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那嘚瑟的样子真的挺欠揍。

    但一屋子人,除了谢景宸脸上没什么表情外,其他人一个比一个震惊。

    头一个不敢置信的就是郑大少爷。

    他就是镇北王世子?!

    他要找的人就是他媳妇镇北王世子妃?!

    还有县令和师爷,那是站都站不稳了啊。

    他们要贿赂要到镇北王世子和靖国侯世子头上了?!

    县令毕竟是混官场的,脑袋反应还不错,转过头就训斥师爷不长眼,慢待了两位世子爷,然后道,“通行费的事是开玩笑的……。”

    开玩笑?

    谢景宸脚一抬,直接把县令踹飞了。

    县令砸到案桌上摔了下去。

    楚舜补了一脚,师爷也砸了过去。

    头上悬着的“明镜高悬”匾额啪嗒一下掉下来,直接把县令砸晕了。

    至于歪在县令身上过来的女子早被这一幕吓傻了,哪还顾得上县令,转身就跑了。

    揍了人,谢景宸转身离开。

    楚舜把银票揣怀里,紧随身后。

    郑大少爷愣在那里,楚舜回头道,“郑兄,走了。”

    郑大少爷从震撼中回过神来,迈步追去。

    楚舜正和谢景宸说话呢,“待会儿回去一定怂恿大嫂写信回京骂皇上几句,这都挑的什么烂官?”

    郑大少爷不好意思道,“不知两位身份这么尊贵,我还和们称兄道弟……。”

    楚舜不赞同道,“又不以身份贵贱论兄弟。”

    郑大少爷讪讪一笑。

    踹完了人,大家骑马回府。

    郑大少爷有求于苏锦,楚舜他们下马了,他还骑在马背上。

    “下来吧,”楚舜道。

    郑大少爷这才下马,跟在谢景宸和楚舜身后进内院。

    进园子,就看到苏锦在喂小郡主喝水。

    杏儿见到谢景宸,忙道,“姑娘,姑爷回来了。”

    苏锦瞥头,就看到谢景宸,以及稍微落后一步的郑大少爷。

    楚舜唤了声大嫂,苏锦看向郑大少爷,“这位是……。”

    “他是咱们的邻居,”楚舜回道。

    说完,随手指了下花园方向。

    苏锦挑眉,“郑老爷不是……?”

    楚舜惊讶,“大嫂消息真灵通,他爹摔伤了,找医治找到了军营。”

    苏锦,“……。”

    还好。

    话说了一半留了一半,她还以为郑老爷已经……

    杏儿望着郑大少爷道,“上午还闻到隔壁传来烧纸钱的味道呢。”

    郑大少爷忙解释道,“家父受伤,没法到祖宗坟前祭拜,便在府里挑了个最靠近的位置烧了些纸钱,扰了世子妃清净了。”

    人家在府里烧纸钱那是人家的自由,谈不上妨碍,就是味道难闻了点而已。

    谢景宸和楚舜都把人带到跟前来了,苏锦就算不给郑家面子,也得给他们两。

    “吃过午饭后,我再去给郑老爷看胳搏,”苏锦道。

    郑大少爷惶恐,“不敢劳烦世子妃移驾,我待会儿把我爹抬来。”

    苏锦,“……。”

    “就别折腾爹了,”楚舜道。

    大嫂肯定还想出去转一圈。

    这不是把大嫂的小心思扼杀在摇篮里吗?

    郑大少爷作揖道谢,然后告辞。

    丫鬟送他出府。

    楚舜给自己倒茶,说起郑老爷的摔伤以及刚刚谢景宸踹了县令的事。

    杏儿听的愤愤难平,“城门也不是县令修的,开下城门就要一千两,这是县令还是土匪啊?!”

    “皇上怎么让这样的人当官?”

    楚舜觉得可能不用怂恿,杏儿这丫鬟就会主动给皇上写家书了。

    苏锦道,“边关民心不稳,最是要清廉的官任职,体察民情,让这些南梁百姓从心底归属我大齐,皇上怎么随随便便就派了个人来?”

    虽然没少被皇上使唤,但谢景宸还是帮皇上说了几句话,“县令官太小,一般由吏部递折子举荐,皇上觉得合适就准了。”

    收过路费三千两,还打着孝敬谢景宸和苏锦的幌子,一看就擅长欺上瞒下,这样的蛀虫,踹一脚太轻了。

    谢景宸虽然是镇北王世子,是当朝驸马,但他还真没有权利免一个县令的官职。

    这样的事,还得苏锦来办。

    虽然苏锦也没有这权利,但她先斩后奏,皇上不会说她什么,可能还会奖赏一番。

    当然了,他要管也行,但肯定少不了挨一顿骂。

    谢景宸,“……。”

    他能做的是让人去把那被匾额砸晕的抓来,让苏锦处置。

    吃午饭的时候,暗卫就把县令和师爷抓了来。

    脚一踹。

    两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那砸地声听得刺耳,觉得膝盖疼。

    县令连连认错。

    苏锦让人把县令拖下去,她先问师爷。

    朝廷并未科举,这县令肯定是从别处调来的。

    边关清苦,是苦差,一般多是在别处犯了错的人才调来。

    问县令未必说实话,师爷为了活命只能老实交代了。

    果不其然。

    这县令来边关之前是知府,在任地收受贿赂被弹劾,查证属实,被贬了官,打发来了边关。

    “才被贬官,不知收敛,还敢变本加厉?”苏锦厉色道。

    师爷不敢抬头看苏锦,头低着道,“做了三年知府,大人承受不了被贬的痛苦,打算从这些南梁人手里多捞一点,回京打点,好做回知府老爷。”

    谁想到这才刚伸手捞,就捞了两个烫手山芋。

    县令悔之晚矣。

    到现在县令都不知道他在任上捞的钱大半都用来打点了,为什么还被贬了。

    他怎么能猜到弹劾他的奏折是从军营送出去,是杏儿写的呢?

    从知府贬为县令,要是改过自新就算了,结果又落到了苏锦手里。

    尤其是师爷那句南梁人把苏锦惹恼了。

    就是因为边关有这样的父母官,才会不安稳,生出乱子来。

    苏锦摆手道,“摘了他的乌纱帽,在府衙吊两天,然后押送回京。”

    大嫂霸气!

    楚舜佩服极了。

    虽然都知道苏锦这么做是先斩后奏了,朝廷并不允许这么做,但苏锦做的都是好事,皇上也宠爱她,便没人阻拦。

    再者,这根本就是谢景宸怂恿的啊。

    他不把人带到苏锦跟前,苏锦也不会跑去衙门管这破事。

    不过既然管了,就不能只管一半,天知道朝廷又派个什么样的人来,苏锦道,“听们刚刚说的郑老爷,我倒觉得他来做这个县令合适。”

    一来郑老爷有当官的经历,只是为人太正,不合适混官场。

    可苏锦就欣赏这样百折不屈的性子。

    有她这个镇北王世子妃做靠山,不怕他因为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捅篓子。

    二来郑老爷以前是南梁人,现在是大齐人。

    这个镇子上有太多和他一样的人。

    而郑老爷颇有威望,由他出任县令,做这里的父母官,这些百姓也不会内心惶惶不安,没有归属感。

    苏锦的安排,谢景宸嘴角微勾。

    楚舜看苏锦的眼神都带着古怪。

    苏锦见了道,“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可惜大嫂是女人,要是男人就好了,”楚舜惋惜道。

    “……。”

    谢景宸脸黑成锅底。

    他已经不止一次听到这话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