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着福公公飞快的跑。

    苏小少爷虽然猜到他内急是骗人的,却也没有追。

    皇上都躲着他了,抓福公公有什么用。

    抬眸望去,没有一个人能帮他的忙。

    苏小少爷垂头丧气的朝着出宫的方向走。

    福公公做戏做全,上了茅厕都还担心苏小少爷在茅厕外堵他。

    小公公见了道,“福公公,苏小少爷出宫了。”

    福公公大松一口气。

    小小年纪就这么难缠了,长大了可怎么了得啊。

    福公公赶往御书房,皇上正好从后门进来道,“人走了?”

    福公公,“……。”

    堂堂皇上被一个半大孩子逼的从后门躲着,也算是独一份了。

    福公公点头,“已经走了。”

    皇上摇着玉扇,心情松快。

    福公公见了道,“皇上,那一百万两和三十万担粮草?”

    “国库缺钱缺粮又不是不知道,”皇上斜过来一眼道。

    “……。”

    果然。

    皇上就没打算把到手的钱粮还回去。

    东乡侯知道皇上的性子,可架不住北漠太坑啊。

    非要黄金,非要钱粮一起付才把婚约作罢。

    东乡侯也不能把刀架在人家脖子上逼人家收吧?

    不写收据,回头人家反咬一口,就更得不偿失了。

    还有皇上——

    这钱送回京,东乡侯倒是能直接抬回府。

    可是抬回府之后呢?

    国库空虚,那么一大笔钱,文武百官多少双眼睛盯着。

    到时候军饷发不出来,百官会找东乡侯要钱。

    天灾人祸,国库没钱,百官还是会找东乡侯。

    这钱东乡侯根本保不住。

    缺钱到那份上了,朝廷有钱还给东乡侯吗?

    万一再碰上赖账的……

    不留在手里才是聪明人。

    福公公望着皇上。

    皇上端茶道,“朝廷肯定没钱没粮给苏小少爷退亲。”

    “他要退,只能长大了自己挣钱退了。”

    “……。”

    皇上的算盘珠子拨的噼里啪啦响。

    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啊。

    想他小金库都被东乡侯搬的差不多了。

    坑了他那么多钱走又如何?

    他还不是一把就坑回来了。

    而且是连本带利一起坑了回来。

    福公公嘴角狂抽不止。

    心里不由自主的为苏小少爷心疼啊。

    再看皇上龙心大悦的模样,福公公总觉得皇上高兴的太早了。

    别的不说,苏小少爷才七岁多,就已经崭露头角,能独当一面了。

    世家子弟有哪个能和他一较高下的?

    等苏小少爷长大,绝对青出于蓝胜于蓝,比他爹东乡侯还要难缠几分。

    坑他的“卖身钱”,皇上就不怕烫手吗?

    可劝皇上把钱给苏小少爷,福公公又不敢说,只能藏在心底了。

    皇上喝了两口茶,把茶盏放下道,“传大皇子来见朕。”

    东乡侯立下大功,苏小少爷进宫闹了一场,皇上还是要表态的。

    皇上不便传唐氏进宫,让大皇子代替他去传几句话。

    只是小公公去传话,回来道,“皇上,大皇子昨儿出宫后,一直没回宫,已经差人去宫外头找了。”

    皇上眉头紧锁。

    身为皇子,怎么夜不归宿?

    皇上也没多想,拿出奏折翻看。

    只是侍卫在宫外找了一圈,大皇子常去的酒楼寻遍,也没见到大皇子的人影。

    侍卫怕出事,匆匆进宫禀告皇上知道。

    皇上这才担起了心,大批侍卫出宫找大皇子。

    苏小少爷出宫后,没有直接回府,而是去了冀北侯府,和冀北侯老夫人告状。

    这世上能压着他爹的没几个。

    冀北侯算半个,冀北侯老夫人算一个。

    祖父不在,只能找祖母诉苦了。

    冀北侯老夫人还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孙儿的亲事就这么被抵押了出去,训斥了好几句东乡侯胡来。

    可儿子一心为朝廷,她也不能骂的太狠了。

    总不能说自己孙儿的亲事比朝廷的安危更重要吧?

    再者定亲的还是北漠小公主……

    冀北侯老夫人哄了苏小少爷半天,也没能把他哄好。

    苏小少爷可不蠢,他道,“还能拿回钱吗?”

    “肯定能拿回来的,”冀北侯老夫人道。

    “皇上手里的不行,还有南梁呢。”

    苏小少爷望着冀北侯老夫人,“我听我娘说,赵大哥要娶北漠公主,那北漠王就是他的岳父了。”

    “他敢向着我爹不向着自己的岳父吗?”

    “……。”

    他身边太多的女婿不敢忤逆岳父了。

    姐夫是。

    大哥也是。

    还有定国公府大少爷。

    没一个敢在岳父面前大声说话的。

    他不信赵大少爷会是个例外。

    冀北侯老夫人还真没想到自己的孙儿小小年纪就懂这么多,会想这么多了。

    她很欣慰。

    至于被坑,北漠王舍得为一个公主花这么多钱粮,可见宝贝的紧。

    北漠王舍得把宝贝公主嫁给她孙儿,她自然不反对了。

    这是娶回来,又不是去北漠做驸马,吃亏的是北漠王。

    沈小少爷靠着沈老夫人道,“祖母,苏阳他怕北漠王早早的把公主送来东乡侯府,他要分一半钱给她花。”

    这是沈小少爷的理解。

    本来就缺钱缺的厉害,还多一个媳妇帮他花钱,他也不乐意娶。

    沈老夫人,“……。”

    屋子里的丫鬟噗嗤一笑。

    苏小少爷抬头望过去,一个个赶紧跑了。

    沈老夫人也是在尽量憋笑,年纪大了,真的扛不住啊,她望着苏小少爷道,“除了这个担忧外,还有什么担忧?”

    这是最小的担忧了。

    其他的他都不想说。

    他只想退亲。

    沈老夫人笑道,“给北漠小公主的那份钱,祖母帮付行不行?”

    苏小少爷心累。

    可最终他还是因为钱动摇了。

    卖画的钱花光了,沈老夫人让丫鬟取了二十两来。

    这钱是给北漠小公主的。

    她没来之前,她的那份让苏小少爷代替她花。

    苏小少爷想了想,觉得也还划算。

    毕竟他现在还小,等他长大到娶妻还要十年。

    他多拿三五年的月钱,然后再退亲,一举两得。

    看在银锭子的份上,苏小少爷勉为其难的退了一步,“那就晚点儿再退亲吧。”

    说完,飞快的拿起银锭子揣入怀中,心思早飞到街上,想把早先看中的玩意买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