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发现护卫尸体的地方,大理寺和刑部的人来回仔细搜查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别的线索。

    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了。

    找不到尸体,大皇子就还有活着的可能。

    而且如果只是单纯的杀大皇子,不会掩埋护卫的尸体,这明显是怕被人发现,到时候封锁城门,没法带大皇子离开。

    抓大皇子,却又不杀他,这是要拿大皇子做人质啊。

    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几乎是同时想到这种可能。

    心底闪过一抹惶恐,刑部尚书匆匆进宫禀告皇上。

    皇上气的捶龙案。

    是他们疏忽了。

    齐王和崇国公一直就针对大皇子,他们都知道是为了送二皇子也就是如今的齐王世子上位。

    自打齐王举旗谋逆后,他们以为大皇子就安全了。

    这么久没出事,就放下了戒备之心。

    没想到齐王他们还贼心不死!

    这一招,当真是杀的皇上他们措手不及。

    谁能想到崇国公和齐王在被打的节节败退,手忙脚乱之际,不想着怎么退兵,反倒派人进京抓大皇子呢?

    如今大皇子失踪已有几日了,就算八百里加急把消息送去给崇老国公也来不及了。

    刑部尚书劝皇上息怒,大皇子吉人自有天相,绝对不会有事的。

    福公公叹气啊。

    齐王之流就像是打不死的蟑螂,各种阴险招数层出不穷,偏偏还就很管用。

    希望东乡侯他们能早点把齐王活捉了,送进京给皇上出气。

    刑部尚书禀告完,就回了刑部。

    刚进刑部,刑部侍郎就过来道,“尚书大人,您还是去刑部大牢一趟吧。”

    “怎么了?”刑部尚书问道。

    “柳侧妃从昨晚起就滴米未进了,怕是扛不了两天了,”刑部侍郎道。

    其实早就入秋了,但谁也不知道秋后处斩到底是哪天,也没人敢问。

    再加上南漳郡主在刑部大牢里生不如死,刑部的事又多,就没人管她了。

    刑部侍郎先前去刑部大牢审案,走的时候,南漳郡主给他跪下了。

    她希望能见刑部尚书一面。

    刑部侍郎本不想理会南漳郡主,实在是她那模样弥漫着一股子死气。

    在刑部见惯了犯人从生机勃勃到形如枯槁,有些都扛不到上邢台就病死狱中。

    南漳郡主作恶不少,刑部侍郎也不知道让她就这么死了,而不是当众斩首,皇上会不会不满。

    提醒一句,也是尽他一个侍郎的本分。

    刑部尚书还怎么没注意南漳郡主,这些天他们都在找大皇子的下落。

    既然刑部侍郎提醒了,他就往刑部大牢走了一趟。

    老实说,就算刑部侍郎提醒了,真看到南漳郡主,刑部尚书还是狠狠的震惊了下。

    若不是确定这间牢房关的是南漳郡主,他都要怀疑南漳郡主是不是被人给偷梁换柱了。

    看到刑部尚书,南漳郡主从床榻上下来。

    说是床榻,其实就是块木板,上面摆了稻草,还有一张破旧的棉被。

    看到那棉被,刑部尚书心下有了几分了然。

    这棉被不知道多少犯人用来取暖过,刑部大牢有阴暗潮湿,寻常人进来待会儿都觉得压抑,何况常住。

    南漳郡主自打关进刑部大牢,就日渐消瘦,身体素质一天不如一天。

    这被子一盖,邪风入体,就病倒了。

    南漳郡主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滚了下来。

    这样子,叫人看了难免心疼,可刑部的人心硬如铁。

    他们不敢说每一个被关在刑部大牢的都最大饿极,没有一个是冤枉的。

    可大部分人都罪有应得。

    同情他们,那谁来同情被他们残害的人?

