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楚舜看郑大少爷的衣着,和他们也差不了多少。

    楚舜不解道,“祭祖是大事,衙门多少也该通融一二吧?”

    做人不能忘祖,这是最基本的。

    身在边关,这些百姓是哪国人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他们属于强者。

    边关的百姓是最不愿意打仗的,因为处在这地界处,可能他们身体里不仅留着大齐的血,也留着南梁的血。

    他们不论站在那边,手里的刀都是捅向自己的兄弟。

    出城祭祖说的通,就算衙门不通融,还能用钱开路啊。

    郑家家底丰厚,花点钱也好过郑老爷从小道走吧?

    提起这事,郑大少爷就一肚子气呢,看着楚舜,又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怎么了?”楚舜问道。

    郑大少爷摇头,“我和楚兄们不通,我们才做了两个月的大齐人,不好批判朝廷。”

    楚舜失笑,“我还以为什么呢,只管说就是。”

    “那我可骂了,”郑大少爷道。

    “……。”

    郑大少爷也是真气坏了,道,“城池一不保,县令就携带家眷跑了,大齐的县令前几天才到。”

    “我和我爹去找县令,问问能不能出城去祭拜祖宗。”

    “县令倒是夸我爹孝顺,一口答应放行。”

    “我和我爹还以为朝廷派来的县令是个好官,通情达理,结果县令这么好说话是有条件的,张口就要一千两的好处……。”

    一千两银子,郑家不是给不起,可给的不痛快啊。

    尤其郑老爷是个执拗人,眼睛里容不得沙子,年轻的时候也高中过,可是他那耿直性子在官场上混了大半年,命就差点被自己给玩完。

    郑家到郑老爷这一辈就一个儿子,是个独苗,郑家也不求他平步青云,光宗耀祖,只求他安稳的活着,别把郑家香火给断了就行了。

    郑家老夫人觉得郑老爷不适合入朝为官,逼着他辞官还乡了。

    耿直性子混不了官场,做生意也不行。

    以前是郑家老夫人撑着,后来是郑夫人管,如今是郑大少爷独当一面。

    至于郑老爷,沉迷写字作画,字写的好,画更是一流。

    这要换个人,可能不止送一千两,而是送两千两三千两巴结讨好新来的县令,给郑家求个安稳。

    可碰到固执的郑老爷,没骂县令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助纣为虐?

    气咻咻的抱着送给县令的画回了府。

    嗯。

    那幅县令没收的画,碰巧苏锦他们搬去小院,当作贺礼送给他们了。

    后面的事,很显然了。

    郑老爷赌这一口气,把自己给摔惨了。

    郑大少爷叹气。

    他爹一把年纪了,还这么有棱有角,反倒是他,都比他爹圆滑。

    别人家是爹操心儿子,他们家是儿子操心爹。

    楚舜不厚道的笑了,郑大少爷看着他,楚舜笑道,“放心吧,爹这性子也算难得一见了,绝对合我大嫂的胃口,她肯定会医治爹的。”

    郑大少爷一头雾水。

    大嫂?

    镇北王世子不就一个弟弟吗?

    而且这个弟弟还和南梁勾结被押送进京,这会儿应该砍了脑袋了啊。

    不过楚舜说会帮忙救治他爹,郑大少爷也没多问,毕竟他和楚舜他们关系还不熟,人家肯帮忙,他怎么能持怀疑态度?

    郑大少爷憋了一路没敢问,想着等回府再问一句。

    谁想到楚舜和谢景宸直接从回府的小巷子前路过,去了衙门。

    身为县令,才上任,就敢这么大肆的搜刮油水,谢景宸和楚舜怎么能姑息?

    这里是边关,尤其还是从南梁夺来的地盘。

    这些百姓对大齐还没有多少归属感,可能更向着南梁一点。

    现在来了这么一个父母官,这是要把朝廷的好感破坏殆尽,让这些百姓巴不得城池再被南梁夺回去!

    这些夺来的城池不但要管,更要妥善管理。

    再还没有造成恶劣影响前,就要扼杀在摇篮里。

    谢景宸和楚舜拜访县令,也是想出城拜访。

    见他们的不是县令,是师爷。

    师爷不认得谢景宸,也不认得楚舜,但是对郑大少爷还有印象啊。

    师爷笑了一声,“郑大少爷怎么又回来了?”

    郑大少爷看了楚舜和谢景宸一眼,才道,“我们想出城。”

    师爷摇着扇子,笑道,“这容易,三千两。”

    谢景宸眸底泛寒。

    楚舜笑道,“三千两?这是不是太贵了点儿?”

    师爷坐下来,端茶轻嗅,“我们县太爷可是冒着砍头风险让人给们开城门的,这钱要的多,可我们县太爷可不留分毫,都是往上头孝敬的。”

    “上头?”楚舜好奇。

    “这上头是谁?”

    “这山高皇帝远的,不是县太爷最大吗?”

    这话师爷爱听,笑道,“如今边关身份最尊贵的还能有谁?”

    “自然是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了。”

    “那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

    楚舜嘴角一抽,看向谢景宸,“这么说,这三千两是拿来孝敬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的了?”

    师爷没说话,自顾自的喝茶。

    谢景宸看向楚舜道,“给钱。”

    楚舜,“……。”

    郑大少爷,“……。”

    楚舜看着谢景宸,不舍道,“真的要给啊?”

    谢景宸没说话。

    楚舜从怀里摸出一张五千两的银票来。

    师爷要接的时候,楚舜把手收了回来,“让们县令出来,这么大的事,一个师爷说了不算。”

    师爷也不恼,飞快的看了衙差一眼。

    衙差就去找县令了。

    县令来的很快,毕竟三千两银子也不是笔小数目了。

    县令走过来,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个女子,千娇百媚,那身子就跟黏在县令身上似的。

    走出来的时候,县令还摸着那女子的手,不耐烦的往这边瞥了一眼。

    瞥了第一眼没在意。

    又飞快的看了一眼。

    然后——

    县令的脸就白了。

    “靖……靖国侯世子?!”

    他的声音都在颤抖。

    楚舜啪嗒一下把扇子打开,拍了下谢景宸的胸,“看见没有,这就是没事在街头瞎晃荡的好处,芝麻绿豆大的官都眼熟我。”

    “这个堂堂镇北王世子,当朝驸马随身带着令牌,可能人家都还怀疑是冒牌的。”

    言语间十分的嘚瑟。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