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赵相说服了施大将军,施大将军的那些心腹将军自然有施大将军去说服。

    八天后,大批的钱粮从距离他们驻扎之地不过几十里的地方运往边关。

    运送钱粮的队伍还怕赵家派人来抢,做好了防备工作。

    结果却出乎意料,就这么轻松的远离了赵家控制范围,运粮官都有点神情恍惚。

    朝廷也不敢来虚的嫁祸给赵家。

    东乡侯可不管这钱粮最后被谁劫走了,南梁朝廷这么无能,连点钱粮都运不到边关,还有脸要大齐再宽限些日子?

    对手这么弱,用得着给脸吗?

    运粮官不敢掉以轻心,催着队伍赶往边关。

    这一天,天气晴好。

    营帐内。

    苏锦躺着养了这么多天,实在躺不住了,总算能下床走动了。

    不过她只能下床走几步,王妃是绝对不允许她出营帐吹风的。

    边关风沙大,尤其现在入秋了。

    从王爷的营帐到苏锦的营帐不过百步路,王妃就被风沙迷了眼。

    苏锦还没出月子,王妃怕被风吹出什么后遗症来。

    苏锦知道王妃是为了她好,再三保证不出营帐。

    就这样,王妃还不放心她。

    南安郡王他们训练完,去附近的河里泡澡,浑身清爽的回营。

    远远的,就看到一男子骑马过来。

    定国公府大少爷看了一眼,觉得有点眼熟,但不记得是谁了。

    论记人,他们四个中南安郡王的记性是最好的。

    “郡王爷,看看那是谁,”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南安郡王瞥了一眼,还没开口呢,北宁侯世子先道,“岳父?”

    “那不是我岳父大人吗?”

    “他怎么来军营了?”

    话音未落,北宁侯世子已经迎上去了。

    刚洗完澡,头发还湿漉漉的。

    在军营里大家习惯了,可周老爷还不习惯见到女婿这么没形象的样子。

    好歹也是个世子,又是在军营外,成何体统啊?

    “岳父大人怎么来军营了?”北宁侯世子问道。

    周老爷身后还有两架马车,上面摆了好几口大箱子。

    北宁侯世子猜可能是听说了东乡侯喜添外孙儿,前来送贺礼的。

    只是送两马车的贺礼是不是太多了点儿?

    再者军营重地,没有送贺礼送到军营来的道理。

    等回京了再送也不迟啊。

    周老爷嫌弃的看了眼自己的女婿,道,“侯爷请我来的。”

    北宁侯世子还真不知道东乡侯请了周老爷来。

    领着周老爷去军中大帐。

    东乡侯听说周老爷来了,从大帐内迎出来,“周兄怎么这么晚才来?”

    周老爷也不知道东乡侯找他何事,解释道,“路上有事耽搁了几天,没有误侯爷的事吧?”

    东乡侯请周老爷进大帐说话,道,“今儿倒还好,要是明儿还见不到,我该着急了。”

    南安郡王和楚舜他们面面相觑。

    明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

    南梁要送赔偿的钱粮来军营,这时候东乡侯找周老爷来,还真不知道要做什么。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南梁会倒霉。

    东乡侯叫御厨做了一桌饭菜,他和周老爷边吃边聊。

    至于聊了些什么没人知道。

    吃完了后,周老爷去见小郡主和小世子。

    那两马车的东西就是给他们两带的。

    小世子太小,周老爷不敢抱,只抱了抱小郡主。

    待了会儿,周老爷就离开军营了。

    他和东乡侯是莫逆之交,是信得过的人,但毕竟军营重地,无关人等不让逗留。

    军营没事,北宁侯世子护送岳父大人去最近的镇子上落脚,并陪岳父大人住在那里。

    翌日,是南梁交赔偿的日子。

    运粮官紧赶慢赶,到中午才抵达边关。

    没有耽搁,直接把钱粮运到大齐,免得给大齐生事的借口。

    说是钱粮,其实并没有粮草。

    没有不缺粮的国库,尤其南梁和大齐打了这么久的仗,消耗不少。

    东乡侯松了口,允许南梁把其中一样用古玩字画代替。

    东乡侯请周老爷就是为这事来的。

    五十万担粮草,南梁用古玩字画抵消。

    那么多粮草,价值不菲,而古玩字画带回京,不是被皇上赏赐了,就是被人偷偷换走。

    这例子屡见不鲜。

    东乡侯可不会让皇上玩物丧志,既然南梁没有那么多粮食,不得已用古玩字画代替,那没关系,东乡侯从中作保,周老爷倾周家财力吃下这些古玩字画,回头换成粮食交给朝廷。

    朝廷无话可说。

    可周老爷作为商人,肯定不能吃亏。

    朝廷要的是粮食,五十万担,把古玩字画卖成钱搭进去的财力物力得从南梁找补回来。

    之前东乡侯松口,南梁觉得东乡侯还不错。

    现在只觉得太坑了!

    这简直就是拿南梁做人情了啊。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便宜南梁商人呢!

    偏偏东西已经运到边关,成了人家砧板上的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周老爷带了几个得力的掌柜来,都是鉴别古玩的好手。

    粮食不说按照最高价给,也是依照最近三年的平均价算的钱。

    那些古玩字画一件件估算价格,南梁估价一千两,周老爷给价八百两,甚至可能只给到七百两。

    价值高的,压价就更厉害了。

    毕竟昂贵的东西卖不出去砸手里的风险很大,周老爷作为商人,肯定要尽量把风险降到最低。

    这些东西带到边关之前,找人估算过价值。

    都知道是抵粮草给大齐的,估算价格的人都不敢估高价,万一估价过高,给了大齐借口在打仗,他们就成罪人了。

    价格本就低估了,为了防备大齐,也怕字画中混入了赝品,带了价值六十万担粮草的东西来边关。

    可这些东西在周老爷这里就只值四十万担粮草的钱。

    也就是还有十万担粮食的空缺需要补上。

    如今钱和古玩字画都落到东乡侯手中了,不补上这十万担粮草,肯定会开战。

    可要开战,那这些东西就算是肉包子打狗了。

    南梁咬着牙回军营搜刮,各种珍珠项链抬了一大箱子来。

    忙到第二天早上,南梁一脸疲惫,心力交瘁的走了。

    这一次的经历,如果用三个字来形容的话,那一定是——

    惹不起。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