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怕人?

    苏小少爷长这么大还没怕过谁呢。

    和皇上也算很熟了。

    可以说皇上是他认识这么人里最好说话的了。

    他是皇上,爱面子,绝对不会欺负他一个孩子。

    哪像他爹坑起儿子来,他和大哥都没地儿诉苦去。

    他不想办法解决难题,指着他爹,还不知道被坑的多惨。

    想到这里,苏小少爷都鼻子泛酸。

    别人家的小少爷多幸福,怎么到他这里就活的这么艰难呢?

    苏小少爷多么坚强的一个熊孩子啊,找打都成了习惯,可还从来没掉过一滴眼泪。

    这回被亲爹坑,眼泪是哗哗的流。

    福公公见了都心疼,他望着皇上,“皇上,这可怎么办啊……。”

    东乡侯为朝廷考虑,把儿子的亲事抵押了出去,是他忠君爱国。

    可朝廷大事让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顶着,那小身板哪里承受的起?

    皇上扶额,道,“朕知道受委屈了,下来吧,好歹给爹留点面子。”

    不提他爹还好,一提苏小少爷更是来气。

    “我爹都做的出卖儿子的事了,还怕丢脸吗?!”苏小少爷趴在大箱子上,愤愤难平。

    “……。”

    一群侍卫站的不安。

    真的快憋不住要笑出声了啊。

    这一笑,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前程。

    别人家都是父慈子孝,怎么到了东乡侯府就成父子相坑,父子相仇了呢?

    苏小少爷一句话直接把皇上给堵的没话说了,这件事,苏小少爷确实可怜了些。

    但亲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想到自己的女儿,皇上默默的把这话收了回来。

    从小在青云山长大,耳濡目染,他女儿都做出当街抢男人的事了,何况是苏小少爷了。

    让他老老实实接受长辈安排的亲事,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一时间,皇上也没辄了。

    南梁的赔偿送进宫,皇上要亲自过目,不少后妃都过来凑热闹,趁机奉承皇上。

    现在人都到了,看到的不是满箱满箱的银锭子,而是苏小少爷趴在大箱子上哭。

    越来越多的宫人围过来看热闹。

    皇上对看苏小少爷的“卖身钱”也没了兴致,这不是把喜悦建立在一个半大孩子的痛苦上吗?

    给福公公使了一记眼色,皇上转身回了御书房。

    福公公郁闷啊。

    苏小少爷人小,却是东乡侯和夫人坑着长大的,没那么好忽悠。

    可圣明难为。

    福公公也只能硬着头皮哄苏小少爷从大箱子上下来了。

    福公公苦口婆心的劝,苏小少爷不为所动,他就想把一百万两带回府,钱在自己手里才放心。

    福公公劝着,九皇子他们也围过来,这么多人看着呢,苏小少爷脸没红,他们脸颊发烫了。

    苏小少爷趴累了,翻了个身,以大字状躺着。

    小脸上是被亲爹坑的生无可。

    福公公心有不忍,还得昧着良心劝道,“还是去求皇上吧,躺在大箱子上有什么用?”

    “这一箱子银子最多也不过十万两,即便给,也抬不回府。”

    苏小少爷看向福公公,觉得他说的有理。

    就算皇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把这一大箱子占了,他也抬不回去啊。

    没有皇上点头,谁敢帮他搬东西?

    何况十万两也不管什么用。

    苏小少爷从大箱子上下来,飞快的跑向御书房。

    九皇子几个尾随其后。

    只是走了十几步后回头看,只见福公公催侍卫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抬走啊。”

    这钱皇上是不可能让苏小少爷带走的。

    侍卫抬着箱子就跑,唯恐苏小少爷掉头再扑过来。

    侍卫走远了,福公公才放心的朝御书房走去,才走了几步就听声音从御书房内传来,“皇上,皇上……。”

    御书房里根本就没有皇上的人影。

    屏风后,龙案下都找了,没见到皇上人,苏小少爷赶紧往外跑。

    福公公一听苏小少爷找皇上,就知道皇上不想答应苏小少爷,也不想担一个欺负半大孩子的名声,躲着了。

    皇上都躲着了,福公公能不溜吗?

    只是没能溜掉,苏小少爷及时反应过来,跑出来抓住了福公公的袖子。

    苏小少爷都快气炸了。

    一个个的就欺负他一个!

    福公公脑壳更疼。

    抓他也没有用啊,别说一百万两了,就是一万两,他也做不了主啊。

    苏小少爷气的头顶冒青烟。

    福公公劝道,“苏小少爷别抓着我了,想想,这钱就算皇上让带回府了,能保得住不被爹再花掉吗?”

    ……这是肯定不能保证的啊。

    苏小少爷脸色奇差无比。

    福公公见有门,赶紧接着道,“这钱在皇上手里,好歹还有希望拿回去,可要被爹花了,可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再说了,这事主要在爹,爹要皇上给这一百万两,皇上能不给吗?”

    总之,不先搞定爹是没有用的。

    九皇子他们都觉得福公公说的有道理。

    皇上明显不是他爹的对手啊。

    苏小少爷到底人还小,劝一劝,他就松开了抓着福公公袖子的手。

    福公公倒也没走,继续道,“别伤心了,要相信爹是疼的。”

    苏小少爷看向福公公,“信吗?”

    福公公,“……。”

    福公公尴尬了。

    这话劝谁都合适,可在苏小少爷这里是扎心的刀子。

    慈母严父。

    东乡侯夫人唐氏对儿子也算不上慈,他就见过唐氏拿鸡毛掸子抽苏小少爷。

    严父,东乡侯不仅严,他还坑啊。

    福公公自认自己也算是巧舌如簧,舌灿莲花了。

    可看着苏小少爷满是委屈,泪痕犹在的脸,他词穷了。

    帮东乡侯说好话,那就是在助纣为虐啊。

    九皇子拉着苏小少爷道,“别急啊,才这么点大,北漠也不会这么急就把公主嫁给。”

    话说的轻巧,他能不急吗?

    “能花钱把公主嫁给我,谁知道会不会哪天想不开就把公主送来东乡侯府了?”苏小少爷忧心忡忡。

    “我自己都没钱用,我可不想分一半给她。”

    “……。”

    不行了。

    腮帮子憋抽筋了。

    福公公赶紧借口内急遁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