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王妃让奶娘抱小郡主回屋,她则抱着远儿。

    刚出月形拱门,就看到雪兰扶着秦菡儿过来。

    秦菡儿见了道,“不是才去花园吗,怎么就回屋了?”

    “隔壁人家烧纸钱,花园味道重,就不逛花园了,”苏锦笑道。

    苏锦扶着秦菡儿,许妈妈都惶恐。

    哪能让镇北王世子妃扶世子夫人啊。

    可秦菡儿已经习以为常了。

    苏锦大着肚子的时候,她也没少扶苏锦。

    姐妹之间,哪管什么身份?

    何况秦菡儿名义上还是东乡侯和唐氏的义女,就是苏锦的姐妹。

    苏锦扶秦菡儿去碧玉轩说话。

    谢景宸和楚舜都不在。

    虽然边关不大战了,但军营里多少还有事。

    王爷和东乡侯都走了,军营里最有威望的自然是谢景宸和楚舜。

    谢景宸立的功劳,许多人都不知道。

    但军中知道的将士都对谢景宸夸赞有加,做将军的敬重谢景宸,将士们自然跟着敬重了。

    何况谢景宸不仅是镇北王世子,还是当朝驸马。

    楚舜就更不必说了,他和南安郡王他们揭穿了谢景川投敌卖国的事,救了飞虎军,大功一件。

    小院里这么多人照顾小郡主和小世子,谢景宸留在小院里帮不上多少忙,还极有可能被嫌弃碍事,不如待在军营里。

    一般谢景宸都是陪苏锦吃完早饭就去军营,然后回来吃晚饭,偶尔中午也回来。

    楚舜就更随意了,有时候不去,有时候一整天待在军营里。

    有许妈妈照顾秦菡儿,还有苏锦在,他很放心。

    营帐内,谢景宸在看兵书,楚舜啃果子,道,“都不打仗了,还看什么兵书啊?”

    谢景宸没有回他,信手翻了一页。

    楚舜继续啃果子,眼睛看着谢景宸打转。

    虽然他认谢景宸是他们四个大哥,但要说玩到一块去,谢景宸和他们还是有点差距的。

    毕竟以前谢景宸身中剧毒,不宜动武,大多时间都待在沉香轩后院看书静养。

    哪像南安郡王他们几个今儿在这里混日子,明儿在哪里和人结怨打架,日子过得鸡飞狗跳也有滋有味。

    连赵诩都被他们给带坑里去了,谢景宸还和以前一样,这说明他们这些兄弟做的还不够到位啊,对兄弟的关心还不够。

    楚舜在琢磨怎么把谢景宸也带歪,可一想到谢景宸上面压着的东乡侯和皇上……

    楚舜嘴角抽了几下,就把这念头打消了。

    叹息一声。

    楚舜继续啃果子。

    这时候,一官兵走进来道,“世子爷,军营外来了一男子,听说世子妃医术高超,特来求药。”

    “打发走,”谢景宸头未抬,淡淡回了一句。

    这里是军营,不是医馆药铺。

    求药求到军营来,开了这先例,往后军营外还不知道会跪多少人。

    官兵就去回了那求药的男子。

    “快走吧,”官兵轰人道。

    男子要往军营里闯,守营官兵脸色不善,“再不走,是想被当成细作抓起来吗?!”

    男子退后几步。

    可是并没有走远,直接在军营外跪下了。

    因为跪的稍微有点远,距离营帐大门有小二十步,守营官兵看着我,我看着。

    “要不要去禀告世子爷?”其中一官兵道。

    “别管他了,他爱跪着就跪着吧,”另一官兵道。

    “世子妃什么身份,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给人治病?”

    话虽这样说,但官兵声音有点飘,毕竟世子妃待在军营的时候,也没少给他们治病。

    世子妃心善,或许真的会看在人家一番孝心的份上替他爹治病也说不一定。

    但现在世子妃不在军营,他求也没用。

    男子就跪在军营外。

    如今战事停歇,军营外也没什么人进出,也就没碍事。

    差不多快到吃午饭的时辰了,谢景宸放下兵书,起身出了营帐,要回小院。

    他和楚舜骑马出军营。

    看到男子跪在地上,眉头打了个结,望向守营官兵,“怎么没走?”

    官兵忙道,“他不肯走,我们就没管他了。”

    谢景宸骑马往前。

    男子和他们目光相对。

    “是?”

    男子和楚舜异口同声。

    谢景宸看着楚舜,“们认识?”

    “是咱们邻居,”楚舜道。

    小院里闹街很近,平常出门多走路,用不着骑马。

    搬进小院的第二天,楚舜出门,正好男子也出门。

    两人就闲聊了起来,还聊的挺开心,男子也是个洒脱之人,说改日请楚舜吃饭。

    楚舜接受了。

    这会儿见男子跪在地上,楚舜道,“郑兄,快起来吧。”

    男子摇头,跪着没动。

    楚舜道,“跪着也没有用的,有什么事上马边走边聊。”

    男子看看他,又看看谢景宸,不好意思道,“能不能拜托两位帮我求求镇北王世子妃救救我爹?”

    虽然是邻居,但只说过几句话,男子还真有些张不开口。

    楚舜望着谢景宸,谢景宸道,“起来吧,镇北王世子妃不在军营里,跪在这里也没用。”

    官兵见男子和楚舜是熟人,又孝心一片,过来扶他起来。

    男子的马就栓在远处。

    他看向楚舜,楚舜朝他点点头。

    男子这才上马,膝盖酸疼,有点困难,差点没爬上去。

    楚舜骑马上前道,“不是去祭祖了吗,爹怎么了?”

    男子叹息一声,道,“别提了,就是因为祭祖我爹才摔伤的。”

    楚舜好奇便多问了几句。

    郑大少爷道,“我家老宅在清水镇,距离这里三十里地,虽然现在不打仗了,可去一趟也不容易。”

    “本来说好了,我带下人去祭祖就行了,结果我爹非要去。”

    “山路难行,软轿过不去,我爹只能徒步上山,前几天下了场雨,山路滑,我爹一不小心从上面滚了下来,把右胳膊给摔断了……。”

    在大夫检查之前,大家都以为腿伤的更重,可腿只是脱臼了,养几天就好了。

    胳膊才伤的严重。

    郑老爷酷爱写字作画,那就跟他的命似的,胳膊摔断了,大夫说恢复的可能性不大,郑老爷半条命就没了。

    郑大少爷知道镇北王世子妃医术高超,而且人就在边关军营里。

    他哪忍心看着自己的父亲从此一蹶不振,这不,就来军营相求。

    他也知道找镇北王世子妃不容易,哪怕花再多的钱,只要能治好他爹的胳膊,郑家都愿意。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