲笔画公之于众。

    这事瞒的死死的,北漠朝臣都不知道,听说北漠郕王还说着的消息,一个个都不敢置信。

    可那幅北漠郕王的亲笔画就是他活着的最好的证明。

    那幅画上不仅有作画日期,作画的纸也是南梁才出没多久的。

    南梁群臣激愤。

    南梁不知道北漠和大齐暗中联手的事,他们知道的是南梁逼着北漠兑现郕王的承诺,奉上十万两黄金和三十万担粮草,虽然最后被大齐劫了。

    可那也不是从北漠劫走的。

    钱粮可是确确实实交到了南梁手中。

    北漠郕王和南梁勾结不算,还狠狠的敲诈了北漠一笔,这口气怎么能忍啊?

    最不能忍的是南梁居然敢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挟持荆山公主。

    几乎所有北漠大臣都赞同对南梁起兵讨一个说法。

    然后——

    北漠王便把逼南梁交出郕王和偿还钱粮的重任交给了北漠大皇子。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