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转眼,三天过去了。

    飞虎军把云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把崇国公找出来。

    他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但大家都知道他就躲在城内,只是易容改貌,混在人堆里,不易察觉。

    找了三天,飞虎军也忍了三天。

    实在没辄,去找东乡侯拿主意。

    东乡侯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反倒是一向以出馊主意为主的南安郡王他们有个馊主意。

    南安郡王提议让城中百姓出城,挨个检查,不信逮不住崇国公。

    这个主意太麻烦了些,毕竟城中百姓不少。

    让他们出城,难免会有人浑水摸鱼,到时候出乱子。

    不到万不得已,东乡侯他们都不想走这一步。

    然后,苏崇把这个馊主意改良了。

    不用出城查,在城内查也一样。

    只是从由他们查,变为城中百姓互相查。

    如果崇国公易容成城中百姓,那那人一定不敢轻易和人接触。

    只需把这事告知大家,但凡见到熟人,多问问旧事,有躲闪避开答不上来含糊其辞的都是可疑之人。

    他可能不是的亲人,而是的仇人。

    另外再张贴告示,但凡提供崇国公消息的赏黄金百两。

    崇国公是折磨他们的主谋,抓他,百姓们求之不得。

    现在又有重赏,哪还不积极配合啊。

    事情传开不过一个时辰,崇国公就无所遁形了。

    崇国公杀了一个和他身形差不多的男子,易容成他的模样,借口嗓子受伤了,这几天几乎没怎么开口说话。

    现在事情一传开,男子的儿子回家问自家爹的旧事,崇国公回答不上来。

    他眼底流露了一抹杀气。

    那孩子的母亲是个聪明人,登时觉察不对劲,心底有不好的预感,但为了孩子,她强忍着不露怯,甚至还笑了道,“爹嗓子不好,问他话他也回答不了。”

    “等明儿嗓子好了,再问吧。”

    孩子也就是那么一问,高高兴兴的玩去了。

    妇人烧火做饭,把饭菜端上桌,借口找孩子回家吃饭,上街报案了。

    飞虎军的人赶到的时候,崇国公已经吃了半饱了。

    飞虎军把院子团团围住。

    妇人搂着孩子站在飞虎军身后。

    妇人问崇国公问题,如果他回答的上来,那他就是真的。

    可崇国公能回答的上来吗?

    他答不上来,他也不是这么多飞虎军的对手。

    饭菜刚摆上桌,东乡侯打算吃饭,崇国公抓到的消息就传了来。

    “带进来,”东乡侯道。

    饭菜也不吃了。

    东乡侯被飞虎军摁进来。

    他脸上带着易容面具,并没有被撕扯下来。

    “把他的面具撕下来,”崇老国公道。

    李叔亲自动手。

    崇国公挣扎,可惜被飞虎军死死的摁着,动弹不得。

    唰。

    面具被撕开。

    几乎看到崇国公的瞬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因为那张脸太叫人震撼了。

    一半是大家熟悉的面容,一半是陌生的。

    一张脸仿佛是用两个半张拼合而成。

    苏崇他们都知道秦菡儿就是为了追易容丸才来的大齐。

    她的易容丸并没有调制成功,只是个半成品。

    他们也都知道崇国公服用了易容丸。

    但没想到这个半成品是这么半的,居然只改了一半的容貌。

    那只易容蛊是有强迫症吧?

    当初崇国公的事败露,不许人随意进出城,但还是让崇国公逃了。

    这会儿看到崇国公这半张脸,总算知道他为什么能在那么严密的检查下逃脱了。

    和崇国公差不多身高的都被留下严家检查。

    崇国公就是凭借着这易容后的半张脸轻而易举的避开了检查,因为这半张脸是真的,另外半张只需装成毁容的样子就足以骗过检查之人,毕竟谁也不会怀疑有人两边脸诧异会这么大。

    崇老国公看着自己几乎面目全非的儿子,想着他做的那些事。

    怒气从心底爬起来。

    崇老国公脚一抬,直接把崇国公踹飞了。

    他没有这样的逆子!

    崇国公砸到门上,重重的摔落在地。

    一口鲜血喷出来。

    崇国公笑了。

    他看着崇老国公,控诉他的不公。

    大哥是嫡子,他也是。

    大哥处处压他一头,他身为父亲,眼里只有嫡长子,没有他。

    他自问哪里不如大哥了?!

    崇国公的质问声在屋子里传开,所有人都在鄙夷他。

    有些人就是掂量不清自己的分量。

    他何德何能能和他的兄长先崇国公世子相提并论?

    大家都不是瞎子。

    论才能,他比不上崇国公世子。

    论心胸,他更比不上。

    论长幼有序,身份尊贵,他是次子,是填房所出。

    他凭什么和自己的兄长争,他要怪就怪他娘嫁的太晚,生他太晚了!

    先崇国公世子惊才逸逸,建了飞虎军。

    他呢?!

    和南梁护国公勾结,毒杀飞虎军,甚至为了权势弑父,这样的狼心狗肺之辈也配和先崇国公世子相提并论?!

    崇老国公几乎要被他气的中风。

    嘴里都有了血腥味。

    苏崇走到他身边道,“祖父,为了他生气不值得。”

    崇老国公悲痛欲绝,“是我生了这么个逆子,害了爹……。”

    都是他的儿子,他会偏袒谁吗?

    他们年纪只差一岁,一同学文,一同习武。

    先崇国公世子悟性高,天赋异禀。

    崇国公从小就爱偷奸耍滑,耍小聪明,还爱争强好胜。

    崇老国公作为父亲,自然要训诫他,这是他作为父亲的本分。

    可这在崇国公眼里,是崇老国公偏疼大哥。

    他越反抗,崇老国公训斥的越多,他就越恨自己的大哥。

    恨不能毁之灭之。

    飞虎军骁勇善战,令敌人闻风丧胆。

    南梁护国公知道不灭飞虎军,难以取胜,他看中了崇国公的勃勃野心。

    两人几乎是一拍即合。

    除掉大哥,夺得崇国公府,他没有理由不去做。

    他要毁了父亲引以为傲的儿子,告诉他,他比大哥丝毫不逊色!

    他成功了。

    如果不是东乡侯命大活了下来,他何至于落到现在这地步?!

    崇国公看东乡侯的眼神恨不得啖其肉食其骨,生吞活咽。

    东乡侯只恨当年没有一拳把他打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