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正好远儿睡着了,苏锦拉着谢景宸就往外走。

    杏儿屁颠颠的跟在后头。

    楚舜正陪秦菡儿走路呢,还有一个半月就要生了,需要多走动。

    看到苏锦往前院走,秦菡儿就猜到苏锦是要去逛街,转头望向楚舜。

    楚舜直接把她的小心思给摁死了,“就别想了,要什么,我去给买回来。”

    “我可以只逛街不买东西,”秦菡儿道。

    这话说的——

    好像他缺钱似的。

    楚舜财大气粗道,“可以随便买东西但不能逛街。”

    秦菡儿,“……。”

    秦菡儿腮帮子一鼓,转身要回屋。

    只是转身走了没两步,突然弯腰“哎呦”叫疼起来。

    楚舜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

    “孩子踢我,”秦菡儿道。

    “他肯定也想逛街了。”

    “……。”

    楚舜脑门上黑线直往下掉。

    居然拿孩子做幌子。

    他有那么好忽悠吗?

    秦菡儿眼巴巴的望着他,楚舜一向心软道,“等大嫂回来,我问问她,如果大嫂说可以,我就陪逛街。”

    秦菡儿顿时高兴了。

    以她对苏锦的了解,肯定同意她去逛街的。

    在院子里走路和在街上走也没什么不同。

    早知道她刚刚就叫住她了,又怕打扰人家逛街的兴致。

    她们真的是太久太久没逛街了。

    尤其是她,她都不敢想象自己居然能老老实实的在一个地方待了那么久。

    出了门,踩在院外的青石地面上,苏锦都还有种恍惚不真实的感觉。

    尤其是货郎挑着担子从身边过去,虽然卖的东西很平常,苏锦都还目送人家走了老远才收回来。

    真的是太久没逛街了。

    都快忘记买买买是什么感觉了。

    虽然不在军营里了,但小院看守严密,不怕有危险。

    苏锦可以放心的去逛街。

    院子所在的小巷往前走上两百步,就是闹街。

    距离闹街还有十几步的时候,杏儿就看到有卖糖葫芦的过去,她道,“姑娘,有卖糖葫芦的!”

    说着,她看向苏锦,“姑娘,现在能吃糖葫芦了吗?”

    怀了身孕不能吃糖葫芦的事,杏儿还记得牢实。

    “我要两串,”苏锦道。

    不仅能吃了,还想过把瘾呢。

    杏儿抬脚去追卖糖葫芦的。

    杏儿买了六串回来。

    她两串,苏锦两串,姑爷一串,姑爷的跟班一串。

    谢景宸肯定不会吃的。

    杏儿把谢景宸的那串给了暗卫,“都给吧。”

    暗卫看着那红果果的糖葫芦,就感觉到一股子酸味扑面而来。

    这果子的杀伤力,他是见识过的。

    真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吃。

    “我心领了,”暗卫摇头道。

    “多好吃啊,真不要?”杏儿问道。

    “真的不要,”暗卫坚决道。

    杏儿努了努嘴。

    不要算了。

    她一个人吃。

    可就在杏儿转身之时,暗卫伸手接了一串,“我吃一串吧。”

    杏儿笑开了眼。

    那种自己喜欢的食物别人也喜欢的感觉特别好。

    暗卫也高兴了,可真吃糖葫芦的时候,他又后悔了。

    每一颗牙齿都在用颤抖抗议他做的决定。

    酸冒烟了啊。

    扔还不敢扔。

    暗卫东张西望,见有小乞丐望着他手里的糖葫芦咽口水,暗卫赶紧找接手的。

    把吃剩的给人家,暗卫还不大好意思,从怀里摸了个小银锭子给了小乞丐。

    刚把糖葫芦解决掉,心头正松快,杏儿把另外一串递到他跟前,“这么好,我再给一串。”

    暗卫,“……。”

    饶了他吧?

    暗卫接了塞过来的糖葫芦望着小乞丐道,“还要不要?”

    “我不要了,谢谢大哥哥,”小乞丐挺有礼貌的。

    不用谢他。

    要了糖葫芦,他还得谢谢他。

    不过往前走,总会找到要糖葫芦的。

    闹街繁华,虽然不能和京都比,却也别有一番热闹。

    该有的都有,苏锦从街头逛到结尾,看上什么就买,暗卫跟在后面付钱拿东西。

    走累了,在一卖绿豆汤的小摊上歇脚。

    苏锦擦着脖子上的汗,杏儿喊道,“老板,四碗绿豆汤。”

    “好嘞,”老板应道。

    “这就端来。”

    老板把绿豆汤装碗里,要端给苏锦。

    摊子上除了他们,还有四五个人。

    远处,一十一二岁的少年跑过来,喊道,“刘婶,快回去,春兰姐上吊了。”

    坐在苏锦身后桌的妇人闻言,脸色大变,起身就往外跑。

    这一急,直接和老板撞上了。

    老板手里的托盘一斜,绿豆汤朝苏锦扑过来。

    谢景宸反应迅捷,绿豆汤也还是溅了几滴到苏锦的裙摆上。

    这一下,可是把那老板给吓着了。

    苏锦锦衣华服,走在街上和普通人格格不入,一看就不是他们能惹的起的。

    就身上的裙裳,小摊铺卖一年的绿豆汤也买不起一件。

    老板怕苏锦要他赔钱,吓的脸色惨白。

    老板直接跪下了,苏锦道,“没事,起来吧。”

    撒了绿豆汤不是他的错,那妇人心急女儿回去,也是人之常情。

    桌子上狼藉一片,杏儿脸上都溅了绿豆汤了。

    胸前也有,她随手擦了几下,“都浪费了。”

    苏锦坐到隔壁一桌去。

    老板赶紧叫来媳妇收拾桌子,又重新给苏锦盛了四碗。

    杏儿望着老板,忍不住八卦道,“老板,可知道刚刚那大娘的女儿为什么想不开上吊啊?”

    老板叹息一声,“都是战乱给闹的。”

    “啊?”杏儿不解。

    “难道她女儿的夫君战死沙场了?”

    老板摇头,“那倒没有。”

    见杏儿好奇,老板接着叹息,“以前咱们这里是南梁的地盘,现在是大齐境内了,春兰从小就定下了婚约,只是夫婿家离咱们这里远了些,有六十里地。”

    六十里地,说远也不算远,骑马半天就能到,走路三天也足够了。

    可那是以前,如今却是春兰是大齐人了,她未婚夫婿还是南梁人呢。

    南梁和大齐互通的城门被关,想去南梁只能从小道走。

    人过去都难,何况是花轿了。

    就这么让春兰走去夫家,刘家不同意,可派花轿来迎娶,夫家怕有危险。

    一来二去,没能谈拢。

    昨儿夫家送了封信来,说是解除婚约。

    可怜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就这么被分开。

    春兰定是受不了打击,才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