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街上逛了一圈后,苏锦回了小院就调制药膏。

    这一忙就忙到半夜。

    第二天,药膏就送到了郑老爷手里,一起的还有一张针方,配合药膏用效果会更好。

    如果不用也无妨,三个月胳膊就恢复如初了。

    郑家不差钱,肯定会请大夫施针。

    而这三天,郑家也没闲着。

    既然答应接任县令一职,郑老爷就认真对待的。

    头一件事就是把祖坟迁回来。

    郑老夫人怕郑老爷做了大齐县令的事传到南梁,会有人恼郑家投敌,掘郑家祖坟。

    朝廷挖了东临王府祖坟的事,人尽皆知。

    若不是朝廷做的太过分,东临王府遗孤也不会起推翻朝廷之心,不得不防。

    三天时间迁祖坟足够了。

    找了个风水宝地埋葬郑家列祖列宗。

    事情忙完,三日之期就到了。

    郑老爷胳膊绑着绷带坐着软轿去了府衙。

    虽然府衙大门已经被扫干净了,但还有一股子臭鸡蛋的味道。

    想到自家儿子干的好事,郑老爷恨不得叫人把儿子抓来打一顿才好。

    从软轿内出来,管家扶着他进了衙门。

    换好官服,郑老爷又出来了。

    管家端着托盘站在身后。

    托盘里放着委任书和官印。

    郑家是方圆百里的大户,郑老爷颇具威望,认识他的人也多。

    他站在府衙前,还穿着一身官服,实在惹眼。

    不少人围过来看情况。

    得知郑老爷接任县令,大家都惊呆了。

    可如果是假的,郑老爷身上的官服,身侧的官印就是最好的证明。

    没有人敢在府衙大门前冒充县令,这是砍头的罪了。

    郑老爷也不会打官腔,只说以后有什么纠纷,只管来敲鸣冤鼓,他一定秉公办理。

    另外衙门里的衙役都被遣散了,他需要招些衙役。

    这话一说,不少人都想做衙役。

    进了衙门,就算吃官粮了。

    郑家管事的道,“大家别急,明日开始选衙役。”

    另外,就是关于出城的事。

    郑老爷让儿子找苏锦和谢景宸商量过。

    决定放百姓出城,而这个决定由郑老爷来告诉百姓。

    出城可以,但毕竟城外就是南梁境内,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出城不收钱,但进城的需要收十个铜板。

    十个铜板不算多,哪怕是街头乞丐都拿的出来。

    但穷苦人家,一个铜板都恨不得当作两个花的,如非必要不会出城。

    苏锦不一闷棍把人都拦下,不让人出城,但也希望能通过用收进城费的方式尽量减少进出的人数。

    大齐和南梁接触的人少,矛盾发生的几率才小。

    她放人离开大齐,至于南梁允不允许人进城那是南梁的事了,她管不着。

    大齐不做损伤民心的事就成了。

    不过苏锦觉得南梁肯定会允许百姓进城,不然岂不是把百姓往大齐赶?

    郑老爷的决定大家拍手叫好。

    还有和郑老爷关系不错的,打趣道,“郑老爷……不,该喊郑大人了。”

    “郑大人要不要也入乡随俗,让我们砸臭鸡蛋啊?”

    嗯。

    认识郑老爷的人多,认识郑二少爷的人也不少。

    只是大家都看破不说破。

    这会儿打趣郑老爷正合适。

    郑老爷笑骂了小儿子几句,就朝乡亲们作揖。

    那些百姓笑道,“郑老爷做我们的县太爷,我们就放心了。”

    那种放心不是嘴上说说,是很明显的放心。

    大家脸上的笑容更舒心了,出来摆摊叫卖声音也更洪亮了。

    看到朝廷官兵不用担心会被抢,转身就跑了。

    因为他们的父母官是自己人。

    是他们信任的过的人。

    苏锦的安排,王妃也赞不绝口,这才是真正为百姓着想的人。

    等这件事忙完,东乡侯和王爷他们也差不多该和崇老国公他们汇合了。

    这一天,是依照行军脚程汇合的日子。

    可是崇老国公和老王爷他们左等右等都没能等到东乡侯和王爷他们。

    到了第三天,南安郡王和定国公府大少爷才带了六千人马到大军驻扎地。

    “东乡侯和镇北王呢?”早到两天到的北宁侯世子好奇道。

    南安郡王从马背上下来,才回道,“两天前,王爷和东乡侯就带着大军分开走了,对齐王形成包围之势。”

    之前崇老国公和老王爷他们追着齐王打。

    齐王一路打一路退。

    东乡侯和王爷他们可不会惯他这个毛病。

    先不打他,把退路堵死了再说。

    这么多将士呢,南梁都打趴下了,灭一个齐王还不是易如反掌?

    老王爷笑道,“如此也好,灭了齐王,正好班师回朝。”

    所有人都以为灭齐王是小菜一碟。

    可大家都忘记了齐王拿烧粮草威胁他们的日子。

    真到了穷途末路,齐王和崇国公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活下去。

    他们不把人命当回事,东乡侯他们不能。

    南梁求和了,东乡侯腾出手来收拾崇国公是意料之中的事,一直派人暗中盯着。

    南安郡王他们带八千兵马和老王爷汇合就是掩人耳目的。

    等探子发现人不对劲已经晚了,齐王和崇国公已经被三面包围了,只是包围的范围大了些,齐王还有不小的活动范围。

    收到飞鸽传书,知道自己被包围了,齐王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刷白。

    崇国公飞快的从他手里接过信,脸色阴沉道,“这群没用的东西!”

    这消息要早一天送来,他们都还有回转的余地,现在却是逃无可逃了。

    后路被堵,前面是崇老国公带着大军,他们靠着城池易守难攻才没有被破,贸然出城,只会是自取灭亡。

    就算侥幸能逃,等到他们的也是无止境的逃亡和追杀。

    齐王望着崇国公,声音颤抖成筛子,整个人成了一根焉了吧唧的茄子般。

    “前狼后虎,我们没有活路了……。”

    崇国公强制镇定道,“先把城中百姓都抓进府衙大牢,有他们的命在,东乡侯也不敢攻城!”

    “先争取点时间,看事情还有没有转机。”

    转机?

    齐王面如死灰。

    都被三面包围了,哪还有什么转机?

    就算东乡侯他们有所顾忌不敢攻城,可城中的粮草也管不了多少时日。

    他们什么都不做,就能把他们给活活困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