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转眼,七天过去了。

    这一天临近中午,一驾奢华马车徐徐朝军营驶来——

    王妃到边关了。

    与王妃一同来边关的还有来传皇上的圣旨的公公。

    皇上给小世子赐名了。

    小世子这一辈字恒。

    一般皇上赐名不用顾及那么多,这是皇上这个外祖父抢了王爷这个祖父的活,格外给王爷的面子。

    谢恒远。

    小世子出生大半个月,总算有名字了。

    这是皇上第一个外孙儿,又是最疼爱的女儿生的,皇上是格外看重。

    取什么名都觉得配不上他的外孙儿。

    特意找了钦天监给小世子测算八字,看命里缺什么,用名字补一补。

    什么都不缺,皇上就放心的取名了。

    就这么一个名字,皇上想了一下午的时间,到第二天早上才定下来,可见有多慎重了。

    对这个名字,苏锦也很满意。

    皇上能顾着镇北王府的字辈赐名,王爷就更满意了。

    谢景宸就更没什么感觉了,虽然是他儿子,但这么多长辈压着,生三五个都不一定有他取名的份儿。

    再者,他的名字也是祖父取的。

    用南安郡王他们的话来说,现在他们谁也争不过,等他们做了祖父,这活谁也抢不走。

    王妃看到远儿,就眸光湿润。

    这孩子和当年的谢景宸长的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谢景宸出生没多久就被东临王抱走了,是王妃心底的痛。

    谢景宸在襁褓中的样子也深深的印在了王妃的心底。

    王妃抱着远儿不撒手,小郡主胳膊张的老开,王妃也不抱她。

    觉得失宠的小郡主坐在床榻上扯着嗓子哭。

    自打小郡主出生,就没有哪一天,王妃没抱小郡主,这回分别是逼不得已。

    李总管比谁都清楚哄小郡主那些天吃了多少苦头。

    暗卫杀人行,让他们哄小郡主那是比刀架在他们脖子上还叫他们为难。

    好不容易才见到王妃,小郡主都想坏了,可王妃就是不抱她,抱别人。

    一委屈,那是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

    见女儿哭,王妃要抱她,可小郡主一哭,远儿受到感染,也跟着哭了起来。

    王妃哄远儿都来不及,哪顾得上小郡主?

    王爷大步走过来,听到女儿哭,心都跟着碎了,走进来问,“怎么了?”

    “小郡主吃醋了,王妃抱了小世子没抱她,”喜鹊笑道。

    王爷还以为多大点事呢。

    他伸出胳膊道,“母妃不抱,父王抱。”

    胳膊都碰到小郡主了,被小郡主一手拂开,继续看着王妃哭。

    小小的身子一抽一抽的,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王爷,“……。”

    尴尬。

    大写的尴尬。

    王妃不抱硬要,他这个父王送上门还不给抱。

    丫鬟们捂嘴笑。

    尤其是杏儿,笑的腮帮子都疼。

    王爷面子上有点挂不住,还是伸手把小郡主抱了起来,“父王带去骑马。”

    说罢,抱着小郡主出去了。

    哭声渐行渐远。

    王妃不放心,让喜鹊跟去看看。

    苏锦看着王妃道,“母妃,还是我来抱远儿吧。”

    “若儿许久没见您,肯定想您了。”

    王妃也想女儿,可她这辈子亏欠了谢景宸。

    乍一看到远儿和谢景宸小时候一模一样,王妃哪顾得上那么多?

    虽然她在王府住了十几年,可见谢景宸的时候真不多。

    说她在谢景宸的生命中缺席了十八年一点都不为过。

    缺少的那份陪伴是怎么也弥补不回来的。

    虽然谢景宸没觉得有什么,可王妃心底过意不去。

    小郡主比谢景宸要幸运的多,因为王妃会一直陪着她长大。

    王妃抱着小世子,轻拍他后背,小郡主的哭声远了,只是跟着哭的小世子没了牵引,很快就停了。

    这种没理由也跟着哭一通,叫人忍俊不禁。

    王妃笑道,“没事的,王爷肯定能哄好若儿。”

    从京都一路赶来边关,连她都扛不住病了一通。

    小郡主能挺过来,王妃觉得自己的女儿没有她想象的那么脆弱。

    王妃的心思,苏锦知道。

    她要抱远儿,苏锦也不拦着。

    只是对于王妃觉得王爷能哄好小郡主,那是太高估王爷的本事了。

    虽然王爷自己也觉得哄好女儿不是难事。

    可抱着小郡主出去,小郡主非但没歇,还哭的更伤心了。

    王爷带她骑马。

    马跑到哪里,哪里就被哭声环绕。

    刚刚在营帐内,见到王爷尴尬的只有几个人。

    现在好了,出来转一圈,整个军营都知道王爷哄不了女儿了。

    王爷能怎么办?

    再哭下去,小郡主的嗓子都要哭哑了。

    王爷抱着小郡主回营帐,把小郡主塞给了王妃,又从王妃怀里抱过远儿,头也不回的走了。

    还没出营帐,小郡主的哭声就停了。

    王爷回头看了一眼,小郡主正搂着王妃的脖子亲王妃的脸呢。

    王爷那叫一个心塞啊。

    更心塞的还在后面呢,抱着远儿出去转一圈,远儿也哭了。

    王爷,“……。”

    军中将士笑成一团。

    王爷脸更挂不住了。

    一个两个的都这么不给面子,他哪里抱的不好了,小心翼翼,唯恐伤了他们。

    好在北漠有消息传来,王爷直接把孩子抱给了李总管,大步流星的去了军中大帐。

    北漠送来的消息正是北漠王派北漠大皇子来边关找南梁要人的事。

    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及时。

    北漠郕王可不仅仅关系着北漠,还有大齐呢。

    北漠郕王在大齐遇刺被害,北漠只派人协助大齐调查,南梁却咄咄逼人。

    以前给大齐施加的压力,大齐能不还回去吗?

    天作孽,犹可恕。

    自作孽,不可活。

    南梁野心勃勃,勾结北漠郕王意图夺北漠王的政权,若不是东乡侯和王爷做事果断,放了北漠王,把危难化于无形,今日大齐会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如今北漠找南梁要说法,大齐和南梁的战乱暂时平息,南梁总算尝到野心太大的苦果了。

    原本军中将士还担心给南梁四十五天时间筹集钱粮,最后南梁不给,还继续和大齐开战。

    这会儿,所有的担心都烟消云散了。

    不用大齐派人去催,南梁主动派人来安抚大齐的情绪。

    南梁一定信守承诺,按时把钱粮如数奉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