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只是转身时那脸上的委屈,看的院子里的丫鬟婆子是想笑不能笑。

    知道的是不让出去逛街,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大着肚子被罚跪呢。

    雪兰扶秦菡儿走在前面,身后许妈妈训楚舜,别的事惯着世子夫人都行,这事关孩子,怎么能这么马虎?

    万一有什么,都没地儿后悔去。

    楚舜心说有他在不会有事的,但正好他也不想秦菡儿出气,许妈妈说他几句,他乖乖的认了。

    许妈妈还以为楚舜改性子了,觉得他来边关历练,性子沉稳了不少。

    在小院住下后,许妈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信回京报平安,顺带夸楚舜。

    可怜信前脚送出去,后脚许妈妈就发现世子爷还是以前那世子爷,一点没变……

    许妈妈不知道楚舜他们搬镇子上住了,一大清早就往军营所在地赶,在军营前被拦下,得知他们在镇子上,又急忙往回赶。

    一路舟车劳顿,许妈妈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快颠散架了。

    可看到小郡主在矮床上拿玩具逗远儿玩,许妈妈浑身疲惫尽去。

    虽然两个孩子没一个是她的小主子,可她的到来就是为迎接小主子的。

    本来靖国侯夫人也要来,只是靖国侯不同意,再加上靖国侯老夫人身子不适,她也脱不开身,只能把许妈妈派来了。

    除了许妈妈,派谁来,靖国侯夫人都不放心。

    靖国侯夫人想外孙女想的不行啊,南安王妃和定国公府大太太含饴弄孙,都没工夫出来打麻将了,北宁侯夫人就更不必说了,北宁侯世子夫人一口气给她生了三个孙女,抱都抱不过来。

    只有靖国侯夫人闲的发慌,挨个的串门,总是心情好的出门,带着一身的醋味回府。

    这眼看着世子夫人要生了,偏生又不在京都。

    许妈妈都猜到自家夫人有多挠心抓肺。

    许妈妈还带来了靖国侯夫人给小郡主和小世子挑的礼物。

    “这两孩子长的可真好,”许妈妈看的挪不开眼。

    四进的院子不小,许妈妈她们住下也不嫌人多,更添了几分热闹。

    只是许妈妈不许秦菡儿出去,苏锦知道秦菡儿想的慌,未免她太想了,苏锦也绝了出去闲逛的念头。

    毕竟秦菡儿是为了找她才来的边关,不然她也不用在边关吃大半年的苦头。

    傍晚,天空灰蒙蒙的,到了后半夜竟下起了雨。

    早上起来,雨也未停,淅沥沥的下了半晌。

    雨后的天空极美,蔚蓝的像块玉,甚至比玉还要美上三分,空灵、澄澈。

    边关干燥少雨,这样的天空更叫人珍惜。

    李总管带人在院子里架了两座秋千。

    一座大,一座小。

    大的很平常见的差不多。

    小的小巧玲珑,是给小郡主坐着玩的,固定的坐凳,坐在上头不用担心会摔下来。

    木匠坐好了后,奶娘把小郡主抱坐在上头,轻轻的摇晃着。

    小郡主小脚甩啊甩,直接把鞋甩飞了。

    乐的她咯咯直笑。

    王妃抱着远儿坐在一旁,小郡主现在不和侄儿争宠了。

    上回闹了一回后,王妃抱了她整整一上午不撒手,小郡主学会了走路,喜欢自己摇摆,王妃要么不让,要么一把她放下就把远儿抱在怀里。

    三个来回后,小郡主再不和远儿争怀抱了。

    因为争的不好,可能自己就没得玩了。

    有时候苏锦抱着远儿,王妃坐在那里,小郡主还拉王妃,让王妃抱远儿。

    玩了半天,小郡主累了在远儿身边睡下。

    丫鬟把三层纱帐放下,让她们安安静静的睡。

    苏锦闲来无事,拿了绣绷子来做针线活。

    杏儿待的无聊,拉了喜鹊两人上街溜达了。

    这么多人照顾小郡主和小世子,她们两根本插不上手,这一睡,少说也要半个时辰才醒。

    半个时辰,够她们玩的了。

    杏儿爱玩,苏锦知道。

    她们要出去,苏锦也不拦着,以杏儿的性子,吃不了亏。

    再者她们出去,身后也会有小厮跟着。

    基本上,杏儿每天都会溜出去转一圈,今儿和喜鹊,明儿和彩菊,后天可能是雪兰。

    这一天,杏儿手里拎着蜜饯,嘴里吃着糖葫芦要回小院。

    刚走到胡同入口,就有一阵急切说话声传来,“让让!劳烦让让!”

    杏儿转身,雪兰拉了她一把,她连往后退了几步。

    只见两个小厮抬着一担架往前走。

    担架上躺着个穿戴不差的中年男子,男子身上都是泥巴,脸上还蹭破了皮,正哎呦的叫疼,瞧着像是腿摔伤了。

    “怎么摔的这么惨啊,”杏儿同情道。

    “这是去找我家姑娘治腿吗?”

    说着,咬了一口糖葫芦。

    雪兰见了道,“应该不是吧?”

    世子妃身份尊贵,哪是谁都能劳烦世子妃帮忙治病的?

    小厮走的急,说话的功夫就不见人影了。

    杏儿和雪兰刚走到小院门口,正要上台阶,身后,一小厮领着一大夫往前走。

    “大夫,您快点儿,我家老爷疼的厉害,”小厮催道。

    杏儿往下退了几步,看着小厮领着大夫进了隔壁人家。

    “好像那倒霉摔倒的是我们的邻居,”杏儿道。

    “我听江妈妈说,隔壁住的人家不错,咱们搬来,还特意送了份贺礼来呢。”

    虽然送的不是什么贵重礼物,只是一幅画,但贵在一片心意。

    进府后,杏儿把这事和江妈妈说了,江妈妈道,“难得在这里还能碰到这么好的邻居,虽然住不了多久,也得维护下邻里关系,李总管肯定会准备礼物去探望的。”

    只是探望不比乔迁礼,不宜送的太急,估摸着要过两天才送。

    杏儿说完,就把这事抛诸脑后了。

    结果第二天,苏锦和王妃带小郡主他们在花园玩的时候,苏锦鼻子灵,嗅到一股子烧纸钱的味道。

    起初只是一点点,若有似无。

    没一会儿,味道就重了。

    那味道不好闻,杏儿揉鼻子道,“昨天瞧见的隔壁老爷看着摔的挺惨的,但就算治不好,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死了吧?”

    这么懂礼的人家,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而且他们才搬来小院,隔壁邻居就办丧事,多晦气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