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唯一高兴的大概就只有东乡侯了。

    三支箭。

    中了两支。

    比他预料的还要好。

    飞鹰卫反应很快。

    震惊之后,搭弓射箭。

    不管侯爷出于什么目的射杀的大皇子,他们都誓死追随侯爷!

    大皇子都杀了,其他人还用得着手软吗?

    还用得着受他们威胁吗?

    一时间。

    箭如雨下。

    崇国公仓皇而逃。

    早在齐王和崇国公上城墙的时候,就已经军心涣散了,只是齐王挟持了大皇子,稍微提振了点士气。

    如今齐王被杀,大皇子中了一箭,崇国公自顾不暇逃了。

    他们这些将士还用得着反抗吗?

    混在人堆里的飞虎军带头把手中兵器扔在地上,其他人连忙跟着做。

    城门大开,东乡侯他们骑马进城。

    东乡侯直接上了城墙。

    齐王和大皇子倒在一起。

    齐王一箭毙命,大皇子一息尚存。

    但胸前衣襟被血染红了一片,伤势惨重。

    大家都不理解东乡侯,就算破城心切,也没有这么不把大皇子当回事啊。

    皇上儿子是多了,可成材的没几个,大皇子是最有希望登上储君之位的。

    他要是死了,皇上绝不会轻饶了东乡侯。

    大皇子要是不死,他能不记恨东乡侯吗?

    难道他为了给飞虎军和先崇国公世子报仇魔怔了吗?

    李叔让大夫赶紧过来,东乡侯蹲下,将大皇子的脖子歪了点。

    只见耳后露出一点痕迹。

    东乡侯伸手一扯。

    一张人皮面具被撕了下来。

    众人再一次惊呆了。

    怎么会是二皇子呢?!

    不对!

    是齐王世子!

    不是大皇子吗?

    二皇子还有一口气,只是弱的厉害,好像随时会一口气提不上来,一命呜呼。

    东乡侯看着手里的人皮面具,望着二皇子道,“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暴露吗?”

    “太心急了。”

    “真的大皇子若是开口说话,必定是让大军攻城而不是退兵。”

    真的大皇子,被人抓了做人质,会惶恐,会愤怒。

    二皇子和大皇子是多年兄弟,不论是音容笑貌都模仿足以以假乱真,至少东乡侯分辨不出来。

    可东乡侯懂人心,懂人性。

    虽然没了二皇子这个强劲对手,大皇子的储君之位可以说是十拿九稳。

    可毕竟还没有坐上那位置。

    就算坐上去了,也要谨小慎微,毕竟太子能立,就能废黜。

    未来的太子,甚至未来的大齐皇上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身上有向敌人投降的污点?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何况大皇子是齐王和崇国公最后一张护身符了。

    他们真要杀他,在京都就杀了,何必带到这里来杀?

    明知道自己被灭的可能性不大,大皇子还用得着怕成这样吗?

    他不开口,东乡侯都怀疑了。

    他张口要退兵,这绝对是假的无疑。

    再加上齐王和崇国公都在,二皇子却不见人影,这固然可能是在其他城门处,但如果崇国公和齐王决心要逃,他们就该在一块儿。

    齐王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若不是亲生的不放心被人拿刀抵着脖子,这么点小事用得着齐王亲自出手吗?

    东乡侯大胆猜测,也没想求证,他行事一向果断。

    再者他弓箭术一般,飞鹰卫里随便拎个人出来都能吊打他。

    如果他能射中,那真是齐王到命该绝的时候了。

    虽然东乡侯更想活捉了他送进京,当众斩首。

    知道被射中的不是大皇子,而是容王世子,大家担忧的心都掉回肚子里。

    刚刚真是被东乡侯给吓惨了。

    真的。

    他们一点也没发现大皇子是假的。

    明明大皇子失踪了啊。

    他们和大皇子谈不上多熟,人被刀架了脖子,怕死很正常。

    南安郡王几个看着我,我看着。

    果然——

    他们和东乡侯的脑子就是有差距。

    想的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

    虽然都是以己度人,他们只看到眼下,东乡侯看到的是十数年后。

    但不得不说崇国公的谋略不错。

    抓了大皇子,却让二皇子易容成大皇子的模样混淆视听。

    他们绝对不会怀疑大皇子是假的。

    他们要是没有察觉,把假大皇子救了回去,后果不堪设想啊。

    他们和大皇子没那么熟,蒙骗他们很容易。

    再万一混进宫,刺杀皇上……

    后果很惨,但更惨的还是齐王和崇国公他们。

    计划的很完美,可惜一开始就被摁死了。

    二皇子还有气,军医过来了,还是给他止血。

    能活着带回京自然最好,毕竟皇上和他有多年的父子情分,只是这情分是用欺骗换来的。

    如果救不活,那也只能这样了。

    飞虎军进城后,第一时间抓崇国公。

    崇老国公要亲手灭了那孽障。

    只是找了一圈,在一胡同里捡到了半边面具,还有撕碎的衣裳。

    这面具他们再熟悉不过了,刚刚在城墙上崇国公还戴在脸上。

    飞虎军拿着面具来找东乡侯,“侯爷,属下无能,让他给逃了。”

    东乡侯看着那面具道,“他一定还躲在城中,继续搜查,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东乡侯声音透着冷气。

    不只是东乡侯,所有飞虎军都要把崇国公找出来。

    当年若不是他,先崇国公世子不会死。

    不拿他的项尚人头,告慰不了八千兄弟的在天之灵!

    齐王伏诛,崇国公潜逃,他们的手下都缴械投降了。

    大军驻扎在城外,在抓到崇国公之前,不许任何人进出。

    那些被吊在城墙上的百姓和被关在大牢里的人都被放了。

    提心吊胆了这么些天,总算得救了。

    一个个跪下来给东乡侯和老王爷他们磕头谢恩。

    东乡侯让他们回家,如果发现有什么异常,及时去衙门禀告,必有重赏。

    东乡侯和王爷他们去了衙门。

    崇国公的人都逃了,留下一空荡荡的府衙。

    虽然府衙没人,但里面金银财宝一点不少。

    大箱子堆了大半间屋子,里面装的都是齐王搜刮来的钱财。

    这些东西如今也不知道都是谁的,齐王辛苦搜刮来的,也不知道背后遭了多少痛骂,最后便宜了朝廷。

    齐王九泉之下,应该会死不瞑目吧。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