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小少爷觉得自己迫切的需要去街上溜达来缓解自己糟糕的心情。

    拿了银锭子,他就和沈老夫人告辞了。

    只是想法是好的,也上了街。

    可是街上官兵多,小厮怕会出事,直接把他拉回府了。

    苏小少爷,“……。”

    苏小少爷差点就崩溃了。

    一整天了,没一件顺心事儿。

    更可恨的事,还有人把街上那么多官兵搜寻猜测是和他有关。

    看着儿子臭了张脸回来,唐氏就知道他进宫碰了墙壁。

    这一点,唐氏并不意外。

    若是那一百万两能留下来,东乡侯怎么会不留?

    一百万两是不少,每年盯着皇上少浪费点,五年也尽够了。

    多抓几个贪官,家底也差不多够数。

    左右时间还早,不用太着急。

    更重要的是唐氏觉得姻缘这是要看缘分,别的不说,至少北漠小公主现在和她儿子有缘。

    作为一双喜欢给儿子挖坑,并孜孜不倦给儿子挖坑的爹娘来说。

    这个坑够大够圆,难度挑战不小。

    苏小少爷心情不好,回府后,就直接回屋坐桌子上发呆了。

    九皇子他们陪着坐着,都心疼他。

    怕苏小少爷想魔怔了,九皇子不忍心推了他一把,“在想什么?”

    “说出来,我们帮一起想。”

    苏小少爷歪着头看着他,“我都这么值钱了,们说我爹能值多少钱?”

    九皇子,“……。”

    沈小少爷,“……。”

    赵小少爷,“……。”

    苏小少爷一开口。

    杞人忧天四个字就直接朝他们砸过来啊。

    这像是心情郁闷钻进死胡同出不来的人吗?

    他已经在琢磨怎么卖他爹了啊。

    这绝对是找不到买家的苦大仇深。

    九皇子放心了,道,“为什么觉得爹就一定比贵呢?”

    “人家都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我想北漠王肯定也是看中了这一点。”

    苏小少爷一拍桌子,“说的对!”

    “凭什么我爹就比我值钱?”

    “我要贱卖他!”

    “……。”

    贱……贱卖?

    娘啊。

    他们可什么都没说啊。

    “我去画画,”九皇子连忙起身道。

    沈小少爷和赵小少爷也不敢和苏小少爷一起坐了。

    这么危险的想法,要是被东乡侯知道了,怎么也要被打个半死吧?

    万一被误会成同党就不好了。

    屋外,小厮站在那里是嘴角眼角齐抽。

    亏得林总管还担心小少爷被侯爷气坏了,让他看着点儿。

    小少爷还是那个小少爷。

    不是受了点压迫就一蹶不振的小少爷。

    放心了,小厮就去禀告林总管。

    林总管在去找唐氏的路上,小厮一禀告,林总管一脸黑线。

    唐氏看出端倪,问了一句,“阳儿还在生气?”

    “还在生气,不过侯爷要在府里,更生气的会是他,”林总管道。

    唐氏不解。

    林总管就把小厮禀告他的话告诉唐氏。

    唐氏,“……。”

    唐氏抬手扶额。

    不管发生什么事,最后都是她儿子在找打,受了委屈都叫人心疼不起他来。

    崇国公府大太太抱着孙儿想笑不能笑。

    拂云郡主坐在一旁,笑的肚子疼。

    她是真疼,疼的没忍住手摁着肚子了。

    这点细微的动作,谁也没发现,毕竟苏小少爷说话做事,再端庄自持的大家闺秀也有架不住笑的花枝乱颤的时候,笑的肚子疼不足为奇。

    苏小少爷恢复了,大家就没管他了。

    反倒是街上,侍卫满京都的找大皇子,不可避免的惊动了文武百官。

    大皇子虽然武功谈不上有多厉害出众,可也不差,出宫身边肯定带着护卫,怎么会失踪呢?

    到第二天早上,还没有大皇子的下落,大家心底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皇上心情是最差的。

    知道皇上担心大皇子安危,平日早朝多回因为政见不合吵上几句,今儿是出奇的安静,谁也不想成为撞枪口的鸟儿。

    侍卫还在继续搜寻,不敢懈怠。

    东乡侯府。

    拂云郡主和往常一样醒来,更衣洗漱。

    只是漱口的时候,突觉一阵恶心,肚子隐隐作疼。

    丫鬟珊瑚忍不住道,“郡主,还是找个大夫来看看吧。”

    “昨儿被小少爷那么一撞,奴婢见几次揉肚子,昨晚都没吃几口,今儿又想吐,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奴婢实在不放心。”

    拂云郡主觉得没事,虽然肚子疼,但一会儿就好了。

    丫鬟知道拂云郡主是怕唐氏知道了训斥苏小少爷。

    可苏小少爷是挨骂惯了的,他是东乡侯府的独苗,谁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郡主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拂云郡主坚持,丫鬟就没劝了。

    但作为郡主的贴身丫鬟,郡主该做没做的事,她得学会拿主意,不然回头出了事,谁也担待不起。

    这不,拂云郡主吃早饭,去给唐氏和崇国公府大太太请安,李大夫就来了。

    两人前后脚到,唐氏还有点懵,“李大夫怎么来了?”

    珊瑚忙道,“是奴婢见郡主脸色不好,自作主张请李大夫来的。”

    拂云郡主瞪丫鬟。

    丫鬟低着头。

    唐氏担忧道,“怎么会脸色不好,昨晚上没睡好?”

    拂云郡主说没事,但既然李大夫请来了,她就没有推辞的道理了,不然岂不是劳烦人家白跑一趟?

    越是不让把脉,越是叫人误会她讳病忌医。

    李大夫是东乡侯府的常客了,因为和东乡侯府熟的关系,李家药铺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李大夫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闲聊了几句,李大夫给拂云郡主把脉。

    才搭上脉搏,李大夫愣了一下,神情更严肃了。

    他这样子,还真是把唐氏和崇国公府大太太给吓着了。

    拂云郡主身子骨还算不错,不应该这么脸色差才是。

    李大夫收了手,崇国公府大太太忙问道,“如何?”

    “动胎气了,”李大夫回道。

    “……。”

    一屋子人都惊呆了。

    唐氏和崇国公府大太太看着我,我看着。

    尤其崇国公府大太太怀里还抱着孙儿呢。

    虎娃生下来才五个月啊,这就又怀上了?

    吃惊过后,就只剩下狂喜了。

    这是要三年抱两啊。

    崇国公府大太太高兴,唐氏更高兴。

    她子嗣艰难,没想到儿媳妇竟然这么容易怀身孕。

    拂云郡主的脸从耳根红到了脚底心。

    她只恨地上没地缝给她钻。

    李大夫道,“幸好早发现了,晚几天可能会胎儿不保。”

    “我这就给郡主开保胎药,早中晚三次,一定要按时服药,七天即可。”

    唐氏忙请李大夫去开药方。

    等李大夫走远了些,唐氏才问道,“怎么就动胎气了?”

    珊瑚要说话,拂云郡主拦着她,“没事……。”

    “珊瑚,说,”唐氏道。

    珊瑚就道,“昨儿小少爷急着进宫,在院门口不小心撞了郡主一下……。”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