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崇国公是见棺材也不掉泪的人,不真正的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他是不会服输的。

    东乡侯要拿城中百姓的命威胁东乡侯,那些将士不同意。

    已经没有任何胜算了,不如开城投降,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再顽强的抵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可劝降的将士说了没几句,崇国公抽出身旁护卫的剑。

    寒光一闪。

    一剑封喉。

    这就是劝降的下场!

    在他这里只有战死,没有投降!

    他让人把城中百姓抓进府衙大牢,没人不敢照办。

    崇国公上了城墙,举目四望,看不见任何人。

    但他知道崇老国公他们就驻扎在十里外。

    城中的消息送出来,崇老国公知道齐王的人在城中四处抓人,乱成一团,气的浑身颤抖不止。

    他不知道这是齐王的主意,还是他生的逆子的主意。

    这样的心狠手辣之辈,还妄想染指帝位,崇老国公气的两眼发黑。

    老王爷劝他消气,让人取了药丸来给崇老国公服下。

    这是静心丸。

    他们上了年纪了,气大了,身体吃不消。

    这药丸是特意调制的,和崇国公齐王之流打仗,靠的不是兵法,是脸皮。

    谁在乎百姓谁输。

    要是正正经经的打仗,半年前就该活捉了崇国公和齐王了。

    崇老国公就着茶水把药吞下,脸上的怒容未消。

    南安郡王劝道,“对付齐王这样的无赖,还得东乡侯来。”

    苏崇看着南安郡王,眸底有一抹无奈。

    碰到齐王这样动不动就拿烧粮草屠城威胁人的,他爹未必有好办法,除非行刺。

    他们不是没派人去刺杀过,崇国公和齐王住的宅子被围的水泄不通,没法靠近他们。

    崇老国公他们早一天得到消息,东乡侯和王爷晚一天,也是被崇国公气的不轻。

    要让这样的人逃脱了,他就是死了,也没脸去见九泉之下的兄弟们!

    三路大军形成围困之势,就是崇国公生了翅膀,也插翅难逃。

    唯一的难处就是怎么救出城中百姓。

    像崇国公那样的丧心病狂之辈,连兄长和父亲都能狠下杀手,何况是其他人了。

    ……

    这一僵持,就是五天。

    ……

    这边东乡侯还在想万全之策,那边南梁赔偿的钱和绸缎等东西已经运送回京了。

    苏小少爷几个拿到了卖画的钱,在街上买买买。

    看着马车一驾接一驾的从闹街路过,颇有些好奇。

    再一听是南梁的赔偿,又是高兴又是发愁。

    高兴的自然是大齐打胜了,发愁的事边关战事了了,他爹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要回京了。

    他爹可比娘严厉多了,他们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啊。

    钱花的差不多了,苏小少爷他们打道回府。

    从马车内下来,苏小少爷一阵风跑进府,直奔去找唐氏。

    他爹肯定有家书送回来。

    苏小少爷在前面跑,九皇子他们在后面追。

    经过一年的训练,他们的体力比苏小少爷差不了多少了。

    和以往一样,靠近正堂就停了下来,悄悄的走到窗户处先听一会儿。

    四颗脑袋把窗户占了个七七八八。

    只听唐氏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北漠没收那一百万两?”

    “北漠王好像特别想和侯爷结亲,不肯退婚,”林叔道。

    窗户处。

    苏小少爷眉头扭着,心底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九皇子他们几个面面相觑。

    东乡侯府子嗣不多,苏大少爷已经娶了拂云郡主了,能定亲的除了苏小少爷就是那尚在襁褓中的虎娃。

    按顺序,也该苏小少爷先定亲。

    沈小少爷要说话,刚说了一个字,苏小少爷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屋内说话声继续传出来。

    得知自己被卖了十万两和三十万担粮食。

    九皇子他们三个惊呆了。

    他们没想到苏小少爷这么值钱。

    苏小少爷小脸都气绿了。

    他可是他爹唯一的亲儿子啊。

    他爹怎么能卖他呢?!

    苏小少爷猛然起身,九皇子都来不及伸手抓他,苏小少爷已经跑进屋了。

    他望着唐氏道,“爹把我卖了的事,娘为什么不告诉我?”

    唐氏看着自己儿子气咻咻的小模样,她道,“告诉了,能怎么样?”

    嗖。

    一把飞刀直接朝苏小少爷心口插过去。

    苏小少爷哪受得了这打击,眼泪都涌出来了。

    “我不管,我才不要去北漠做驸马,”苏小少爷道。

    林叔笑道,“小少爷放心,不是去北漠做驸马,是北漠公主嫁来咱们侯府来。”

    苏小少爷愣住。

    然后他更生气了。

    “我不要娶北漠公主!”苏小少爷道。

    “得丑傻笨成什么样儿,北漠王才花那么大价钱把公主嫁给我。”

    “娘,我可是您的亲儿子啊。”

    苏小少爷真伤心了。

    大哥好歹长大十八九岁,爹娘才逼他娶媳妇。

    他连八九岁都没满,爹就打他亲事的主意了。

    没有这样欺负人的!

    反正他不要做驸马,姐夫就是最好的例子了,姐姐那么好,姐夫都过的那么惨,他可能比姐夫还要惨呐。

    他接受不了。

    唐氏早知道东乡侯拿苏小少爷亲事做抵押的事了。

    战场之上的权宜之计,唐氏虽然有点生气,却也无可奈何,左右亲事还能退,东乡侯总不会坑自己的儿子。

    可唐氏没想到北漠居然不肯退亲了。

    当然了,依照约定把钱粮都送上,这亲事不退也得退。

    但是现在为难的事,钱粮已经运送进京了。

    那一百万两是先入国库呢,还是直接扣下来?

    扣下来吧,东乡侯卖儿子的事就瞒不住了,毕竟一百万两不是笔小数目,不可能做到一点风声都不外露的。

    可要不留,进了国库,再想拿出来就难比登天了。

    “那钱呢?”苏小少爷问道。

    “在送进宫的路上,”林叔回道。

    如果唐氏要拦下来,现在可能还来得及。

    不过东乡侯也不是那么着急就是了。

    毕竟南梁还要赔偿大齐四年呢。

    苏小少爷也不是这一两年就要把人娶回来。

    苏小少爷那叫一个气啊。

    刚刚怎么跑进屋的,这会儿怎么跑出去。

    跑的太急,出院子的时候直接和拂云郡主撞上了。

    好在丫鬟在身后,才没有摔倒。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