    南漳郡主爬了半天没能爬起来,她几乎是匍匐前进,她望着刑部尚书道,“帮,帮我,我想着最后……。”

    “最后再见瑜儿一面。”

    只这一句,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以为她可以撑到王爷回京的。

    她太高估了自己。

    死亡的气息笼罩着,她真的怕了,悔了。

    刑部尚书脸寒如霜,“这不是我分内的事。”

    “还是镇北王府的姑爷,”南漳郡主气若游丝。

    害老夫人的不是她。

    对刑部尚书夫人,南漳郡主一向不管不问,没有多少情分,也没有仇恨。

    到底认识了这么久,她临死前就这么一个小愿望了。

    见不到女儿,她死不瞑目。

    刑部尚书转身离开。

    从刑部大牢出去,阳光照耀在身上,驱赶了大牢里的寒气。

    “去镇北王府告诉王妈妈一声,就说南漳郡主活不过明天了,”刑部尚书道。

    至于其他的,他刑部尚书管不着。

    刑部侍郎派人去镇北王府传话。

    如今镇北王府主子走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都是不用在乎的。

    王妈妈管着王府内院,外院有拿不定的主意也找她。

    好在大家都知道王府主子不在,就剩下一堆下人,迎来送往的事通通都免了。

    正看账册呢,外面丫鬟进来道,“王妈妈,刑部派人来传话,说是南漳郡主病重活不过明天了。”

    王妈妈脸上没多少表情。

    如今她代王妃管着王府的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王妈妈把账册合上,起身出了门。

    她去了刑部大牢,如今南漳郡主病重,她希望南漳郡主临死前能说几句真心话。

    当年大少爷中毒到底是意外还是她算计的。

    虽然这个结果已经不重要了。

    王妈妈站在大牢前,看着南漳郡主那比乞丐还不如的样子,半晌没问出声来。

    南漳郡主看着她,声音沙哑带着戾气道,“瑜儿呢,我的瑜儿呢?!”

    王妈妈看着她,道,“当年,大少爷中毒是不是所为?”

    南漳郡主惨笑一声。

    她所有的回答都在笑声里了。

    她不后悔算计谢景宸,导致下毒。

    她后悔的是她明明有很多机会要他的命,却一再的畏手畏脚,错失良机,还给他找了一个土匪续命。

    但凡少顾忌王爷一点,就不会落得今日这般下场。

    她对王爷爱之入骨,可王爷对她弃如敝履!

    南漳郡主恨意交加,消瘦的脸庞更显得面目狰狞。

    王妈妈见她死到临头都还不知悔改,有些不想说的话,也忍不住了,“该恨的是太后,而不是王爷。”

    南漳郡主猛然抬头看向王妈妈。

    王妈妈眸光平静道,“太后若真的疼,就不会明知道王爷不爱,还把硬塞给王爷。”

    “太后嫉妒老夫人有老王爷的爱,她自己爱而不得,才把这夙愿强加在身上。”

    “只是太后的一颗旗子。”

    “太后对的纵容疼爱,终不过是想从的身上看到当年如果她没有选择先皇,而是执意嫁给老王爷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当年,王妈妈也觉得太后对南漳郡主疼爱过了份。

    为了把她嫁给王爷,不惜一切代价。

    老夫人嗤之以鼻,“不过是一颗可怜而不自知的棋子罢了。”

    当年,王妈妈没有领悟。

    如今,她全明白了。

    王妈妈言尽于此,转身离开。

    几步之后,王妈妈吩咐小厮道,“接大姑娘回来吧。”

    可惜——

    等谢锦瑜赶到刑部大牢,南漳郡主已经没气了。

    有些事,南漳郡主早察觉到一点苗头了,只是她不愿意深想,害怕去想,她怕自己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如今被王妈妈毫不留情的戳破了。

    太后不仅疼她,也疼皇后。

    可为了齐王,为了帝位,太后让皇后保了几个月的死胎……

    太后对皇后能这样,那她呢?

    想到这些年她为了得到王爷的爱做的努力——

    南漳郡主没能等到女儿,带着对太后的恨咽气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